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405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我奉劝各位朋友,千万!千万!千万!不要去尝试丨毒丨品,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抗拒丨毒丨品的魔力,此生只要你尝试一次,这一辈子就毁了。

  日期:2017-07-24 01:13:05
  抒发完对丨毒丨品的感概,让我们回到案件中来。
  穿过平房的大堂屋,里面有几个小卧室,陈设都很简陋,有的卧室家具略多有的卧室家具略少,但共同的特征是都有一张宽大的床。
  床上的被子很凌乱,入住这里的都是些只顾发泄没有任何讲究的人物,几乎所有房间的窗户都被堵上了,应该是怕别人发现这里是毒窝而特意封死。
  这些房间绝大部分都充满着丨毒丨品和**残留的气味,显然是这个淫乱毒窝的VIP位置。
  只有一间房间显得比较整洁,看起来和周围其他房间有点格格不入,而且床上的被子和床单都换了新的,张警官意识到什么,马上吩咐专业人员对这间房间进行调查,果然在被子上发现了指纹,地板上也发现了一些人体的毛发。
  张警官推测,这里一定就是案发的现场,别的房间床单和被子凌乱的堆放着,明显都用了一段时间,而这间房间的床单和被子却换了新的,很有可能鲍春就是在这张床上被注射了药物,挣扎中床单和被子上不小心遗留了血迹,所以凶手必须处理掉!
  几个小时之后,指纹和毛发比对的结果也出来了,证实了张警官的推测。

  指纹是吴云的、而毛发则是鲍春的,这里的的确确就是案发的现场!吴云的的确确就是杀害鲍春的凶手!
  专业人员检测了一下其他遗留物品(避丨孕丨套、丨毒丨品注射器之类),从新旧程度来看,距离现在最近的一次大规模吸丨毒丨应该是在三天之前。
  也就是说吴云吴雨张冰三人极有可能在这里聚众吸丨毒丨一次之后,商定了杀害鲍春的计划。
  甚至有可能当天鲍春也参与了吸丨毒丨聚会,和三人一同被丨毒丨品刺激得登入快感巅峰的他,却没想到三人私下里密谋要他的性命!
  这里地理位置偏僻、门窗又是密闭封锁的,确实是最好的动手地点。
  只是动手之后肯定不能让付仁到这里来接尸体,否则就会暴露这个毒窝,于是三人提前准备,将两公里以外的另外一个出租房布置成鲍春死亡的现场,吴云给昏睡中的鲍春注射药物之后,运用自己专业的能力控制他脑死亡的时间,并趁着夜色将鲍春送到出租屋。
  最后吴云等到付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做成了这笔罪恶的交易!
  日期:2017-07-24 01:13:24
  现在吴云杀害鲍春的证据确凿,他没有任何理由抵赖,只需要重新对他审讯,必定能知道案件所有的真相!
  张警官布置好对吴雨的追捕工作后,决定亲自对这个案子真正的凶手吴云进行审讯。

  跟着张警官来到审讯室的小谢欢欣鼓舞,这个案子,终于到了即将水落石出的那一刻!
  “毒窝”的照片和指纹的比对结果摆在吴云面前,他已经无从抵赖,只能老老实实交待出真相。
  他承认鲍春确实是他杀的,具体的经过和张警官之前的判断几乎一致。
  日期:2017-07-24 01:13:43
  前天晚上九点多,协助老专家动完最后一台手术后,他和张冰一同驱车离开医院,半路上和早就等在那里的吴雨更换了衣物,吴雨和张冰前往酒店,而他则打车前往“毒窝”。

  抵达“毒窝”的他,只需要做一件事:将早就准备好的药物调配好,并注射入鲍春的脑袋里。
  那时候的鲍春已经服用安眠药昏睡在床上,注射药物极为轻松,只是头盖骨有一定的硬度,他注射的时候必须要用较大的力气,这个时候鲍春被痛醒了,挣扎的时候有血迹沾到了被子和床单上。
  随着药物对神经系统的麻痹,鲍春逐渐不再动弹,慢慢进入了脑死亡的状态,于是吴云便更换了新床单和新杯子,并将神经已经完全麻痹的鲍春背到了出租屋,还随身携带了一些衣物和鲍春的洗漱用品。
  赶到出租屋之后,他将鲍春放到床上,其他物品摆放好,将出租屋布置成鲍春常住的状态,但是屋里很脏乱,他没有时间收拾,所以小谢昨天到出租屋检查的时候,才会出现屋子里面很脏乱,但是鲍春的用品却很整洁的奇怪现象。

  吴云说到这里的时候,张警官打断了他的话,冷声道:“前天晚上应该不是你们原定杀害鲍春的时间!”
  吴云满脸的惊讶,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来张警官猜测正是事实,但张警官是怎么知道的?
  日期:2017-07-24 01:14:02
  张警官很快就给出了答案,他说:“如果你们早就确定前天晚上动手的话,出租屋一定会提前布置好,不会出现房间那么脏乱的情况,所以你们或许确定了将出租屋假扮成凶案的现场,但原定杀害鲍春的时间绝对不是前天晚上!”
  吴云无奈的点了点头道:“您说得对,前天晚上动手确实是临时决定,我是下午接到吴雨的电话才做好动手准备的,其他所有事情都是吴雨安排好,我唯一负责的就是动手。”
  为了增加自己交待事实的可信度,吴云强调道:“张警官,我没有说假话,整个事件中我唯一负责的就是动手让鲍春进入脑死亡状态,因为心脏移植手术条件比较苛刻,不是专业人员把握不好这个分寸,所以吴雨才要求我来动手,一开始我是拒绝的,但他说如果我不答应就不再提供丨毒丨品,所以我没有其他办法。”
  对于瘾君子来说,不让他吸丨毒丨比杀了他还难受,吴云的说法没有任何问题。
  张警官发现了一个值得关注的细节道:“那你的意思是,你每次所吸食的丨毒丨品都是你弟弟吴雨提供的?”

  吴云点头表示认同,但他同时又道:“其实我弟弟一开始也是为了帮我。”
  “什么意思?”
  “我和张冰染上毒瘾,其实都是被迫的。”
  “不要含含糊糊的,说清楚点!”

  吴云点了点头,将这几个月的经历竹篮倒豆子般说了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