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170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齐轩辕作为在诸葛忘我回龙虎山之后的“国师”,分金定穴辩风水阴阳自然是不在话下,找到这秦老虎自然是不需要他做这方面的事情,事实上秦老虎要做的是指挥那些官兵们在齐轩辕定好的点上怎么挖,当然最重要的是在挖好进墓的地道之后用自己多年倒斗儿的经验帮进墓之人躲避甚至破坏那些要命的机关。按照一开始的约定,秦老虎只要做好了这次的事情,不但能得到一笔不小的酬劳最重要的是他以往所做的一切官府都不再追究,钱秦老虎不在乎,但是后面这条对他的诱惑很大,要知道一开始在官爷找到他的时候他都吓了一跳,这就是所谓的做贼心虚。

  对于这次官爷要进秦始皇陵到底要做什么,从始至终秦老虎都不知道,但是依他看来逃不出一个财字,毕竟秦始皇陵底下的宝贝就算是皇帝老爷都要眼馋,而官爷倒斗儿在外人看来奇怪,秦老虎却感觉并不稀奇。盗墓这一派的摸金校尉可不就是官倒出身?这天下就没有谁是不喜欢钱的。而秦老虎一开始对这一次行动的态度就是为了洗白自己,至于下地他根本就没有抱任何的希望,秦始皇陵里面宝贝无数自然是这一行人心中的圣地,但是谁都知道进始皇陵有多么的难,除了里面无尽的机关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分金定穴,秦始皇被称为华夏祖龙,先秦时期的风水术比现在的不知道要精妙晦涩多少,整个骊山皇陵的风水复杂到任何一个风水先生都摇头惋叹的地步。特别是在秦老虎见了这一次领队的那个年轻人之后更是没有任何的信心,心想皇帝老爷这是穷疯了,派这么一个年轻人来倒秦始皇陵?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让秦老虎彻底的震惊,那个他认为资历绝对不够的年轻人话虽然不多,但是每次说话都精准无比,在骊山的深处他指了几个地方让秦老虎指挥官兵们去挖,不出几天便挖到了硬土层,这一层硬土是用在墓顶之上的。
  既然是挖出了墓,之后就是下地,皇陵下面的确是布下了无数精妙的机关,但是真正熟悉这一行的都知道,越是精妙的机关越是不可怕,比如说连弩之类的,他们需要引线的操控,而在地下经历几千年之后这些机关大多坏掉不具备威胁,真正要人命的还是那些简单的譬如流沙阵之类的陷阱,简单粗暴,要么人直接被黄沙掩埋,要么一脚踩空地下布下刀阵直接让人乱刀穿心,这一类的陷阱让人防不胜防。

  秦老虎虽然倒斗儿是个行家,但是进入秦始皇陵之后他所有的经验都显的那么的不够用,按照他的说法在进入秦始皇陵之后要走一段非常长的墓道,这一个狭长的墓道简直就是地狱,稍有不慎就会要命,所以哪怕是秦老虎已经提起了万般的精神,单一个墓道这些官兵们就有了不小的伤亡。
  最让秦老虎想不到的是,在这个墓道尽头之后不是墓室,而是一片汪洋,这是隐藏在地下的汪洋,根本就看不到尽头,在以往的倒斗儿中秦老虎也见过地下暗河,但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用汪洋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按照古老的传说,秦始皇陵里面是一个真正的城池的大小,所以秦老虎就推测这个巨大的地下暗河就是护城河,只要穿过去就能抵达那真正的城池。
  也就是秦老虎的这个想法,让这个队伍有了一场巨大的伤亡,其实这也不能怪秦老虎,他在做这个决定的时候作为领队的齐轩辕是默认的。
  ——他们退出了那个墓道,因为是在深山当中,所以他们就地取材造了木筏,人们坐在木筏之上想要横跨这个地下暗河,最开始的木筏做了五个,每个木筏上面五个人进入暗河之中横穿过去。按照约定如果他们到达了暗河的对面就点火为号。这边的人继续过去。可是这二十五人并没有回来,他们等了三天并没有等到信号,而这几乎就可以代表着这二十几人已经死在了暗河之中。
  这地下的暗河本身就是一片的黑暗,再加上人对水会有一种天生的恐惧,秦老虎也问过领队的齐轩辕,但是这时候的齐轩辕依旧没有给出任何的意见和想法,最后秦老虎把这一次出事的原因归根在了木筏太过简易之上,这些官兵之中不乏有水军或者说是生活在水边之人,他们这一次放弃了那最简单的木筏开始制作船只,虽然不会像真正的航船那样坚固,但是绝对要比木筏要让人有安全感的多。

  这一次的船只,造了三艘,一艘船上载十人再一次出航,因为之前木筏的失事,他们之间的约定这一次进行了更改,三艘船前后航行,一旦出现问题就要示警,可以点火为号,而且为了让这一次的三十人放心,他们配备了整个队伍上都极为稀少的火枪,这一来可以让他们更有对抗未知危险的能力,枪声同样也可以起到示警的作用。
  但是这三艘船只已经没有回来,没有枪声,没有火光,他们好像被这巨大的汪洋给吞没了一般。秦老虎想不明白他们到底是遇到了什么,就算事发紧急的不能点火示警,难道连开枪的时间都没有?在这空旷的地下,说话都有回音,枪声绝对可以传到这边来。
  唯一的解释,那就是他们都是瞬间遇到了危险。
  虽然五十几人对于这一个庞大的队伍来说不算多,但是这五十几人悄无声息的死亡让整个队伍都陷入了恐慌当中,秦老虎这个行内人的威信在队伍中也是急速下降。官兵们不愿意在听的指挥,实际上现在秦老虎自己也没有了主张,不说别的,就这么大的地下暗河就已经超脱了他以往所有的见识。

  他找到了齐轩辕,一来他的确没办法,二来他不想背锅,但是这一次齐轩辕甚至都不见他,在江湖上打磨滚爬许久的秦老虎心道糟了,五十多人离奇的失踪绳不见人死不见尸,齐轩辕是要把所有的锅都砸在自己的头上。
  逃走,那不可能,就算不要佣金他也没办法在官兵的眼皮子底下溜走,而齐轩辕的暧昧态度让秦老虎感觉这个年轻人虽然很强却很奸诈,他不愿意再擅自拿主意,在这个地方任何一个决定都可以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齐轩辕在这要拿决定的时候在帐篷之内闭门不出,那他秦老虎也干脆就磨起了洋工,整日就是睡大觉,要么就和军官们赌钱聊女人,在秦老虎看来这不是他的事儿,他总不能干皇上不急太监急的事儿。
  就在距那木船派出去的第七天,在那汪洋的对面,忽然飘回来了五条木筏还有三条船,最先发现这个的士兵喜出望外以为是那派出去的人回来了赶紧来通报,等秦老虎赶到那岸边的时候那里已经围满了人,但是气氛却是格外的诡异,每个人都默不作声的看着那木筏和木船。

  秦老虎挤进人群,看到为首站着的齐轩辕,然后才看到那每一条木筏之上都坐着人,数量一字不差还是五个。
  他们每个人的动作不尽相同,有的人在站立,有的人划桨,他们似乎保持着最后的一个动作,就那么死去。秦老虎甚至从他们中一些人的脸上还看出了张嘴笑的表情,更别说他们身上会有什么外伤之类的。
  也就是说,在木筏上的这二十几个人,都在一瞬间死去,并且全身僵硬连表情都凝固在了脸上。
  而船上的人也是如此。
  火枪完好无损。
  但是人,就以这样一个奇怪的方式死去。
  “秦先生,你经验丰富,可曾见过这样的死法?”齐轩辕问秦老虎道。
  秦老虎吞了口口水道:“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老大,这活儿我干不了了。”
  这时候,那些死去士兵的战友们想上船上木筏把他们的尸体给拿下来,虽然他们也同样害怕,但是看着自己的战友以这样一个方式死去也想给他们一个入土为安。
  就在他们要上木筏上船的时候,齐轩辕制止了他们道:“别碰。”
  但是已经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