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00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说这个也晚了,说点别的。”听到广仁算到了吴勉、归不归前面,小任叁便听不下去了。顿了一下之后,这个小家伙继续说道:“咱们现在是去找囚闽吧?我们人参就不明白了,有吴勉和老不死的你在。还怕他一个冒牌邱武真的弟子吗?”
  “囚闽有古怪,元昌把其他的人都做成了傀儡,就留着他一个为什么?”归不归笑嘻嘻的看了身边的吴勉一眼,见到这个白发男人没有说话的意思,他这才继续说道:“囚闽是邱武真神识的首徒,虽然是神识,也和邱武真的分身。那位大方师知道的事情瞒不过自己神识的。这个神识八成把什么秘密也传给了囚闽,广仁出面的话,便一定要给一个交代。按着他的做法一定要轮回了囚闽,不能让他把当年徐福暗算邱武真的事情说出来。替徐福那个老家伙杀人灭口,不过我们来做的话,兴许还能掏出来邱武真神识传给囚闽的秘密。”

  听了归不归说完之后,还在驾车的百无求回头看了自己的‘亲生父亲’一眼,随后说道:“也就是你们这些人,让老子来想。下辈子都猜不透你们这花花肠子。老家伙,到岔路了。我们再往哪里走?”
  “向着方士宗门走,邱武真大方师的墓陵就在宗门附近。”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虽然方士一门没有了,不过广仁、火山却放下不历代大方师的墓陵。天下方士都散了,只有看守墓陵的方士还在听这两位大方师的号令……”
  几天之后,这架马车停在了距离原方士宗门五十里外的一座小山村里。归不归带着小任叁从车上下来,转了一圈之后,这一人一妖走到了田下,对着还在田里耕作的农民说道:“劳驾,我们祖孙俩是路过的,孩子又饿又渴的。能不能给口水喝?要是有吃的也给一口。我们带着钱。算是买的也成。”
  这时候,距离归不归最近的一个老农民放下了手里的锄头,呲着一嘴的黄板牙冲着归不归说道:“什么买不买的,老爷你多少赏俩子就成。老三家里的,去,带着这位老爷和小少爷去你家。做点热乎的请老爷和小少爷尝尝鲜……”

  老头子说话的时候,远处一个三十来岁,背着孩子的农妇从远处走了过来。乡下的女人没有见过市面,低着头走到了归不归身边,低声细语的说道:“老爷跟我走,这小少爷白白胖胖的,跟姨走,姨回家给你烙麦饼吃。”
  说话的时候,农妇都没有抬头,拉着小任叁的手向着村里面的一间草房走去。归不归边走边向农妇说几句家常,只是这妇人始终都没有抬头。对着归不归扭扭捏捏的,很是有些尴尬。
  到了草房之后,妇人请归不归和小任叁坐在外物。她把背着已经熟睡的三四岁幼童放在了床上,随后便找出来麦粉,忙忙呼呼的给归不归和小任叁准备吃食。
  妇人动手的时候,归不归就在一边笑嘻嘻的看着。一直等到麦饼下了锅,老家伙这才开口说道:“大嫂,老人家我看你们地里干活的男丁不少。现在天下大乱,就没有人到这里征兵吗?”

  妇人低着头说道:“征兵的来了,男人们就跑呗。他们走了男人再回来,后来征兵的老爷们烦了,也就不来了。”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原来是逃过去了,老人家我还以为是征兵的老爷破不过你们的阵法,压根就看不到人才不来的。”
  这时候,妇人终于抬起了头,盯着老家伙说道:“那么老爷你呢?你怎么就能破得了阵法?”
  女人的相貌和一般的农妇也没有什么差别,一张被晒得通红得脸上,还有几处不显眼得色斑。不过这个时候得女人却再没有一点怯生得表情,冲着归不归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老东西你也不差,如果不是破了阵法,我还以为你和这个小东西真是走累了的客商。说吧,你们到这里来做什么?”
  “不是你们请的我老人家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着妇人继续说道:“方士当中女人极少。宗门都没有几个人的。想不到方士一门都没有了,却在这里见到女方士了。怎么?还是不知道老人家我是谁吗?”
  听到归不归自称是被他们请过来的,女人便怔了一下。迟疑了片刻之后。再说话的时候已经客气了很多:“阁下说是我们请你来的,是何人所请,阁下又尊姓大名?”
  归不归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之后,对着女人说道:“你们通知我元昌和囚闽到过这里,因为触发了机关一人被擒一人逃遁。被擒之人如何处置你们做不了主,这才通知我和火山前来,是也不是?”
  听了老家伙的话,女人惊愕的嘴巴都忘了闭上。当下瞪大了眼睛,对着面前的归不归说道:“等一下。你说你是广仁大方师……不对,广仁大方师怎么可能是你这样苍老的模样?”
  “广仁为什么不能是老人家我这般模样?”归不归办起脸来,他不苟言笑的样子还是很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当下眯缝着眼睛对着女人说道:“我老人家六百七十三岁,不应该是这幅样子,还会是二三十岁的毛头小子吗?”
  一句话说完,女人已经有了向归不归磕头行李的意思。她和外面田里劳作的人自打出生便没有出过这个村子,虽然此地距离方士宗门不远,不过谁也没去见过广仁、火山这些大人物都长得什么样子。
  不过就在她膝盖弯下去的一瞬间,女人又想到了可以证明老家伙身份的物件:“既然您说您说广仁大方师,那么方士的玉玦您总会带在身上吧,请赏下玉玦让晚辈一观。”
  “方士一门已经崩塌,这样的大事你们总该知道的吧?”归不归叹了口气。看到了女人点头之后,这才继续说道:“方士一门都没有了,我还带着那玉玦不是徒增烦恼吗?玉玦我送给了门中贵人归不归。如果日后你们见到有人带着大方师玉玦的人,必是归不归师兄无疑。”
  这个时候,女人也没有办法了。此处正是埋葬历代大方师的墓陵。而且此地也几位隐秘。防着有人对亡故的大方师不敬,除了在位的大方师之外,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个所在。归不归以前也只是隐隐的知道有这么一个所在,不过具体的位置,直到不久之前才从广仁的嘴里听到。
  就在女人犹豫的时候,院子外面传来了刚才田里种地那老头子的声音:“老三家里的。老爷和小少爷吃饱了没有?天这就快黑了,他们二位吃饱喝足就请回吧。这荒村野外的,也不方便留宿……”
  说话的时候,老头子已经带着一起干活的几个庄稼人走了进来。这个时候,女人好像见到了救星一样,急忙迎着老头子跑过去说道:“座主。这位老先生自称是广仁大方师,我无力分辨,还请座主您明察。”
  “广仁大方师?”老头子也吓了一跳。当下快走了几步到了归不归和小任叁的面前。看到收敛了笑容的归不归不怒自威的还真有几分大方师的架势。

  看着老头子和他身后的众人正在端详自己,归不归学着广仁的样子淡淡的一笑,随后抬起右手手掌。就在老家伙抬手的一瞬间。整个屋子里面突然震动了一下,随着一声长啸,一条金光闪闪的巨龙从归不归的掌心里面窜了出来。吓得老头子身后几个人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日期:2017-04-13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