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国术传记——老一辈武学宗师们传奇的一生,武术被尊称国术的黄金岁月!》
第104节

作者: 作者白鹿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3-05 17:11:50
  张勋复辟
  117 徐州会议
  袁世凯的突然死去,对北洋军阀们来说有些措手不及,一下子群龙无首了。眼前的这幅烂摊子,谁也没有想到会被一个局外人,黎元洪给占了去。
  论实力,比势力,有三个人是最佳人员,在京主持大局的段祺瑞,再就是坐镇南京,手握兵权,掌控半壁江山的冯国璋,最后这位就是别具特色的,人称“辫帅”的张勋。

  他盘踞自古兵家必争之地的徐州,向东他与冯国璋为苏杭之地暗中较着劲;南下的话各路诸侯的势力都没有他强,地理位置好。
  他要是看谁不顺眼,只要联合一家,打另一家,就这谁也不敢小瞧他的威慑力!
  就在大家都感到前路未知,后顾不详,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是的时候,冯国璋听信了梁启超的主意,他们是看准了这个时机,北京城内总统黎元洪、总理段祺瑞为权利在国会之间闹得非常激烈。
  以冯国璋为首的全国廿二行省、三个特别行政区的军民长官,对总统、总理和国会发出了一个“调和忠告”的长电,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在袁最后时期他们都是各为自己利益,搞的四分五裂,怎知袁一死,他们却感到如果不团结,北洋系便会解体,因此求生的第一要务就是要团结。
  恰好在这个时机冯国璋召集了各路军阀在南京开了一个会议,是想在袁和反袁派中间,造成第三方力量,以便挟袁以对付西南的护国军,又挟护国军以对付袁。
  这也正符合了当时世局的需要。
  张勋听了自己的参谋长万绳栻的主意,不能让冯一家独大了,也把参加南京会议的各省军阀代表邀往徐州开会,这时谁心里也左右不定,不敢不给他这个面子。
  参加的有奉天、吉林、黑龙江、直隶(河北)、河南、山西、安徽七省代表,四川、湖南、湖北、江西、山东五省代表则因志趣不同而没有参加,福建代表则没有及时赶到。
  民国5年6月7日,也就是袁死后的第二天,张勋发表了“保境卫民”的通电,并在招待各省代表洗尘的宴会上,向各省代表高谈阔论地谈到“大清朝的深仁厚泽”。
  6月9日,徐州会议正式开始,张勋派参谋长万绳栻宣布《会议要纲》十条,以“固结团体,巩卫中央”作为烟幕,骨子里却是想着组织一个北洋军阀的各省军事攻守同盟。
  用以挟制北京政府对抗西南护国军,保全他们的权力地位。他把握住了这一个最好的时机,让自己能挤进了三雄之列!
  张勋代表北洋系中最顽固和守旧的一派,他和他的部下都留了辫子,这便表示他仍向往清王朝,所以他驻节徐州时,清朝的复辟派人物纷纷投奔他,把他当做了希望。
  袁的帝制失败后,洪宪帝制派的人物也求张庇佑,倚靠他的保护。因此,徐州一下子竟风云聚集,成为北洋系各路诸侯的“大盟主”。

  日期:2018-03-05 21:28:06
  118 一把宝刀
  由于大盟主的威风越来越大,除了冯国璋掌控的长江三督之外,各省盟员逐步地下降为他的应声虫。
  其中有些恬不知耻地建议以后不必召集会议征求同意,一切问题经由盟主决定,大家服从就好了。
  但是,甘心做奴才的人毕竟只是少数,大多数盟员只是敢怒不敢言罢了
  张勋驻节的徐州,一时成为政治避难所和各种各色政治野心家进行阴谋活动的“市场”。北洋派有关的下台军人政客都被礼聘为高等顾问。
  号称“文圣”的保皇党魁康有为,也到徐州来进行活动。徐州一下子成为复活“大清帝国”的半公开活动场所了。
  因此,全国人民对徐州会议一致表示愤慨,南方五省护国督军也有通电加以斥责。
  这一天夜晚,有一个人悄悄地来到了张勋的大帅府,此人将一个玉坠虎符叫门房带了进去。张勋这几天忙得不可开胶,应酬是一个接一个,书案上摆满了请帖。
  门子说有人要见他,本想一口回绝。门子收了好处,不好就此回绝,拿出了虎符,递给他。
  张勋用眼一瞧,急忙伸手拿了过去,抚摸着,问道:“来人,现在何处?”

  门子回说:“就在外面候着呢。”张勋心想此人来头不小啊,这可是皇家御用的东西,虎威兵符啊!
  张勋仔细问道:“来人,是什么装扮?”
  门子想了想,说道:“他身披的一件大斗篷,左右跟着几个人,他们都留着辫子!”
  张勋手里握着虎符,在屋里来回走动,拿不定主意。一会功夫,说道:“你先把他们请进厅堂,好生侍候着。”门子急忙跑去。
  张勋又吩咐人去请来他的智囊万绳拭。
  张勋怕来人等急了,先出去待客。他先在屏风后面偷偷地打量着,只见来人面容端庄,举止间蕴含着贵气,站在他身边的侍卫,个个筋骨外露,一看就是练家子。
  这时,下人在他耳边轻声耳语一番。他这才整整衣衫,大步走了出去。
  走进去后,面带笑容,拱手问道:“不知阁下·”话刚开个头,张勋就感觉来人很面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只见来人站起身,拱手笑道:“大帅,数载未见,可能已经记不起来·在下了吧!”
  张勋一笑而过,他真的是想不起来了。来人一挥手,手下将一个包裹的有三尺来长的锦盒,摆放在了张勋的面前。
  他还以为是什么名人字画真迹,一时没在意,放下茶碗,笑道:“阁下这是何意?”
  来人微微抿嘴一笑,说道:“大帅打开了锦盒,一看便知。”
  张勋见此人气度不凡,不像一般奉承之人。

  拇指上的和田玉扳指,已经显露出他非富即贵。张勋猫了一眼锦盒,这里面会是什么稀世珍宝,他还有些好奇了,说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来人笑道:“大帅尽管打开就是了。”
  张勋抖了抖衣袖,解开了盖子,双眼顿时大睁开了来,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锦盒里是放的是一把宝刀。
  这把刀他是见过的。此剑名为白虹,是咸丰帝御赐给自己的弟弟恭亲王奕诉的。
  当年,英法联军攻进北京城,咸丰带着慈禧跑到了承德,将北京城交给奕诉,赐剑给他,让他持此剑与洋人交涉,签订了城下之盟,就是后来的《北京条约》。
  张勋当时只是一个镇守管带,守卫着城墙,多次看见过,所以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张勋一时看的入神,只见剑身为祥云盘龙,剑柄镶着一个宝珠,有黄龙揽月,飞龙在天之意。
  来人见他瞧的仔细,问道:“大帅可识的此物件?”
  张勋这才回过神来,喝了一口茶,定定神,问道:“阁下是恭亲王的遗族?”

  来人起身拱手,说道:“在下溥伟,是他老人家的遗孙。”
  张勋赶忙起身行礼,恭敬地说道:“原来是小王爷,深夜来访,张勋眼拙了。”
  溥伟急忙上前搀扶,客气道:“大帅礼重了,小王担待不起啊!”
  张勋问道:“不知小王爷深夜到访,有何要事?”
  溥伟说道:“我想将此剑赠于大帅,不知大帅意下如何?”
  张勋连忙说道:“此等宝物,张某受之有愧,我是一个粗人,小王爷有事尽管直言就是了。”
  溥伟笑道:“大帅快人快语,我再不说,就显得我小气了。”
  他想了想,说道:“大帅可愿与我联手,复辟大清·”话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看着张勋。

  张勋虽是个带兵的,但不傻。琢磨了一下,说道:“此事太大,我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又说道:“我的那些兵马,自保还行,要成就此伟业,太难了。那冯国璋可不是吃素的。”
  溥伟信心满满地说道:“这个你放心,只要我们拿下了北京城,再有一些人的支持,量他也翻不起大浪来。”
  张勋想探探他的底,问道:“都有些什么人愿意追随小王爷?”

  溥伟知道不给他交一些底,他是不会心甘情愿的,说道:“我有皇亲遗老的支持,组成了一个宗社党。只要我们说动了康有为,徐世昌,这些有社会影响力的人,还怕什么呢?”
  张勋必定是个带兵的,手里有枪有人,才感觉这腰杆子能硬的起来,问道:“小王爷,手上有多少人马?”
  溥伟说道:“我已经说动了内蒙古的王爷们,只要我们拿下了北京城。他们就带兵打进关来,到时别说是冯国璋了,连段祺瑞他都会是我们的阶下囚。”
  张勋一听这话,心里一下子就明白多了,看来他是把什么事情都料理好了,才来找他的。
  送走他们,万绳拭从后堂走了出来,看见张勋从锦盒里拿出宝刀,认真地抚摸着。
  他走上前,叫道:“大帅,您真的动了此心?”
  张勋手握刀柄,只听一阵悦耳的龙吟之声,剑已出鞘,他手指划过剑身,弹指之间,刀身发出震耳之音,赞叹道:“真是一把宝刀啊!”
  万绳拭见他意识痴迷在此,看了一眼,说道:“宝刀一旦出鞘,可是要见血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