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死人开口说话》
第299节

作者: 阿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得不感叹这栋别墅面积之大,算只是其的一个房间,张镇的房间也非常大,让他们一顿好找。范炎炎提醒欧阳雪琪,张镇说他家里有一间密室,密室里放着跟夏侯武组织有关的东西,所以他们现在要找的是密室的开关。
  终于,欧阳雪琪在卧室床的枕头底下发现了一个按钮,她直直的摁了下去,床后面的墙壁竟然开始缓缓转动起来,像一扇缓缓打开的沉重的石门,随着这堵墙壁缓缓展开,这个房间后面也渐渐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隐藏空间。
  欧阳雪琪兴奋的大声说:“范炎炎快看!这应该是张镇所说的密室了!”

  范炎炎也是顿时兴奋了起来,他顾不和欧阳雪琪说话,便拿着手机一边照明一边率先走进了这间密室之。
  在手机灯光的照射下,他们两人也看清了这间密室之的景象。只见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封闭空间,一张古典高端的书桌摆在密室的最角落处,面满满的摆放着的都是一系列不知名的纸质件。
  范炎炎对欧阳雪琪提醒说:“雪琪,我们在这里找找看,张检察官所说的与夏侯武组织有关的线索可能藏在这其!”
  欧阳雪琪点了点头,于是他们两人便开始在这张书桌认真的寻找起来。桌面的资料、抽屉里的资料,他们一个都不放过,用心的在这堆资料里搜寻着。
  然而,搜寻了半天,范炎炎和欧阳雪琪却还是什么都没找到,这些都是与某些案件有关的资料,是那谢谢张镇在入狱之前接手的案件的资料,但并没有找到什么跟夏侯武组织有关的东西。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范炎炎的心情也渐渐急躁起来,他心不禁犯了嘀咕,张镇到底会把跟夏侯武有关的东西都藏在什么地方?还是说他一开始在骗人?如果不是骗人,那他为什么连自己把东西放在哪里,连放的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可要说他骗了他们,范炎炎又完全不敢相信,张镇是那么好的一个人,自己又已经进了监狱,怎么可能会欺骗他们呢?骗他们对他来说又有什么好处?
  但是很快,范炎炎发现自己多虑了,因为欧阳雪琪在这间密室的角落处发现了一个密码箱,而且这个密码箱面的锁也跟他们在房间门口看到的那把锁一样,都是字母锁,同样都是四位!
  欧阳雪琪皱着眉头说:“怪了,怎么这个箱子也有密码锁?密码会是什么呢?”

  范炎炎笑着说:“这还用说吗?密码肯定还是你的名字啊!”
  欧阳雪琪疑惑的问:“还是我的名字?为什么这么确定?”
  范炎炎说:“因为是张检察官设置的密码啊!字母,四位,不是你的名字还能是什么?而且我们刚才还在门口试过呢,密码是你的名字!”
  范炎炎说着便转动眼前的这把密码锁,再次输入了“OYXQ”这四个字母,只听“咔哒”一声,密码正确,密码锁果然被打开了。
  欧阳雪琪吓了一跳,然后惊讶的问:“为什么还是这个密码啊?在同一个地方设置两个相同的密码,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范炎炎也不知道张镇这样搞有什么用,但实际情况是这样,这也让他很尴尬,他苦笑着说:“这个问题我们别再纠结了,还是赶快看看这个箱子里有什么东西吧!”
  欧阳雪琪点了点头,于是把注意力放在了眼前的这个箱子,她打开了箱子,把里面的东西小心翼翼的取了出来,里面装着的是一个信封,只有这么薄薄的一张。
  欧阳雪琪疑惑的问:“怪了,这么薄的一张纸,会是跟夏侯武组织有关的东西吗?”
  范炎炎说:“打开看看知道了!”
  范炎炎也对这信封里的内容挺好的,因为张镇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十分谨慎的人,他设置了两重相同的密码,为了锁住一个信封,这信封里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吗?能给他们提供什么线索?
  这样想着,范炎炎和欧阳雪琪一起拆开了信封,发现里面只有一张薄薄的信纸,他们借助不是很明亮的手机灯光一看,发现这是张镇写的一封信,是张镇写给未来的他自己的一封信。
  只见信的内容是这样的,张镇加入了夏侯武的组织之后非常后悔,但想要脱身已经不可能了,他担心有些事情自己之后会忘记,所以提前把它写在这里。
  “……夏侯武这个组织太恐怖了,保密工作做得十分完善,不但禁止我们把这里的事情说出去,甚至还要让我们每人都接受洗脑,他们不知从哪儿找来的黑科技,居然能清除我的记忆!现在我的头脑还算清醒,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知道身边最近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但保不准什么时候我被夏侯武组织的人拉去洗脑,忘记自己所做的一切,这实在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洗脑的事情,是我无意听素质人士提到的,他是夏侯武组织的核心,跟夏侯武关系很近,据说他不用接受洗脑……这封信我也是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偷偷写下来的,在组织内部不允许携带手机、相机、录音设备甚至纸笔等一系列只要有记录功能的工具,如果被组织的人发现携带有这类物品,会被处以死刑……
  夏侯武的组织除了进行常规的犯罪活动,还在对某个秘密的研究机构进行着投资,具体是什么样的研究机构,或者说他们在进行着怎样的研究,这些我都不知道,不过我有幸得到了一份关于这个研究机构的资料,这份资料现在藏在我的密码箱里……”
  看到这里,欧阳雪琪顿时兴奋起来看,她拉着范炎炎大声说:“范炎炎,你看到了吗?张镇说他手有关于那个研究机构的资料!”
  范炎炎点了点头,之前他也听张镇说过,当时张镇的银行账户突然多出来35万的来历不明的财产,张镇说这笔钱是组织转给他的,但组织转钱的目的不是给他,而是给一个不知名的研究机构进行投资,他只是组织洗钱用到的工具而已。而至于这个研究机构具体是什么,从事着怎样的研究,张镇自己也说不清楚,他给出的解释是不记得了。本来范炎炎还有点怀疑的,加入夏侯武组织这么大的事,经过他的银行账户对研究机构投资这么大的事,张镇身为当事人怎么可能不知道?而刚才看到张镇自己写的信之后范炎炎才明白了,原来夏侯武的组织为了防止秘密泄露出去,会给组织成员洗脑,让他们完全不记得在组织里做过什么事。

  那么这个研究机构究竟是什么呢?范炎炎怀着这样的疑问,和欧阳雪琪一起继续看信的内容。
  “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研究机构,研究的内容也非常复杂,我一时也无法清楚的表述出来……张镇,如果你忘记了曾经发生的事情,请打开我最后的密码箱,密码箱的密码是我的指纹,为了以防万一,我把我的指纹记录保存了下来,我所知道的有关那个研究机构的所有资料,全都在那个密码箱里……”
  这封信的内容到此结束了,信纸下面躺着的是一个透明的小袋子,里面放着一个玻璃片。欧阳雪琪疑惑的问:“怪,这是什么?”
  范炎炎一眼认了出来,他说:“这是张检察官的指纹,他怕将来有一天他遭遇不测,无法揭开夏侯武组织的秘密,所以提前把他的指纹存放在这里,用于打开最后的密码箱,让别人看到有关那个研究机构的资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