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243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么一解释,两人的脸更红了,贺楚涵知道她是有意奚落自己,上前拧着她,气急败坏地说:“死丫头,结完婚了什么都敢说,少女和少丨妇丨就是不一样啊!”
  看着他俩闹在一起,张清扬大感无趣,进厨房与苏伟聊天去了。吃饭的时候,苏伟问张清扬:“省里那事和你有关系没有?”
  张清扬摇摇头。

  “我才不信呢!”苏伟又望向贺楚涵,问道:“你俩合伙搞出来的吧?”
  “意外而已!”贺楚涵也表示和自己无关。
  苏伟撇撇嘴,不屑地白了他们一眼,说:“不说我也知道,别人想不到,难道我还想不到吗?”
  张清扬不再否认,而是问道:“老史对这件事是什么态度?”
  “你还不了解他?当然是一查到底!”苏伟笑道。
  张清扬也笑了,对贺楚涵说:“你要关心着点省里的动向。对了,李治那件事怎么办了?”

  “能怎么办,人都死了,我们也没什么办法。”贺楚涵摇摇头:“我一直都不相信他是自杀!”
  “不相信也要相信!”张清扬笑道。
  “哎,对于他的死我挺自责的,清扬,你说怪我不?”贺楚涵叹气道。
  “这事不怪你,真的不怪。”张清扬安慰道。
  今晚的寿星田莎莎左看看、右看看,不满意地敲着桌子说:“喂,你们把我家当成常委会了啊?今天不许谈工作,你们要给我唱生日快乐!”

  “对对,我们三个人不对啊,自罚一杯,自罚一杯,”张清扬笑道,“来,我起头啊,大家唱生日快乐!”
  田莎莎这才得意地笑了,望向张清扬,眼神里满是感动。多年前要不是他,自己没准会伦落到何等地步,要是没有他,自己又怎么会嫁给爱自己爱得尽乎疯狂的苏伟?又怎能得到苏国辉的喜爱?想到这些,田莎莎哭了,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流出来,众人停止了唱歌,呆呆地望着她。
  田莎莎站起来,对苏伟说:“小伟,我们一起敬我哥一杯,没有他就没有我的现在,更没有我的将来,他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苏伟也感动地站起来,没有开玩笑,认认真真地与田莎莎一起向张清扬敬酒。张清扬的眼角也有些湿润,哽咽地说:“祝你们永远幸福!”
  张清扬与贺楚涵自然没有睡在苏伟的家里,两人很晚才离开,回去的路上,贺楚涵捏着张清扬的手说:“我真羡慕他们两个。”
  张清扬知道贺楚涵想到了什么,停下脚步,低头捧起她的脸,深情地问道:“楚涵,你老实说,曾经想过有一天会和我结婚吗?”
  “想过,”贺楚涵老实回答,轻轻靠在他的肩头,柔声道:“还记得当年我记你假装我的男朋友吗?其实那时候我就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嫁给你,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你的真正身份,你说……我是不是很可笑?也许,那是一个少女花痴般的梦吧……”

  “不,楚涵,一点也不可笑,其实那个时候我也想过要娶你……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梦婷的婚姻,还不知道她的痛苦,所以那个时候,说真的我的眼里只有你……”张清扬心里酸酸的,拥着她香喷喷的带着酒意的身子说:“楚涵,虽然我的女人不止你一个,但是请你相信我,当年我和你共处的时候,心里真的只有你……”
  “那……小玉姐呢?”
  “那个时候我也只把她当成姐姐,如果说对她有点意思,那也是……那个……”张清扬说不下去了,脸在夜色中红了,捏着贺楚涵的小脸说:“你明白的。”
  贺楚涵的脸热了,拉着他的手说:“清扬,别说了,我受不了,我不想说这个了,我们回家吧。好不好?”
  “嗯,我们回家。”张清扬拥着她,感觉回到了当年第一次与她见面的时刻。
  张清扬没有想到米丰收邀请自己到他家坐客,但是他也没有拒绝。从米丰收的做法也可以分析出来,中纪委的调查结果应该对他们不利,也许他们还想视图让刘系的力量介入帮他。
  坐在客厅里,米丰收喝了口茶,淡淡地说:“清扬啊,其实我们早就应该好好谈谈了,自从我到江洲以后,我们的工作思路是有些诧异的,但是你不要误会,我不是针对你,只是针对工作而已,对事不对人。江洲发展的很好,特别是金角特区成立、东方红展览会的举办,这些都提升了江洲在世界城市中的地位,在发展的道路上,我们需要团结一致,只有这样才能继续发展下去!”

  “是啊,我也有同感,一个团结的领导班子,才能带动一座城市的飞速腾飞!”张清扬表面上附合着米丰收,心里却不以为然。众所周知,他们之间的不愉快可不单是因为工作,多次争端也是米丰收引起的。
  而米丰收今天看似开诚布公,其实是别有心意。他是想用这种轻松的谈心方式进入下面的谈话。
  果然,听到张清扬同意自己的意见后,他长叹一声道:“可是,现在有些人就是想动些手脚,最近你也听说了……我们南海可是不平稳啊,这也会影响到我们江洲,甚至是展览会!”
  张清扬没吱声,继续听下去。
  米丰收问道:“对于于光荣同志的事,你是怎么看的?”
  张清扬明白,此刻的自己在米丰收面前,代表的是刘系,所以回答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吧,我是相信于光荣同志的,所以我也支持中纪委马上调查清楚,还给同志们一个清白。”
  听见张清扬这么说,米丰收微微有些失望,但却转移话题道:“修省长和我对你都报有很高的期望。我将来也要回省里,不能再兼任的江洲书记,再过两年……你啊可要再迈一步!”
  “呵呵,谢谢米书记、修省长的支持,我会努力工作的。”张清扬仍然没有说出米丰收想要听到的话。
  米丰收又问了一些刘老、刘远山、以及陈新刚、小雅的近况,无非是想让张清扬表态支持修福贵、于荣光。但是张清扬没有这么做,他又不是三岁小孩子,怎么会因他空嘴无凭的支持就放弃搞出这件事的目的呢?
  当张清扬离开后,米丰收很失望,目光毒辣地望着窗外远行的汽车。

  九月份,中纪委发布通告,原南海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于光荣因严重违纪,被免去一切党内外职务,中纪委正式立案调查。随后在一系列的斗争中,米丰收被免去兼任的江洲市市委书记一职,兼任南海省政府常务副省长。米丰收回归省委,算是给了省长修福贵一个安慰,要不然他在省政府就真正成为了孤家寡人。
  上头这么做,也许也是想利用他们两人的力量牵制住此战取得胜利的严忠权。制衡之术,例来是政治的惯用手段。
  同时,中组部的副部长林扬亲自来到江洲,在江洲市全体干部大会上宣布了中组部的人事任命。
  张清扬在江洲奋斗了两年多以后,终于正式出任南海省委常委、江洲市委书记。免去其江洲市市长一职,提名方少刚为政府副市长、代市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