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83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打开电视,冲了澡,然后倒头就睡,我习惯开着电视睡觉,由于喝了酒,白天开车累,睡得格外死。
  啤酒喝完事就多,睡着后做梦都是找厕所,憋了半天我想还是起床去尿吧。我刚从厕所尿完回来,就听有人使劲的敲门。
  这宾馆房门也没个猫眼,我就在问是谁,只听外面传来小虹的声音,“哥!我害怕!快开门!”
  哎呀,小虹来了,我连忙把浴巾披在身上给她开了门,“都几点了还不睡?”
  小虹小嘴一撅,“你到是睡的和死猪一样,我在那吓得睡不着!”说完就躺在另一张单人床上。

  我一看小虹这样不管不顾的来我房间,弄得我很尴尬,我连忙把衣服穿上,小虹拉过被子来对我说,“快睡吧!别忘了打呼噜啊!”
  打呼噜?啥意思啊?小虹侧身躺下就睡,然后又突然坐起来对我说,“以后去任何地方住店,都要开一间房,我听不到你的呼噜声睡不着!”
  我连忙把电视关了,穿着衣服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不过小虹一会儿就进入梦乡,鼻息间发出轻微的鼾声。
  看着眼前这样一个让任何男人见了都会起反应的美女,我能睡着吗,好不容易快明天了,我才迷迷糊糊睡着了。
  但睡后不久,我就被卫生间那很大水声弄醒了,我转过身一看,透过那半透明的玻璃,我隐约看到小虹那美丽的tongti正在淋浴。
  我叹口气,把被子蒙住头继续睡觉,可想而知一个美女在你身边冲澡,哪个男人也睡不着啊。
  不一会儿,小虹就冲完了,然后她掀起我的被子,“仓哥!都几点了还睡!我饿了,咱吃早餐去!”
  我揉了一下眼睛,“你真是姑奶奶啊!这样折腾我,能睡着吗?今天还得开车呢!”
  小虹“嘎嘎”笑了起来,“你不是号称柳下惠吗?我到要见识一下柳下惠有何等的神功!”

  一提柳下惠我就来气,就想到安萍那时经常叫我“小柳”,这是对我男人尊严的一种蔑视,不过后来通过自己不懈努力,安萍也不再叫了。
  我快速洗完后,就和小虹去街上找早餐,小虹吃饭不挑剔,不像有的女孩子,不吃这个不吃那个,人家不矫情。
  我们吃完饭后,又继续上路了。小虹不断的问我,到高卓那里后,是不是可以把我们的疏导业务再继续下去。
  我对小虹说,到时去了只能先看情况,毕竟城市与城市不一样,人与人的想法也不一样。
  小虹说,南方城市更开放,压力也很大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愿L市是我向往的地方。

  开着车,两边的风景一路走过,心情特别的好。更重要的是吕大安这辆车开起来也舒服,当看到美丽风景时,我就选择一个下路口,与小虹一阵狂拍,然后继续上路。
  当车辆达到140公里的速度时,电话响了起来,我按了免提,听到手里里传来一个声竟,“仓哥,你忙吗?”
  我一听这声音怎么这样耳熟,听这声音应该是臧琳啊,于是我问道,“是臧琳吧!”
  小虹一听是臧琳来电话,当时就不高兴了,她看了我一眼。臧琳继续在电话里与我说话,“仓哥,听说你公司不干了,如果遇到困难,你和我说,我给你打点钱过去。”
  小虹立即说到,“现在路上开车,不方便接听!”然后把我的耳机从耳朵上摘下,“大哥!这可是高速路啊!你还打电话!”
  我笑了笑没吱声,又听小虹在一边自言自语道,“什么人啊?假惺惺的!”我听出小虹说的是臧琳。自从臧琳去了美国后,我们一直没通话,她这次来电话,估计也是听臧婉说的才打来电话。

  人在落迫之时,有人打个电话也很心暖,虽然臧琳离我而去,但想想也对,不是自己的菜,永远都不能随意产生感情。
  我打开汽车里的音乐,一首首缠绵的情歌飘进了耳朵里,小虹听着听着就睡着了。我快速的在路上行驶着,想找一个服务区休息一下,昨晚让小虹把我折腾的,生理与心理都没有休息好。
  好不容易到了一个服务区,我把小虹叫醒,她迷迷糊糊跟我下了车,问我到哪了,我笑着说,“到站了!”
  我们在服务区简单吃口饭,高卓又打电话催我,“哥们,能不能行啊!你是不是带个美女走的慢啊!”

  听高卓这话,我笑了,心想这小子还知道怎么琢磨我与小虹在路上如何玩呢,奶奶的,我可没这闲心去玩,关进两个月,使我对一切都产生了另外看法。
  苏小慧给你打电话,故作惊呀的问我,“雨仓,你怎么把店关了?”我笑着说,“干不下去了,不关干啥!”在我心里,苏小慧是在看我热闹。
  小虹在一旁气得说道,像苏小慧这样的两面人,离远点更好!不过苏小慧那种同情心,让我人听着还是很感动的,还特意对我说,有钱说一声。
  我就寻思,苏小慧没事不打电话,这次打电话不会还有别的事吧,放下电话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我对小虹说,“咱们路上一定要小心了,实在不行,咱们不走高速了!”
  小虹问我为什么不走高速了?我告诉小虹,苏小慧给我打电话,一没说事,二是嘘寒问暖,很不正常,极有可能,袁凯让苏小慧来测我具体位置,估计袁凯派人跟踪我们的人,就在附近。.
  小虹听了大惊失色,“哥!你可别吓我啊!他凭什么跟踪我们啊?”
  我笑了笑安慰小虹不要怕,只要有我在,袁凯再有能力,我也不会让他追到的。说完我把手机卡从手里直接拆下来。也让小虹按我这样做。小虹说手机没卡了,可要与世隔绝了。
  我对小虹说,只有这样袁凯才不会监控到我们的具体位置。我们上路后,并没有走高速,我把车上导航打开,我想有高速路,必定还有别的省级路可以走,只不过就绕了点,但总比在高速路上被袁凯暗算要好。
  看来袁凯不把我弄死,他不会善罢干休,他以为我进看守所就可能出不来了,但谁曾想阴差阳错,公丨安丨部门对鸣翠的死又有了新的疑点,但愿把袁凯查出来。

  走省级路与高速路不同,我需要不停问路,但还好,虽然车多点,偶尔堵车,但方向还是对的。
  我路过一个小镇时,用固定电话给高卓打了电话,告诉他并没有走高速,而是从别的小路往L市赶。
  高卓也不明白怎么回事,他不理解,认为走省级路,那要在路上多耽搁几天。但我没和高卓具体说怎么回事,只是说一路上多看看风景。
  其实走省级路的一个好处真的很多,只要我们路过景点,无论寺庙,还是温泉,我和小虹都去看,当然吃的小吃也多了,最高兴的当然是小虹了,我笑着对小虹说,“可别胖了,没人要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