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346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4-10 20:22:00
  第314章:老子没死就是王
  就在混子选边站的同时,泽城的官场上,也起了极大的波澜。
  一边是周局长,一边是路忠良!

  周局长是公丨安丨局长,市里还有关系,靠山据说还挺强硬,此次打击楚震东团伙,可谓是雷厉风行,几个部门联合出击,迅速的就将楚震东名下所有的产业,全都关门停业了,从目前来看,完胜楚震东。
  路忠良则是楚震东的老丈人,又是当地望族,军队里有后台,这么多年的人脉积累,也不是说着玩的,每天除了上班时间,就是到处走亲访友,替楚震东周旋,可由于他本身只是一个粮食局的局长,和周局长所在的政法部门,完全是两个概念,所以成效不大,大部分人,都表面答应着,实际上却是隔岸观火,先看形势再说话。
  这里面,唯独少了一个重要人物,谁呢?唐振藩!
  唐振藩就在周怀礼一家四口被灭门的第二天,就去了市里开会,一直没回来,谁都不知道是故意躲着这事,还是真的被公事绊住了,不过大家的估计,唐振藩是故意躲开的,就算楚震东可以给他再多的好处,估计他也不会为了楚震东去得罪周局长,毕竟周局长市里有关系,唐振藩也得为他自己的仕途考虑。
  当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有唐振藩自己清楚。
  可既然唐振藩都不露面了,别人更不会轻易站到楚震东这边来,有唐振藩在,那是县一把手和县政法部门一把手之间的较量,唐振藩的胜算自然要大一点,可仍旧不能说就可以百分百的能赢周局长,毕竟县城只是个小地方,谁在市里后台的强硬,才是胜负的关键。
  官场的争斗,从来都比混混之间的争斗更复杂,牵扯的面也更多更广,也更凶残,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永不翻身!
  在这次选边站之中,表现的最活跃的一个人,无疑就是杜致远!
  自从杜县长被扳倒之后,这小子就成了落难的野狗,原来秘书的身份也被唐振藩拿了,还给他下派了基层,成了有名无权的闲职,大家也都知道他得罪了唐振藩,谁都不愿意搭理他,整日被排挤,一直郁郁寡欢。
  而且,他是楚震东最直接的受害者,楚震东一出狱就抢走了路佳佳不说,当日就是楚震东去将他的胶卷抢去了的,如果不是楚震东玩了这么一手,他还有一张底牌,唐振藩还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对付他,所以他心里是恨透了楚震东。

  如果说意念可以杀人,只怕杜致远能将楚震东恨一个大窟窿出来!
  可他只敢想想,却不敢出面去对付楚震东,他老子一倒台,他连个屁都不是了,哪有资格和楚震东叫板,动武他更不是手,别说楚震东每天身边人不断了,就算一对一,楚震东一只手插裆里玩鸟,用一只手就可以摆平他。
  这次周局长和楚震东叫上了板,简直让这家伙乐翻天了,直接就去找了周局长,给周局长提供了不少楚震东行贿的消息,还说了楚震东拿枪指着他的头抢去了胶卷的事,如果有证据的话,就凭这些事,就已经足够让周局长动手抓楚震东了。
  万幸的是,这些事虽然都是事实,可杜致远一点证据也拿不出来。

  周局长能当这么久的公丨安丨局长,并不是纸老虎,除了一定的人脉关系,也具备极强的头脑,其实说白了,蠢人是做不到他这个位置上来的。
  所以周局长一听,就知道这事虽然是真的,但是没有证据,就不能抓楚震东,而他的要求是一抓即中,让楚震东永无翻身的机会,当下就并没有重用他,而是让他当了个备用资源,到时候审讯楚震东的时候,杜致远作为前县长之子,当庭说出这些话来,虽然没有证据支持,可仍旧会具有一定的影响力。
  周局长只是随口的几句话,却让杜致远兴奋的不能自已,从此之后,就成了周局长的忠实走狗,到处散布楚震东等人即将完蛋的消息,就算逮到个卖菜大妈,他都能普及一番,虽然大部分都不屑理会他,却仍旧有一部分人相信,而社会就是这样,三人成虎,消息越传越广,很快,只要是生活在泽城之中的百姓,就都知道楚震东快要完蛋了。
  而楚震东方面,除了告了周局长,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庭之外,其他的还无动静,手下的人散了一半,就连往日骨干成员之中的老刀,都离开了楚震东,自己开了个物流公司。

  兄弟几个表现的都比较急躁,这等于一直处于挨打的局面,就连许端午也沉不住气了,找楚震东谈了两三次,楚震东却依然悠然自若,只是交代兄弟几个不要乱动,他有计划,可谁也不知道他的计划究竟是什么。
  这种状态,一直维持了一个多月,楚震东终于发飙了!
  怎么回事呢?路佳佳生产后,一直在产房里坐月子,出了月子后,楚震东才将路佳佳接回家,接回家的当天,路佳佳就一直缠着楚震东问,问什么呢?问她不在家的这一个多月里,楚震东和琴姐到底做了多少次?
  楚震东被缠急了,终于说出了实情,琴姐确实来找过他,还来过三次,也向他说明了是路佳佳的意思,可他硬是忍住了没动琴姐,前两次都找借口跑了,最后一次则义正言辞的拒绝了琴姐,他告诉琴姐,自己不会对不起路佳佳,以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他让琴姐找个自己喜欢的人,过安生的日子,说这样大家能做一辈子的朋友,可如果他们俩发生关系了,那就完了,琴姐能一辈子不嫁人吗?就算琴姐同意不嫁人了,他楚震东又能忍心吗?如果琴姐嫁人了,那以后怎么相见?和她男人又怎么相处?
  所以,楚震东不但没碰琴姐,还跟琴姐交代,不要再听路佳佳瞎指挥,免得大家以后朋友都没得做。
  琴姐心里深爱楚震东,楚震东此举,让她更加的着迷,人其实就会这样,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迷恋。但她也明白楚震东说的是对的,所以也同意了楚震东的建议,路佳佳再问她的时候,她就笑笑不说话,让路佳佳以为楚震东和琴姐发生过关系了,这样路佳佳就不瞎指挥了。
  虽然让琴姐找楚震东,是路佳佳自己的主意,其实路佳佳心里还是酸溜溜的,所以一回到家,立即就闹起了小情绪,缠着楚震东问他和琴姐做了多少次。
  楚震东这一将事情挑明了,路佳佳又哭又笑的,抱着楚震东直啃,鼻涕眼泪弄了楚震东一脸,这事暂时就算这么过去了。
  当地有个风俗,孩子出生,满月后,要去姥爷家认门,来去的路上,要拿一根桃树枝,辟邪的,回来的时候,姥爷家要送一筐散子、一筐鸡蛋、孩子从头到脚一套衣服,碗筷一套,两条糕和一把香葱,讲究点的人家,还会给孩子配一把银锁金锁之类的,里面各有说辞,反正都是些好寓意。
  楚震东对这一套是一点也提不起兴趣,他从来对这些规矩风俗,都抱可有可无的态度,可路妈妈讲究,路佳佳一出月回家,家里就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路佳佳带孩子认门去了。
  楚震东在这些事上,也不愿意和路佳佳别扭,就和路小萌说好了,他将路佳佳送到巷子口,让路小萌接回家住两天,再给送回来,这就准备去了。

  但是去之前,要先摘个桃树枝啊!这时候正是四月春花开的好时节,桃树枝其实还满好找的,他们兄弟几个小洋楼,不是和派出所一平排嘛!正好派出所后门就有两颗桃树,满树桃花,煞是好看,楚震东就去折了个桃树枝子。
  就这一根桃树枝,惹得楚震东大动肝火。
  就在楚震东折桃树枝的时候,派出所副所长张栋看见了,立即喊道:“你干什么?”
  如果他是开玩笑的语气,楚震东也就好好说话了,可他的语气十分严厉,就像是在呵斥一个犯人一样,楚震东顿时就不爽了,在泽城谁不认识他楚震东啊!现在一落难,折根桃树枝都有人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所以心头火一下子就蹿上来了,眼一翻道:“你眼瞎啊?看不见啊?”
  偏偏这个张栋,是周局长派系的人,就是准备用来顶替高玉林的,高玉林屡次顶撞周局长,已经让周局长很不满意了,楚震东这么一说话,顿时就不乐意了,直接走过去道:“说你呢!你不知道这是派出所的吗?”
  楚震东眼神一冷,一伸手,一巴掌就将张栋的警帽给扇掉了,随即一脚,就将张栋踹翻在地,上前一脚踩在张栋的脖子上,眼神已经冷的像刀子一般了,冷冷的说道:“别他妈以为有个周怀义给你撑腰,你就可以在老子面前装大尾巴狼了,只要东爷还没死,老子就是王!再有下次,我弄死你个逼养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