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64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小小想了想,说:“我之前还真没注意,想了想,他们的交流还真不算多,感觉就是认识而已。”
  我说:“你跟你那个朋友一定不怎么样吧。”
  马小小说:“还真是不怎么样,就是点头之交,当时他们一起来我还挺诧异的,没什么交情也来,还带着人来,不过怎么都是玩,也没多问,这个人一般带二三十元的烟,比较冷门,不过也算不错,中上等水平,他抽的少,散的多,不算吝啬的一个人,虽然话有点少,也没人烦他,最重要的是玩牌,他输的时候多一些,但也没输多少,大家还挺爱跟他玩的。”
  我想了想,说:“我觉得你们都被他骗了。”
  这个人运用了人的错觉。让马小小误以为他是朋友的朋友,这很高明,一定要很了解马小小的社会关系,打入马小小的圈子,接近陆俊晤,我敢打赌,这个人一定监控着陆俊晤,知道陆俊晤最近干了什么,发现陆俊晤玩牌,这个人也加入牌局之中,建立了与陆俊晤的联系。
  马小小说:“怎么了?”
  我说:“我看了录像,我发现玩牌的时候,这个人看的虽然是自己的牌,但是心思去没在牌上面,他在听你们的对话,考虑怎么做不让你们察觉他有点怪,我想他大概只用了百分之五十的精力玩牌,就算这样。他还是比你们高明,他控制自己不要赢太多,也不要输太多。”
  马小小不相信,说:“他真的这么厉害?”
  我说:“你不信可以看看他的牌,有的时候牌还不错,出的很一般,有的时候牌面不强,可是算计算计,便赢了。就算站在他后边也看不出来,要看他很多局才能发现。”
  马小小说:“那董哥就是他了被。”

  我说:“差不多了,今天晚上你们还打吗?要是打,他来了,给我发个短信。”
  马小小说好。
  这个人肯定有问题,不过我很纳闷,他散烟感觉不到异常,拿烟的时候一点犹豫都没有,不管对谁,都是一样的。
  夜幕降临,我在男生宿舍楼下,点了一根烟,缓缓的抽着,白子惠那边我早早的便把她送回去了,方便今晚的行动。
  手机有一条短信,我没点开,马小小发来的,三个字,人来了。
  这人的体貌特征我已知晓,我不愿打草惊蛇,所以在楼下守株待兔。
  叮嘱了陆俊晤让他不抽烟,玩一会就走。
  一是把人引来。
  二是如果那个人的目标是陆俊晤的话,他极有可能在陆俊晤离开后离开,这样,我便有了机会,抓住这个人的机会。
  我不慌不忙,狙击手等一个目标,等待几个小时都可以,我也可以做到,一边抽着烟一边看走来走去的人。
  有不少女生从男生寝室面前经过,小小的欣赏了一下,平均而论,质量一般,确实有不错的,但大部分都很平常。
  普通人社交圈子中有几名美女已经是了不得的事情了,我不由的感叹自己运气好到爆炸。不仅跟我有瓜葛的女人姿色无双,生活中遇到很多美女。

  抽完了三根烟,陆俊晤出来了,他对我眨了眨眼睛,示意。
  我又从烟盒里抽出一根,在黑暗之中点着了火,陆俊晤越走越远,脚步声渐渐变轻,一个人快步从我面前经过。烟丝突然明亮那一刻,我看到了那人的脸,就是他。
  我吐出烟雾,往前走了一步,正好到了那人的身后,我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兄弟,去哪啊!”
  那人回头,看我。

  三秒钟,对视。
  他突然转身,拔腿就跑。
  速度是真快,我也不慢,不过他先跑我后跑,差了两步,跑出去大概二十多米,我觉得不妥,追踪我还没怕过谁,只不过夜晚不确定性因素太多。
  天黑不是问题,路多也不是问题,学生多是问题,阻碍太多。
  跑着跑着,我停下了脚步,从旁边路过的男生手中抢过来一个篮球,说了一句,“借你球一用。”

  那男生完全没想到遇到这事,一下子愣在原地。
  我没有瞄准,天这么黑。瞄准也看不清,我就凭借着感觉,用力一甩,走你!
  球飞了出去,还在半空中,我便知道必中。
  我拔腿就跑,刚跑两步,已经跑出去十多米的那人被球击中脑部,瞬间摔倒。他跑的很快,这个时候重心是不稳的。
  一球,致命。
  我加速,后面传来男生的声音,“我的球,我的球。”
  跑了过去,那人也爬了起来,刚想起来,我一脚踹了过去,又把他踹倒。
  男学生追了过来,抓住我,说:“为什么抢我的球,球不见了。”

  我掏出钱包,抽出一张,递了过去,说:“赔你的球!”
  现在我哪有时间找球去,男生要去找还是能找到的,刚才那球击中脑袋飞入了小树林中。惊扰了不少在黑暗小树林不知道干什么的情侣,没准人家也玩球呢,不过此球非彼球。
  男学生接过,跟我说:“不够!”
  我又掏出来一百,递了过去。
  男学生心说:“卧槽,这傻逼啊!我那球才六十九,我赚了一百三十一,继续,这傻逼还会给。”

  “不够!”
  男学生斩钉截铁的说。
  我笑了笑,说:“小兄弟,做人差不多行了,别太贪心。”
  男学生说:“真不够,我那球是名牌。”
  我说:“六十九的球,是什么名牌的球,你来告诉我。”
  说着,被我踹倒那人坐了起来,说:“你踢我干什么?”

  我说:“你跑干什么?”
  那人说:“你怎么随便踢人呢。”
  我冷笑一声,说:“我就随便踢你了怎么样?”
  那人说:“你能不能讲点道理。”
  我笑了笑,飞出一脚,踹在了这人的肩膀,咣当一声,一把匕首掉了出来,贴身藏着呢,想要趁其不备捅我。
  我转过头,看了看目瞪口呆的男学生,我说:“你还站着干什么?还想要点?”
  男学生连连摇头,说:“不要了,不要了,大哥,要不这钱你也拿回去吧。”
  我笑了笑,说:“滚吧,给你了。”
  男学生急匆匆的走了,走了几步回头看了看,嘴里嘀咕,“神经病啊!”

  我拎起了这个年轻人,二十岁左右,他看着我,眼中毫无惧意,我从他身上搜出来两包烟,中华,都是开了封的。
  一包有东西,一包没东西,应该是这个路数。
  “怎么,抢烟啊!”
  这人笑着说。

  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突然发现这个人跟描述中有些吻合,应该是同一个人吧。
  “我不抢烟,就是想跟你确认一下,你是不是给了一个小男孩五十元钱让他帮你办一件事。”
  日期:2017-03-13 18: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