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境异次元》
第15节

作者: 大恶无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呆呆的站在那里,我这一走,家里好像就要发生天大的事情,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的脑袋直发蒙。
  爷爷看到我的样子,手一挥说:“事不宜迟,快快去吧!”就把我推出门外,喊了一生“叫福安来”。
  日期:2017-01-29 15:59:00
  随即,房门被爷爷关的严严实实。
  我叫完福安后,还是愣愣的站在爷爷门前,好像在等待这什么一样。
  心想,这一切的一切即像是预谋好的,又像是仓促间的决定,我百思不得其解,但有一条是肯定的,这伙军队来盗掘东皇陵,不光是皇陵有灾,就连我家也是如临大敌。
  不一会,福安就面色凝重,急匆匆的从爷爷房间出来,小跑着着去了账房,不一会又从账房又小跑了出来。

  日期:2017-01-29 16:11:00
  福安看到我还傻站在院子里,和我说了句:“少爷,怎么还站在那里,快去收拾东西呀,我这就去套马车咱们马上就走,这是老老爷让我去账房给你支的,拿好。”
  说着塞给我一包沉甸甸的银元后,就直奔马棚方向而去。我一看怎么这么多银元,这是让我去玄机道长那里等几天还是等几年?虽然我那时候年级尚青,但也感觉到了事情比表面上更加糟糕。
  可我深知爷爷的脾气,他老人家这么做就一定有他的道理,通过我从小到大和爷爷接触的经验,潜意识里感觉到爷爷这么做不会错的,并且要马上按照他的意思去做,刻不容缓了。
  于是我跟福安说:“安伯,你去跟套车吧,我去父母跟道个别再走。“
  日期:2017-01-29 16:27:00
  福安对我说:“不用了,少爷,你外公生病了,昨天夫人和红玉小姐被福禄送去你外公家,照料你外公去了,你父亲一大早也外出办事去了。”
  我冲着福安“哦”了一声让他安心去套车,就急忙回房间收拾东西去了。
  坐着福安驾驶的马车走在路上,我一直在想着家里的问题,想让爷爷不去尽职守皇陵已经是不可能了,但爷爷怎么去保护偌大一个东皇陵呢?怎么去和虎狼一般的军队去斗呢?明争?暗斗?貌似都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据说那个慈禧老妖婆的陵寝都是以爷爷为主设计的,想一想这些,就气不打一处来。现在爷爷还要为那些鞑子皇帝的陵墓,拼了性命的架势,感觉这么做真是不值。
  日期:2017-01-29 16:33:00

  我现在倒觉得皇帝为了死后的一己私欲建造大型陵墓,有的一建就是几十年,是多么的劳民伤财、祸害了多少穷人才建起来的,这些破坟早被人掘了才解气。
  想得烦了,我就看一会福安驾车,福安这个人是我家可以说最为忠心的老家丁了,接近五十岁的脸上饱含着着沧桑。
  在疾奔了大概快到半夜了的时候,估计这个速度走下去,天亮之前就能到从我们镇过去北平的必经之地--平安镇了,我还考虑路过时用不用去赵镇长家打个招呼,心想着见一见赵小姐也是好的。
  我坐得累了,就将那包银元当做枕头枕着,想要睡一会。由于我从平安镇回到家中没怎么耽搁,就匆匆的离开了,那五帝刃原来一直别在我的后腰。这一倒下,觉得很咯得慌,就抽出来扔在了一边。

  日期:2017-01-29 16:57:00
  ‘人皮画卷’包着《连山易》则被我严严实实得揣在了怀中,这样才能睡得踏实。因为爷爷说过,要我想对待自己的生命一样对待这两件传家宝!
  迷迷糊糊地中,我看见有亮光隐约出现在远方,那亮光忽忽悠悠在急速接近我们,越来越多。
  这时福安喊了一声,吁~~~,随即收紧了手里的缰绳。

  待马停下,转过头对我说:“少爷,前面好像是一排汽车,咱们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人,你看这路边正好有一片树林,咱们还是进去躲一躲吧。
  日期:2017-01-29 17:19:00
  福安是老江湖,眼前的情况他的话没错,我应了一声后,福安就迅速的把马车赶进了路边林子里边。
  一进这树林我头皮就有些发麻,这林子里都是排列整齐的坟墓,怪不得我怎么觉得这片林阴森森怪怪的,里面又是这么出奇的寂静,感情我又进了阴风林!
  昨晚才救着赵小姐从这里死里逃生,妈的!今天又他妈误打误撞得回来了,看着里面一座座排列整齐的石头坟墓,心里便开始阵阵发毛!
  说不定这些石头坟墓里哪座下面就藏着地下墓葬的出口,下面可是一群群的‘护陵尸兵’呀! 一股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

  日期:2017-01-29 17:25:00
  进来后,福安也认出了这里是阴风林,我俩一是不敢大半夜的向阴风林的深处而去,二是也想看看那些亮光是不是车队,到底什么情况,我俩拴好马车后,就往回走了一点,躲在林边的一颗大树后观察。
  不一会那串亮光就离我们很近了,前面是两辆轿车,后面是三十来辆大卡车,大卡车里站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
  这架势!这排场!不用想,前面那轿车里坐着的一定是都是不小的军官。
  人要一事不顺就会事事不顺,就在这节骨眼上,前面的轿车嘎吱一声停了,后面的大卡车也都跟着停了下来。
  日期:2017-01-29 17:57:00

  这是什么情况?我们隐藏的好好的,怎么会发现我们呢?
  在我正纳闷的时候,前面的轿车里司机下来了,紧跟着后面的第一辆卡车上,也迅速跳下三十几个人,迅速围拢住了前面的两辆轿车,并环顾四周作警戒状。
  司机趴在车底看了看后,对车里的人汇报说:“报告师座,车胎压到了一个尖锐的石头,属于正常爆胎,不是人为下的路障。”
  这时,前面轿车上下来一个人,操着河南口音大骂道“他奶奶的,你他娘的怎么开的车!师座的事越着急,你他娘的就越给老子耽误事是不是?”
  日期:2017-01-29 18:04:00
  只听那司机边作揖边唯唯诺诺的说着:“副官,对不起对不起,车胎突然没气了,我这就马上换,一会就好,一会就好……。”

  然后,那司机挑了几个从后面卡车上跳下来是士兵,一起更换轮胎。
  听到这些,我和福安心里长舒了一口气,原来不是发现了我们,现在只盼着他们赶紧换完轮胎走人。
  那个河南口音的副官还是在那里骂骂咧咧的。
  日期:2017-01-29 18:28:00
  这时,前面轿车里又下来一个长官模样的人,一挥手,示意罢了。一边把骂人的那个军官带到我和福安藏身的这侧路边,坐在石头上一边抽烟,一边闲聊着,等待司机更换轮胎。
  他俩的聊天声音虽然不大,但由于夜晚十分安静,我和福安趴在树林下的草丛里,依然能听的真真切切。

  后下车的那位长官,操着山东口音轻声说道:“老弟,先遣队到了没有,解决了马福田没有?”
  河南口音回应说:“师座,按行程,先遣部队应该中午就到了,马福田那几头烂蒜,敢和师座抢生意,我打包票,一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