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梦:首次解密还原多重人格真实故事》
第27节

作者: 谭琼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7-20 10:28:09
  “你这是打算给我们当媒婆?”安东海笑着回应,“吴老师高高在上,而我就是个修理电脑的,要什么没什么,穷光蛋一个,当真要去追她,还不被人说成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话可不能这么说,女人长得再好看,但结过婚就不一样了。不比结过婚的男人,男人的优越感会大得多,所以你还是有机会的。”龙飞在屋里走来走去,这里看看,那里摸摸,像很随意,漫不经心。
  “我可没觉得有什么优越感。”安东海嘀咕道,“再说现在也没精力想这些事,只想你们赶紧抓到凶手,也让我老婆在泉下有知能合眼啊。”
  “放心吧,这是我分内的事。其实我今天过来,也算是顺路为了案子吧。”龙飞说,“我还想去现场看看。”
  他在安东海的引导下进入室内,蹲下身,俯视着死者曾经倒地的地方,用手指按了按地面,又好像在丈量什么,沉吟了很久才慢慢地站起来。

  安东海安静地看着龙飞,只见龙飞表情严肃,这里看看,那里摸摸,不知他究竟在干什么。
  “导致你老婆死亡的真正原因,是后脑勺受到重击,也或者是倒地撞到地面致死,但我刚才再次查看了现场,从她倒地的位置来看,后脑勺的伤口应该不是倒地所致,换句话说,应该是受到圆形物品重击,而且属于被动重击。”龙飞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圆形物品,被动重击?”安东海脑子里闪过一道阴云。
  龙飞没搭理他,他只好站在一边,继续默默地看着。

  龙飞围着屋子转来转去,两只眼睛四处打量,很快就停留在了堆放在墙角的那些酒瓶上。安东海顺着他的目光,当看到圆形酒瓶时,随即张大了嘴,想起龙飞之前在屋里找到的酒瓶碎片,顿时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龙飞蹲在酒瓶前,像在欣赏一堆艺术品,又拿起其中一个,举到眼前,审视了许久。
  安东海恍然大悟,难道凶手用酒瓶打死了我老婆?眼前又浮现出他老婆倒在血迹里的情形。
  这些酒可都是我买回来的,也全都是我自己喝了的啊,难道是我失手杀死了小艾?他这样想的时候,突然,一些怪异的画面冲击了他的大脑,一阵痛楚瞬间袭遍全身。紧接着,头痛又开始发作。他紧抱着头,弯下腰,喉咙里发出沉重的呻*。
  沉思中的龙飞放下酒瓶,扶住安东海问:“好好的,怎么又发作了?”
  日期:2017-07-20 16:26:54
  安东海痛不欲生,那一刻,脑子里不断闪现出许多奇怪的画面,头痛越发加剧。他弯着腰,已经无法站立,满身是汗。

  龙飞焦急地问:“家里还有药吗?”
  安东海摆了摆手,使劲抓扯着头发,脸都因为痛苦而变了形。
  龙飞不知所措地看着他,眼神骇人。
  这次头痛发作得太突然,但来得快去得也快。安东海脸色苍白,双目无神,近乎痴呆。龙飞要不是亲眼看到这一幕,是无法感受到那种切肤之痛的。

  “龙警官,你的意思,我老婆是被人用瓶子砸死的?”安东海好不容易挺了过来,稍微平静下来后喘息着问。
  龙飞摸了摸后脑勺,抬眼看着他,叹息道:“先不说案子,我陪你去找医生看看你的头痛病吧。”
  安东海无力地摆了摆手,难受地说:“没用的,崔医生开了药,好像没什么好转。”
  “怎么,效果不大?”
  “效果也是有的,只是头痛仍然会发作,看来这辈子是治不好了。”
  “会不会是你没按时吃药?”龙飞扶着他肩膀追问道。

  安东海想起自己扔掉的药,心虚地看了他一眼,无力地说:“都按照崔医生的指导吃的,崔医生还给我开了一些进口药,可能是个体体质差异,不知怎么回事,好像也没什么效果。”
  “那就抽时间去县城医院看看,有病得治,拖着可不是办法,小心酿成大错,到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龙飞的话无法动摇安东海的心,他只是点点头说:“我明白,我自己的情况自己清楚,头痛病死不了人,我会小心的。”顿了顿又说,“龙警官,麻烦你尽快抓到害死我老婆的凶手。”
  龙飞无奈地看着他,叹息道:“丑话说在前头,死人的事我负责到底,活人的事我管不了,你还是先顾好自个儿的身体吧。”
  日期:2017-07-21 11:08:14
  这个夜晚,安东海彻底失眠了,躺在床上,眼睛向上翻起,像只四仰八叉的青蛙。他翻来覆去,辗转难眠。

  究竟是什么人闯进家里谋害了小艾?
  他又想起了车祸,龙飞为何要在视频上动手脚陷害他?如果真是龙飞动的手脚,也许一开始就是了圈套,是为了试探他。他隐瞒了修好视频的事实,龙飞也没揭穿他,这一切又究竟是为什么?
  他陷入没有止境的遐想中,很多事情令他无法理清思维,脑子里像缠着一条条乱麻。
  过了许久,他隐隐约约快要闭上眼时,突然抽搐了一下,像受到了惊吓,习惯性的一跃而起,眼神惶恐地坐在床上,呼吸困难。他差点忘了从吴晓彤电脑上拷贝回来的照片,急急忙忙打开电脑,插上U盘,点了点鼠标,照片上的人影开始不停在眼前晃动,虽然此前已经知道二人暗地里的苟且,但看到俩人明目张胆在一起的照片时,还是被惊吓到了。

  本来以为的惊喜,此刻变成了惊吓。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快承受不起了。
  他盯着照片上的二人,脑子里不停跃出吴晓彤清纯的样子。终于,他不敢再看下去,闭上眼,感觉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正在挤压自己的身体,导致每个器官都快变形。
  在这之后,他唯一还记得的是自己喝了不少酒,但忘了什么时候出的门,趁着夜色,摇摇晃晃地走在大街上,毫无方向。
  如此深邃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
  安东海走路的样子像是喝醉了酒,其实他没醉,就是感觉头脑昏沉,没有目标,没有方向感,在寒冷的夜里,独自穿行在六道镇的大街上,像个没有灵魂的幽灵。
  他感觉自己迷了路,这是他最害怕的事情,环顾四周,毫无印象。
  我在哪儿,这里是什么地方?他两眼茫然,突然有无数道光线从四面八方射过来。他睁不开眼了,举起手挡住了光线,可那些光线像是车灯,竟然向他快速逼近,他全身笼罩在光亮之下,终于招架不住,轰然倒地。
  他仰望着天空,却发现天上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漆黑的夜空,就像人的眼睛被黑色幕布遮挡。那一刻,他沉沉地闭上了眼,同时感觉身体在快速下沉。他看不见周围的世界,但能感觉身边的一切在摇摇欲坠。终于,他落地了,身体碰到了冰冷的地面,软绵绵的,毫无疼痛感。
  我在什么地方?他抬头望向自己跌落的方向,头顶是个圆形的盖子。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自己身在一个密闭空间,周围没有任何出口。
  他被恐惧包围,头皮发麻。他想要逃离这个快令人窒息的地方,于是一步步往前摸索,但伸手不见五指,每走一步,都仿佛是从一个深渊进入到了另一个深渊。
  恐惧感越来越沉重。
  安东海不仅找不到出口,脑子反而越来越迷糊。那一刻,他快要绝望了。
  一束光突然射来,漆黑的空间被照得雪亮。

  安东海从浑浑噩噩中被唤醒。光太刺眼,射得他睁不开眼。他条件反射般的抬手遮住了眼睛。
  “醒啦?”一个温柔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安东海模模糊糊看到一个人影从门口走过来,紧接着,他看清了来者,脑子也清醒多了,随即左顾右望起来,才发现自己正躺在陌生的空间和床上。
  他看到一张熟悉的脸,顿时更是紧张不已。
  日期:2017-07-21 16:26:11
  “没事了,别担心,这是我家里。”吴晓彤的声音很温柔,充满了关切。

  安东海听她这样说,却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何事,惊讶而又无力地问:“我怎么会在这里?”
  吴晓彤端了杯水递到他面前,说:“先喝杯水吧。”
  安东海接过水喝了一大口,舔了舔干枯的嘴唇,眼里仍然闪烁着狐疑的表情,再次追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真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吴晓彤不解地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