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230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舒吉塔微微有些担心,心悬了起来。
  张清扬拍了拍她的手说:“放心吧,我们不会伤害你。”
  舒吉塔点点头,也靠在车座上闭上了眼睛。大约过去了一个小时,陈雅的车终于停下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处开阔地,就像世外桃源一般,只不过高高的红墙,以及厚实森严的大铁门阻碍了前方的风景。大门正上方是国辉,下面是几个鎏金大字“xxx军事委员会总参谋部南方疗养二局”。大铁门的下方,是两位荷枪实弹的卫兵,身后的岗亭上写着“卫兵神圣,不可欺犯”。
  舒吉塔身体一抖,缩在陈雅的身边。陈雅扭头看着她,拉住她手说:“别怕。”

  舒吉塔点点头,跟在陈雅的身后向前走去。陈雅对卫兵出示了自己的证件,然后又签了字。卫兵对着对讲机说了几句什么,大铁门旁的小门便打开了,两位解放军战士牵着一条军犬跑步出来对陈雅敬礼,接着便对她的越野车进行了检查,看着军犬在越野车上闻来闻去的。舒吉塔感觉很好玩,呵呵地笑了起来,说:“那条狗好可爱哦……”
  一句话惹来了卫兵的怒目而视,吓得她吐了吐舌头,不敢再吱声。检查完以后,陈雅这才上车,大铁门也缓缓打开。大院内十分的宽敞,一排排的白色二层小楼分外夺目。把车停好,陈雅带着两人来到前排小楼前,接下来又是繁琐的身份证明、检查,七拐八拐,绕了很远的路以后,陈雅才把他们带到一间门前,警卫打开房门,陈雅拉着舒吉塔便走了进来。
  房间内有位六十多岁的老人穿着白色的服装坐在桌前独自下棋。听到响声,老人微微一笑,说:“怎么,到时间了吗,上头终于决定了?”
  舒吉塔怔怔地盯着老人的背影,伸出手指着他大叫一声:“魔鬼!”喊完,就像真的见到了魔鬼一样向外逃。陈雅拉住她,说:“别怕,你放心……他不会伤害你的。”
  舒吉塔躲在他们的身后,双眼通红,眼泪已经流出来了。看得出来,见到老人以后她受到了惊吓,这位老人令她想起了不堪的往事。而那位老人回头看到舒吉塔时也大感意外,他不可思议地盯着陈雅,失声问道:“你们……你们怎么可能抓到这个死丫头!”

  这位老人正是塔叶土司,在金角经营了数十年的军事武装领袖,曾经是金角叱咤风云的人物。然而今天却伦为了阶下囚。
  陈雅抓着舒吉塔的手,缓缓向前,对塔叶土司说:“不是我们抓到了她,而是她自己跑到了我家。”
  舒吉塔这一刻仿佛才明白过来,她呆呆地望着陈雅,问道:“小雅姐,是不是从一开始……你们就知道我在说慌?”
  陈雅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指着面前的塔叶土司说:“舒吉塔,他是你的仇人,在这里你想怎么对他都行,就是不能要他的命。我想你们是不是应该聊聊?”

  说完,陈雅把舒吉塔向前一推,推到塔叶土司的面前。张清扬担心舒吉塔受到伤害,想走上去却被陈雅拦下了。她对张清扬摇摇头,轻声道:“没事!”
  “魔鬼,我要杀了你,我要替我爸爸妈妈报仇!”舒吉塔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像一头母兽一样扑上去,对着塔叶土司猛打了几个耳光,然后又不解气地踢了他几脚。
  塔叶土司的嘴角一直挂着冷笑,并没有还手,只是说:“舒吉塔,我没有想伤害你,我……”
  “魔鬼,你闭嘴!”舒吉塔又是狠狠地打了他几个耳光,直到塔叶土司的脸肿了,嘴角流出了鲜血,她才停止,然后扑到陈雅的怀里,抱着她痛哭。

  陈雅拍了拍她的后背,说:“舒吉塔,事情结束了,这次真的结束了,你自由了,你以后可以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小雅姐姐,大叔……谢谢你们!”舒吉塔又扑进了张清扬的怀抱,搂着他说:“大叔,谢谢你帮我隐瞒了这么久,谢谢你那天救了我,谢谢……”
  “舒吉塔,从现在起你要和过去说再见了。我们是一家人,以后不要伤心了,知道吗?”
  舒吉塔点点头,擦了擦嘴角,望向陈雅说:“小雅姐姐,我……我想杀了他,可以吗?”
  陈雅摇了摇头,很无奈地说:“我也想杀了他,可是领导不让。”
  “舒吉塔,我有话和你说……”塔叶土司擦了擦嘴角的鲜血,露出一丝苦笑。

  “我不想和你说话,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你了,你将会永远在我的心里消失!”舒吉塔狠狠地朝他吐了一口唾沫,转身逃出了小房间,一个人扶着雪白的墙壁嚎啕大哭,这是一次发泄,是她等待了好久的发泄……
  陈雅扭头望向张清扬,说:“清扬,我们回去吧?”
  张清扬点点头,拉着她的手,望向塔叶土司摇头道:“您曾经是我尊敬的一位地区领袖,可是当我知道您对舒吉塔所做的事情以后,我开始觉得您真的很恶心!就凭你对舒吉塔家族的所作所为,你就不适合成为金角的统治者,是你害了自己的前途!”
  塔叶土司笑了笑,坐在床边对张清扬说:“你就是张清扬?刘司令的孙子?”

  张清扬点点头。
  塔叶土司便伸出手,说:“那么看在刘司令的面上,就请你给我一支烟。当年东北军远征缅南时,我的小分队受到过他的领导,他是我心中最伟大的将军!”
  张清扬到是没想到会是这么回事,当年缅南发生战事,我国远征海南的东北军受到上头的调令前去解救被美国殖民的缅南,与当地的正规军以及民兵协同作战。当年,刘司令正是这支部队的主帅。张清扬知道爷爷南征北战了大半辈子,却没想到还和塔叶土司有过交往。他上前扔过去一支烟,然后又亲手为他点燃。
  塔叶土司点了下头,缓缓说道:“当然了,我想刘司令早就忘记我就是当年那个民兵队长喽!几十年了,几十年了!当年远远的望着刘司令的面孔,对我而言都是一种激励!他当年的英勇善战也是我学习的目标!”
  “谢谢,如果有机会,我会把你的话转告给爷爷的。”
  “你不错,刘司令有后啊!”塔叶土司微笑点头,又望向陈雅:“你们是夫妻?你是陈老将军的孙女?”见陈雅点头,他不禁笑道:“真巧啊,历史真是巧合啊,当年的一对老冤家,后来握手言和,更没想到他们的后人会在一起……哈哈……”
  陈雅很明显懒得听他兴致勃勃地讲诉往事,拉着张清扬说:“我们走吧。”
  张清扬暗笑,心说你也不给人家面子了!塔叶土司说道:“慢着,我想知道你们想怎么处理我?把我送回去吗?”
  陈雅摇摇头,说:“我想你会活着,但不会回到金角了,我们不会杀你的。对外也不会宣称关押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