《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250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不能不给人面子,便点了下头,刚要开唱,却没想到包厢门被敲响,领班进来和吴德荣说了几句什么。吴德荣吓了一跳,对张清扬说:“楼下……公丨安丨局来抽查了,我们快走!”
  张清扬一阵气闷,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要是被人发现可就成笑话了。市委书记找三陪小姐唱歌虽然私下里并不少见,可要是被曝光就惨了。吴德荣也知道自己办的事不对,小心地看着张清扬,把气都撒在了女领班身上,伸手拍着她屁股说:“小红,你不是说没问题嘛,看我下次怎么收拾你!”
  “呀,吴总,您放心吧,不会出问题的!”领班咯咯一笑,浑然不在意。
  张清扬摇摇头,心想也许自己与这个社会隔隔不入了。在领班的带领下,几人延着秘密通道溜出,来到了娱乐城的后院。坐进车里,吴德荣的心情才放松下来,对张清扬说:“老同学,今天这事怪我,对不住了!”

  张清扬没吱声,板着脸有意给他一个教训。
  吴德荣接着说:“看来公丨安丨局最近的工作不错啊,在展览会期间,上进了不少!”
  张清扬突然间想到了什么,迟疑道:“市局有动静我怎么会不知道,应该不对啊……”
  这么一想,他便掏出电话打给了郑一波。
  “老郑,今天晚上市局有检查形动吗?”
  郑一波摇头道:“没有,最近一周都没有安排。
  第987章寻求帮助

  “可我刚才看到有队伍在检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郑一波吓了一跳,忙从床上坐起来说:“您等我打电话,我问一问。”
  过了五分钟,郑一波打电话报告道:“书记,情况了解清楚了,是省厅的人在行动。我想应该是钱志飞搞的事情吧,最近他和局里搞得不愉快,就向省厅寻求帮助了。也许是想查到点什么,让市局难堪。”
  张清扬点了下头,暗示道:“那这阵子市局的工作再紧紧,对娱乐场合的抽查再严点,嗯……据我所知,有些娱乐城藏有暗道。你们要心里有数,别被人抓住把柄。”
  吴德荣听到张清扬提到这事,苦笑着摇头,心说以后可真没地方消遣了!
  “好,我知道了,谢谢书记的提醒。”郑一波擦了擦脸上的汗,心说没准哪个不开眼的娱乐城得罪领导了。
  张清扬又想起一事,补充道:“还有,省厅……你和孙建军没事找平安聊聊……”
  郑一波恍然大悟,笑道:“我明白了,”

  平安调到省厅任常务副厅长,虽然听说不是很如意,但是地省厅的动作应该了如指掌。江洲市公丨安丨局本来就是他的根,孙建军等人要想通过他了解一些情况应该不难。
  张清扬知道江洲市政法委书记钱志飞和省厅的动作,在某种意义上应该是得到了市长方少刚的默许,刚上任的方少刚是想干点什么事情的。检查娱乐场所无疑是个好契机,只是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会让自己碰到。
  这阵子表面上方少刚很配合他的工作,积极完成张清扬在市长任上布置得任务,好像甘心做二把手。但是张清扬明白,在方少刚的心里一直都在敏锐地观察着自己,就等着发现空隙发出至命的一击。这样的对手是很可怕的,因为你永远摸不清他到底要打哪张牌。
  眼下的市委常委里,只有钱志飞以及副书记孙少功和方少刚的关系不错,张清扬的力量已经很大了,但是仍然不能掉以轻心。手下有这么一位潜伏着虎视眈眈看着你的市长,那滋味可是不太好受。
  张清扬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陈雅打电话,但是仍然无法接通。他又联系孙建军,问他有没有白灵的消息,结果仍然没有查到。张清扬的心情不是很好,呆想了一阵便去睡觉了。
  直到三天以后,陈雅终于出现了,不是在家里,而是在张清扬的办公室。不是和他讲述分别之苦,而是采用了一种询问犯人的方式。坐在办公室里,望着面前穿着军装,一身正气的陈雅,还有她身边那位记录的女兵,张清扬有一种苦笑不得的感觉。碰到这么一位强悍的女特务老婆,也真够人头疼的了。
  陈雅是来询问张清扬与露露、白灵的交往情况的,想知道她们之前都有过什么样的亲密交往,或者说每交见面都谈到了什么。张清扬到是对答如流,必竟在知道白灵是那个对手的情妇,并且发现了露露身上的一些疑点以后,他对这两个人特别的留意。
  在回答问题的时候,陈雅还仔细地询问了一些细节,甚至当着那位女兵的面,冷冰冰地问道:“你和她们有没有发生过性关系?”
  “啊……”张清扬正手中拿着笔沉思呢,猛然间听到这句话,笔掉到了桌面上,抬头茫然地看着陈雅。
  而那位女兵更是羞红了满脸,强忍着笑意,怯生生地摊开手上的笔记本说:“队长,要不您……您和张书记谈,我……我先回避一下?”

  “坐下!”陈雅突然严厉起来。
  张清扬惊呆地望着陈雅,无奈地抓抓头发,心说她不是有意捉弄自己的吧?
  “我问你和没和她们发生过性关系?”陈雅又冷冰冰地重复了一句。
  “没有,怎么会呢!”张清扬确实没干过这种事,所以回答得很坚决。当然,在回答的同时也挺郁闷的,被自己的老婆以这种方式询问,那个老公心情都不会好。
  “好的,我知道了。”陈雅仿佛是松了一口气似的,如释重负的模样,然后对张清扬说:“问完了,没有了。”

  张清扬有些不满地盯着陈雅,忍着怒气,对那位女兵说:“小同志,你能出去一下吗?”
  女兵是陈雅的跟班,不止一次见过张清扬,更知道他们是什么身份。刚才听到陈雅像审问犯人似的问张清扬问题,强忍着笑意呢。现在听到他这么说,自然也不用请示陈雅了,忙起身捂着嘴跑了出去,小脸通红。
  外间秘书室的铁铭不知道领导和老婆在谈什么,见她走出来,就上前问道:“你们和我们领导谈什么啊?”
  女兵马上神气起来,板着脸,站立在门边冷声道:“军事机秘,无可奉告!”
  铁铭大感无趣,心想这都是什么人啊,这么牛气,便端着茶杯说:“让开,我进去给领导泡茶。”
  女兵又怎么不知道他想进去偷听人家谈话,伸手拦住说:“不行!”
  瞧着她那认真的模样,铁铭还真担心干不过她,只好悻悻地坐下了。女兵一脸笑意,捉弄他道:“喂,你们领导和老婆谈事情,你进去干嘛,当什么电灯炮啊!”
  铁铭也不理她,看起了文件。

  办公室里,张清扬起身来到陈雅面前,佯装恼怒地说:“你在干什么,哪有这么和老公说话的,审问犯人哪,以后给我留点面子。下去再这样我真的失气了!”
  陈雅站起来,似乎有些委屈,拉着他的手说:“清扬,我知道你不会生我气的,对不对?”
  日期:2017-03-15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