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71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我不会猜心,我根本想象不到白子惠的爸爸会是这样一个人。
  听白敏德的心声,不难发现他对陆家怨气极大,我见识过,陆家对白敏德确实不好,尤其是陆文昊,最惨的也是他。报复没错,可这样报复有点让人心里发毛。
  刚刚我没控制住自己,看了过去,白敏德对我笑了笑,他应该是察觉出来什么了,唉,好烦,一直以为白子惠妈妈是大魔王,白子惠爸爸人有风度脾气又好,还以为自己走了狗屎运,现在才发现,白子惠的爸爸才是大魔王,还是最恐怖的那种。
  陆老爷子后来又说了一些什么,我都没听进去,我琢磨这事,想的有些入神。最后白子惠拉了拉我,我一看,人都往外走呢。
  “想什么呢!”
  听到白子惠的问题,我笑笑,说:“没想什么,这是什么意思?”
  白子惠说:“姥爷,留大家吃午饭。”

  我心说这有什么好吃的,太尴尬了吧。你老爷子把陆景辉给弄了下来,现在坐在一张桌子上面吃饭,他闹不闹心,陆景辉一家人什么时候受过如此的侮辱。
  可是陆老爷子今天穿成了这样,又说了这样一番话,想必早就准备好了。
  我和白子惠跟在人群后边,看了看前边陆景辉一家三口背影,跟行尸走肉一样,从云端掉了下来,摔在了地上,滋味一定不错,我倒是没有嘲笑他们的心理,只不过希望他们快点适应身份的转变。
  这段饭吃的不愉快,陆景辉一家哭丧着脸,谁对着这样的脸能吃的津津有味,我叫他哥,陆老爷子不理会,当没看到,他吃了两碗饭,比平常吃的多不少。
  怪别扭的吃完了这顿饭,已是下午,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可是多么灿烂的阳光都驱散不开我心中的阴霾。
  开车送准岳父岳母回家,送到了地方,白敏德对白子惠说:“子惠,你送你妈妈进去,我跟董宁说两句话。”
  白子惠笑了笑,说:“干什么神神秘秘的。”
  白敏德笑笑,说:“快进去吧。”

  白子惠不疑有他,虽然接了陆家的烂摊子,不过她心情还算不错,挎着她妈妈便进去了。
  突然压力有点大,我其实没什么害怕的,只是身份问题,这位可是白子惠的父亲,点了我的死穴了。
  我先开了口,为了占据主动,我说:“叔叔,你找我有事?”
  白敏德笑笑。说:“明天十点,来我学校一趟,我在办公室里等你,想跟你好好谈一谈。”
  我说:“叔叔,你要跟我谈什么?”
  白敏德说:“你来了就知道了。”
  是祸躲不过,去吧,没办法,谁让这位开口了呢。我还拒绝不了。

  白敏德把地址告诉了我,然后便进去了,没多久,白子惠出来了,她笑眯眯的问我,“董宁,我爸跟你说什么了。”
  我说:“你把我说这个小伙子不错,以后要好好照顾他的女儿。他把你交给我了,你爸其实不用说这些,我一定好好对你的。”
  白子惠说:“没骗我?”
  我说:“我骗你干什么,好笑。”

  白子惠白了我一眼,说:“觉得你笑得有些古怪。”
  我说:“我是恭喜你啊!你的商业帝国已经初具雏形了,我必须要好好拍拍你的马屁,以后鞍前马后,当好你的小跟班。”
  白子惠冷哼一声,说:“油嘴滑舌。”
  说完了这句话,白子惠上了车,我发动车子,问白子惠,“送你回公司?”
  白子惠点了点头,刚起步,白子惠说:“董宁,我选择接手陆家公司是不是个错误啊!”
  一般情况,白子惠会很果断的做出选择,现在她犹豫了,因为这事不太好抉择,一方面是自己的事业,一方面是亲情,都不好舍弃。
  我说:“你已经答应了,现在反悔已经不行了。”
  白子惠叹了一口气,说:“当时姥爷逼到了那个份上。我只能硬着头皮答应,其实我是不愿意的,陆家这个烂摊子,我真的不想管,接手陆家,我要付出成倍的精力。”
  我心说白子惠,我才不想管呢,你们家的破事多着呢,你亲爱的爸爸,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吓坏我了,明天还要找我约谈,不知道要谈什么,我现在心里很紧张,你知道吗?这种感觉很长时间没有过了,类似于上学的时候犯了错。老师让写检查的感觉。

  我笑了笑,安慰白子惠,我说:“老婆,这事吧,好办,陆家的事,你别管太多不就行了,找人来管理。不过,先需要动动刀,尤其是财务问题,你大舅管的这段时间,我觉得财务一定是混乱的,把公司的毒瘤都清除出去,精简公司,我觉得陆家的公司还是有救的。老爷子也说了,不限制你,给你所有的权限,你就放手大干吧,老爷子要是觉得心疼,想要干涉,你就甩手不干,你说对吧。”
  白子惠多看了我两眼,说:“董宁,你还是有点用的。”
  真搞笑,我岂止是有点用,多的我不想说,在床上我从来没怕过谁。
  走进校园,树枝抽了新芽,看起来生机勃勃,草木如此。人亦如此,天气渐渐暖和,有些抗冻的女生已经减了衣服,穿的单薄,为了展现完美身材,不过实话实说,还没到日子,入夏之后。那白花花的大腿,能闪瞎人的眼睛。
  我来到了白敏德的办公室,早了五分钟,我敲了敲门,白敏德说:“进来。”
  我走进了办公室,白敏德坐着,面前的桌子上摆满了书和资料,办公室里面就他一个人。说是办公室,不如说是工作室,屋里面装修的挺别致的,白敏德看来挺会享受,有知识的人,欣赏水平就是好。
  白敏德见是我,对我笑笑,说:“董宁,看来你是一个守时的人,来,坐。”
  房间虽然不大,不过家具挺齐全,入门左手边,有一个小型的会客区域,有沙发,有茶几,上面还摆着整套的茶具。

  白敏德走了过来,烧水,沏茶,娴熟无比。
  曾茂才也是这样,难道说喜欢这种待客之道的都是心机深沉之辈。
  茶如杯中,碧水清澈,幽香阵阵。
  白敏德做了个请用的动作,然后说:“董宁,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找你过来,对吧。”
  我说:“是的,叔叔,我昨天晚上都没睡好觉。”

  白敏德笑笑,说:“董宁,我比你想的还要了解你,我觉得不怕面对我,如果你没有胆子。也不会杀了那么多的人,你顾忌我,是因为子惠的原因,看来,你是真的爱子惠。”
  知道我杀了人,白敏德到底是什么来头,特勤?同舟会?
  隐藏的够深。
  我说:“叔叔,你把我说的有些迷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