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238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亲爱的,她会不会是张市长的情人?”露露捏着吴德荣肥胖的大肚子问道。
  “这个不清楚……”吴德荣卖了个关子,感觉自己又行了,翻身再次压上来。
  露露有些无奈,但也知道不能急于一时,只能慢慢的来。打消了这个念头,忘我地服侍起吴德荣。她知道只要把这个胖男人哄好,自己也许就会得到想要的东西,甚至走进张清扬的陈营。
  常委会上,米丰收正在讲有展览会下一步的注意事项,其实都是老生常谈,他所讲的这些不知道讲过多少遍了。常委们耐心地听着,米丰收在发言中指出迄今为止,展览会的运行还是很成功的,但是在应急措施方面的能力还有待加强,政府和展览局要出台相关的文件,力保展览会不出大问题。

  他所讲的这些是暗指几天前展览园内突然涌现出了百万客流,由于事先没有预计到,所以展览局的应对出现了一些问题,为此吴和平早就向张清扬检讨了。张清扬也没有批评他,必竟这事也不能怪他,当初展览会的设计是每天迎接四五十万人,高峰时可以迎接七件说:“下面我来汇报一些展览会期间对江洲旅游业收入带来的影响吧……”
  米丰收气得喝了一口茶水,一脸的不高兴,可又不好说什么,只好闷声听着。方少刚看了一眼米丰收,摇了摇脑袋,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项歌讲完,米丰收也不等他们说话,简单的点评了一两句,便着急地宣布了散会,众位常委瞧着他这种小气的做法也很无奈,心中只能暗笑。堂堂的省委副书记的气量小到这个程度,的确令人有些难以理解。但是张清扬却是越来越理解米丰收的心思了,他知道对付这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逼急,所以刚才在会上他是有意气他的。像这种人,不时地给他烧把火,不用出手他自己就会因为愤怒而失去理智。

  走出会议室,张清扬望了眼天空,不禁在想那件事都过去好几天了,怎么上头还没有反应?想什么来什么,电话响了,是贺楚涵打来的。
  张清扬兴奋地接听,问道:“是不是有消息了?”
  贺楚涵说:“是有消息了,一个好的,一个坏的。”
  “先说好的!”张清扬笑道。
  “中纪委的人明天就到,这算是好消息吧。另外一个其实也不能算是坏消息……李治自杀了!”

  “什么……他怎么会自杀?这怎么可能,他犯的又不是死罪,他不是这种人!”张清扬不敢相信地喊道。
  “是啊,我也知道他不是这种人,可是法医的鉴定结果确实是自杀,真的很古怪,本来很简单的案子,越搞越复杂。”
  “其实一点也不复杂,李治的死……到是解开了我心中的一些疑团……”张清扬淡淡地说道,有一些事的确可以从死人的身上反映出来。
  “下一步,只能看中纪委的调查结果了!”贺楚涵有些失落地说。

  “就快结束了!”张清扬信心十足。
  中纪委调查组的到来,让南海政局吹起了腥风血雨。据传贺楚涵在调查李治时发现了他手中关于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于荣光的一些犯罪材料,其中还包括了米丰收、以及他的儿子米涛。
  贺楚涵的“意外收获”让省委书记严忠权抓到了对付省长修福贵的机会。人人都知道修福贵、于荣光、米丰收是南海省政坛华中派系的分支,素有“铁三角”之称,这次贺楚涵发现了于荣光的犯罪材料,那么修福贵就有可能失去左膀右臂。
  南海,原本就是一个派系林立的地带。当张清扬进入江洲后,南海本地派系感受到了他带来的威胁,与乔系、华中派系开始时是抱着合作态度的。严忠权也是想借用他们的力量掌握住张清扬,把他压在手里。但是当张清扬在江洲站稳脚跟以后,严忠权便改变了态度,他清楚地感觉到修省长等人如果与乔系结盟后将会给南海派系带来什么样的危险,所以在米丰收兼任江洲市委书记的同时,为了平衡也默许了刘系大员丁盛出任南海省委副书记。

  从丁盛的到来以及米丰收在江洲与张清扬展开厮杀以后,严忠权与丁盛多有合作,但是修省长这边却多次与乔系的剩余力量接触。在这种情况下,严忠权与修省长之间的关系越发恶劣了。他与修省长之前的和作算是结束,不是朋友那么就是敌人,这便是政治的残酷。
  而随着中纪委进驻南海以后,帝都京城也激起了火花,乔派、华中派系,甚至是比较亲近南海省地本派系的中原派系也参与了这场争斗。看得出来,在这场斗争中,修福贵取得了乔系部分力量的支持,与中原力量发生了碰撞。
  如果乔系真的要与中原力量斗一斗,那么在国内肯定会引起强烈的反响。乔系的创立者虽然已经不问政事二十年,但是其桃李遍天下,从江南到西南,乔家的力量都有涉入。而那位退居幕后的老人是国内唯一能与刘老相抗争的老人,这对死对头斗争了一辈子。
  中原力量也是国内政坛的生力军,其领袖基本上是党内默认的下届接班人,更是现任的国家副主席。中原力量大多是新派干部,所以如果他们拧成一股绳真要力保南海本地派,那么与乔系的争斗谁胜谁负就说不定了。

  华中派系最近几年正在内斗,所以在南海省的问题上仍然没有统一,有的提出帮助修福贵、于荣光等人,但有的却反对,这些提出反对的干部基本是不太喜欢乔系的。但在这几股力量的背后,刘系的动作更为引人注目,必竟刘系在南海的涉入力量也不弱,他到底站在哪一边,现在还是未知数。所以有许多人都在观望着。
  这几天的米丰收焦头烂额,频频出现在省委大院,省委更是接连开会研究于光荣的问题。在表面的平静背后,内部人都清楚省里大战在即。而张清扬像局外人一样掌管着江洲,一切平稳。
  其实事情的真相与外界传得有些出入。材料上并没有涉及米丰收,到是提到了他的儿子帮助一些企业招标,从中吃了一些干股。但这种事是圈内的“潜规则”,基本上不算什么问题。在说坐到省级干部这个层次,家里人出些问题,除了会影响声誉外,基本上是不会对米丰收产生什么威胁的。
  米丰收所焦虑的是省里的问题,如果于荣光真的被停职查办,那么他与修福贵将来在南海的局势就很不妙了,所以在这紧要关头他必须与修福贵站在一起争取为于荣光开脱。

  张清扬看完报纸,美美地喝了口茶,继续批改着文件。在展览会举办之际,省里的政治漩涡自然不能出现在报章上,就连中纪委来调查于荣光等人的问题也没有报导。在一切真相都没查清以前,像这么大的事情是不会报导出来的。
  日期:2017-03-14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