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172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始皇绝对不会好心的留下一艘可以活命的船来拉到他陵墓里的人,坐这艘船可能不会马上死去,不过恐怕结果比死也好不到哪里去,这是秦老虎的想法。
  秦老虎也是有点慎的慌,但是不至于吓倒,要是这都吓到了那就不是陕北盗墓界的大老虎了,他顺手捡了一把士兵们遗落在这里的长刀就上了船,这是一艘木质的船,之所以千年不朽是因为在这木质的船上有一层厚的令人发至的松油,但是就算是这样,这个船的很多地方都已经破败有腐朽的迹象。
  船的甲班之上有很多的骷髅,还有一些白骨,这跟那几个逃兵口中说的一样,这些东西都吓不到秦老虎,实际上在一上船之后秦老虎就看到在那船舱之中亮着一盏灯,灯光虽然微弱,但是在这漆黑的环境中却格外的亮眼。
  秦老虎为了应对里面的黑暗环境,利用军营里的东西做了很多火把,他打开火折子点亮了火把朝着船舱里走了过去,出于保险也好,好奇心作祟也罢,他想搞清楚那一盏可以长明千年的灯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他踢开了地上的白骨,悄悄的朝着那个船舱摸了过去,船舱的门虽然破旧,但是上面还挂着一把破锁并没有打开,这让秦老虎的心里打了一个哆嗦,他虽然对齐轩辕这个年轻人非常不满,但是不可否认的却对这个年轻人好奇之外还有敬佩,不管是齐轩辕对风水的见解还是某些时候表露出来的见识都是他望尘莫及的。
  这艘船在半个月之前拉着齐轩辕还有八百军士渡河,他们知道船舱里有这么一盏诡异的亮着的灯笼,竟然没有开门,那必然是齐轩辕的命令,秦老虎了解那群兵油子,如果是他们的话上船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来打开船舱看这长明灯是怎么回事儿。
  从进队开始,齐轩辕只决定了三件事,第一件事是确定打开秦陵盗洞的风水点,第二件事儿是不让士兵碰那死去士兵的尸体,第三件就是上船渡河。除了上船渡河之外,其余的两件事儿都说明了齐轩辕所做决定的正确性和权威性。
  他不让开的门,那定然是开不得的。
  秦老虎虽然想到了这一点,但是正如算命先生所说,这个秦老虎就是一个命犯太极的人,这种人的好奇心上来之后哪怕是威胁生命也在所不惜,船舱的门虽然上锁,但是这个锁却几乎是形同虚设他轻轻的一拉连着整个木环都给拉了下来。

  船舱里很安静,但是与船外面充满了腐朽的气息不同,整个船舱里有一股子淡淡的香味儿,这个香味让人闻了非常的舒服,而且一进门秦老虎就看到了逃兵口中的那一盏灯笼,灯笼罩已经残破不堪,但是在灯笼里面却有一盏油灯。
  以秦老虎专业的眼光来看一眼就看出这个油灯如果拿到外面绝对是价值不菲,这是一个青铜制成的油灯,造型也非常的奇特或者说是诡异,油灯是一个小孩儿,在“小孩儿”的脑壳顶上开了一个洞,从这个洞里面有一个灯芯,远一看还像是一个孩子的头顶扎着一个小辫子一样。
  而之所以说这个灯诡异,是这个小孩儿的脸,因为是青铜器的关系,所以脸色发着一股子的铁青,在这铁青的脸上还挂着一股子的冷笑,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的原因,从进船舱开始,秦老虎就感觉这个小孩儿就是在盯着自己冷笑。
  这似乎是一个真的小孩儿,而不是一个青铜制成的油灯。
  秦老虎自然不会被这个小孩儿形状的油灯给吓到,他走上前去看这个油灯里面燃烧的油脂,在传说中秦皇陵里有长明灯万年不灭,不灭的原理是油灯里面的油脂是南海人鱼的油脂,可保万年不灭。
  这只是传说而已,鱼人都从未有人见过,更别说是鱼人的油脂了。秦老虎想一探究竟,其实也就是想搞明白这个传说是不是真的。

  里面的油膏却是是很粘稠,并且走近了这个油灯才知道船舱里的那一股子异香就是从这油膏之中传出来,这是秦老虎从没有见过的油膏,他不禁犯了嘀咕:“难道那传说是真的,南海里面真的有鱼人,并且秦始皇陵之中的油灯就是用的这鱼人的油脂?”
  就在秦老虎犯嘀咕的时候,忽然似乎有什么东西低落在他的额头之上,因为清代通用发型的关系,所以滴在他的头皮上让他感觉非常清楚,他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只感觉滴在他头上的这一滴水非常的粘稠,并且还有着跟油灯里面油脂一样的香味儿。
  他好像在一瞬间明白了什么,心里一松暗道:“什么狗屁的长明灯烧一万年都不灭?原来是这个小机关!”
  他猛然抬头,但是下一刻,他吓的大叫了一声蹲在了地上,只见在他的头顶位置,有一颗脑袋就悬挂在上面,那一张长满了褶子的脸正对着他,而刚才滴在他脑门子上的那一滴水,正是从那伸的老长的舌头上滴落下来的!

  盗墓多年,秦老虎也不是没见过“湿货”,也就是还未腐烂的尸体,这些尸体一旦打开棺材多半会瞬间变的面目狰狞,但是那些尸体也绝对没有这张脸来的恐怖!
  秦老虎蹲在地上之后马上抽出了长刀戒备的看着这张脸,冷汗已经打湿了他的全身,他顺手摸了下口袋心道糟糕,这一次出来没他娘的准备黑驴蹄子,谁又想过跟着大部队进墓还需要这玩意儿?
  戒备了一会儿之后,秦老虎看那张脸没有动静,这才稳住了心神,不动的尸体那再怎么吓人也只是尸体而已,会动的才他娘的叫僵尸呢!
  秦老虎收回了刀站了起来,比了比那油灯跟这个脑袋的距离,这证实了他刚才的猜测,不得不服气设计这个油灯的人真的是奇思妙想,并不是这个油灯万年不灭,关窍就在这颗脑袋上,这脑袋垂在船舱顶上,那伸出老长的舌头正对着那油灯的口。

  每过一段时间,便会从那舌头中滴落一滴油脂,刚好滴到那“小孩儿”开了口的脑袋之中,所以不是油灯万年不灭,而是在不停的加油,而这脑袋中的油脂烧尽之时,就是这油灯灭的时候。
  一想通这个,秦老虎也放松了下来,他这才有心去看那颗悬挂着的脑袋,也就是这个时候,秦老虎发现这并不是人的脑袋,虽然他有着人的五官。
  这个脑袋上有长头发,头发已经成一缕一缕的非常的毛草,看样子应该是个女人,尸体存放的久了看起来又黑又干,但是就从她那干燥的皮肤上,秦老虎看到了鳞片。
  那是类似鱼鳞的鳞片,布满了除了脸颊之外的地方,之所以一开始没有看清楚,是因为这些鳞片同样发黑。

  “真是的鱼人?!”秦老虎愣住了。
  他不禁有些激动,可以说如此这一次是来倒斗儿的,那完全就不需要往里面进了,就从这个船舱里拿出去这两个东西就足以让秦老虎吃喝大半辈子不用发愁了。
  一个秦皇时期造型奇特的油灯定然能卖个好价钱,可是这传说中鱼人的脑袋可绝对不是用钱可以衡量的,是无价之宝!
  秦老虎有个大胆的想法,就是把这个鱼人的脑袋给拿下来仔细端详,他搓了搓手道:“这位美人鱼前辈,您吊着几千年了也累了,我给您拿下来歇歇,别谢我。”
  说完,他双手抓住吊着的脑袋往下面拽,他用的力气并不算大,但是对于有着蛮力的这力气也不算小了,就这么一拽,只是他没想到这脑袋挂的这么不牢靠,这么一拉竟然拉空一下子就跌倒在了地上。
  这时候他傻眼了。
  他拉下来的不是一个脑袋。
  而是一个完整的鲛人。
  在脑袋之上还有夹层,鲛人的身体就卡在夹层里面,被他这么一拉竟给拉了出来。
  这个鲛人的身体跟传说中的一模一样,上半身是人,而下半身却是鱼的模样,相对于整个脑袋变干,她的下本身甚至还有些湿润,那些鳞片闪着好看的光泽,看起来美轮美奂。
  “竟然真的有这种东西!”秦老虎念叨一句,这时候他再抬头,看到那夹层之上竟然还有光亮传来,刚才他那一拽把头顶的木板给拽下来一块,这时候整个船舱里那种异香之气已经浓郁的散不开了。
  很显然,这忽然而来的香气,就是从那夹层中而来。
  “莫非夹层里面还有别的东西?”秦老虎心道,自己在这边整这么大的动静都没有什么怪物出来,秦老虎已经放下心来。他把那个油灯拿起放在地上,搬过那放着油灯的供桌站在上面,伸出脑袋往那夹层中看去。
  这是一个房间。
  隐藏在这船舱之上。
  秦老虎第一眼,就看到里面坐着的一个光着身子女人的背影。
  这似乎是一个活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