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81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多么希望静心能出现在这里给我作证,但一想到静心与袁凯共谋这事,我就心里不舒服。
  这天我向往常一样去打扫卫生,然后吃饭。突然警官把我叫住,“你叫林雨仓吧?”
  “是的警官!”我立正回答道。
  “你跟我过来,我有事和你说!”这个警官说完带我到屋里去,一进屋,只见还坐着一个丨警丨察。我心想这是要干什么,不会袁凯在这里也安插人,准备把我弄死吧?
  我站在那里,刚才带我来的丨警丨察出去了。那个坐在椅子上的丨警丨察说话了。

  “林雨仓,我是大安的发小,上次我来没看到你,这次我来问问到底是啥情况,咱们长话短说,我怕让人看到不好!”他抽着烟对我说。
  我就把鸣翠怎么死的,又是怎么突然火化的事说了一遍,我说和鸣翠关系,怎么会害她呢,恰恰是鸣翠的儿子袁凯一次次想害她,霸占鸣翠的家产。
  这个丨警丨察听完后,点点头,然后扔给我一条烟,“这是大安让带的,你先抽着吧!我走了!”说完他就出去了。
  把我弄的挺尴尬的,他也没说咋回事就走了。这时刚才带我的丨警丨察进来了,对我说,“这里面不允许抽烟,你要想抽的话,先放我这里,到时想抽找我就行了!”
  我一听他说这话,就明白咋回事了,连忙把烟递给他。
  然后他对我说,“没事了!你可以回去了!”说完我又被带进监舍去了。
  张大鹏连忙过来问我,“林老师,咋回事啊?”

  我笑笑对他说,还是询问那事,真是没完没了的。我没敢告诉张大鹏那个丨警丨察是吕大安的发小,这事很敏感的,别给人家添乱。
  张大鹏告诉我,既然这事没证没据的,让我不停地写申诉信。之前我早已写过,但也没什么动静,只好耐心等待了。
  又过了一个半个月,这天,我坐在那矮炕上与这帮人神聊呢,自从与这五个人熟了后,他们每天就听我讲故事,这都是张大鹏告诉他们的,我想闲着也是闲着,给他们讲也是一种变相的教育过程,反正我讲的都是体现正能量的事。
  这时外面丨警丨察叫我,“林雨仓,出来吧!”

  我一听叫我,心想不会又是再次提审吧,反复审我,就是那些话。
  跟在丨警丨察后面到了走廊头上的狱警室,那个狱警把烟以及我一些常用物品都递给我,“现在你自由了!你点点这些东西少没少,然后签个字!”
  我听了丨警丨察说我自由了,一下就有点懵,怎么这样快就审完了,难道又发现新线索了?
  “谢谢你们!太感谢了!”我一边说着谢谢话,一边签字往外边走。

  走过两道门禁,我才走出这所看守所大门,推开门我突然感觉心里空空的,怎么就让我出来了?也没个说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正想着,突然从后面窜出一个人来,一下把我眼睛捂住,我当时挣扎着喊道,“你是谁啊!”
  “靠!看你在门口东张西望的,还想进去呆啊!”我听出是吕大安的声音,他松开手,笑着对我说,“走吧!车在那停着呢!”
  于是我和吕大安上了车,在车上我问吕大安怎么莫名其妙的出来了?
  吕大安告诉我,丨警丨察没审出我什么东西来,就撤销了对我的拘留。
  “难道他们又发现新证据了?”我问吕大安。
  “靠!我哪知道啊!要不你再去问问他们啊!”吕大安调侃我。
  回到店里,并没有见到客人。小虹见我过来了,连忙高兴的对我说,“仓哥!你可回来了,都把我想死了!”
  我连忙拍了拍小虹的肩膀,“哥也想你了!”

  吕大安很熟练的泡着茶水,他对说,自从我进去后,他就不断的找人问到底什么情况,但一直没有得到具体的消息,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很知己的发小,才打听到我被怀疑成杀死鸣翠的凶手。
  我叹口气,“一定是袁凯在里面使的坏!”
  吕大安说这也未必是他使坏,就这种案子,只要有一个人举报,就得查。袁凯既然想这样早得到家产,他不可能去举报我,估计是另有一个人。
  吕大安这小子脑袋瓜子也变灵光了,我总以为他就会玩个股票,打个小麻将呢,没想到也挺厉害。
  吕大安说出一句话,让我很吃惊。他说从公丨安丨系统得到消息,鸣翠被害时的宾馆监控只留下我进出的监控,剩余的不知道为什么被人删除了,因此,丨警丨察又展开新的调查,而我并没有证据表明杀鸣翠。
  真是谢天谢地,这到底是谁报的案呢?报这个案的人我既欣慰,又感觉可怕,欣慰的是鸣翠之死终于可以调查了,可怕的是鸣翠已经火化了,基本没有证据能取到了,再报案,我还真就是最大嫌疑人。
  我又问了下店里的情况,吕大安叹口气说,自从我突然进了看守所以后,同行业有人就散布谣言,说我因为疏导工作犯案了,甚至"qiang jian"了一个女客户,因此才被抓了进去。很多客户知道这情况后,基本都不来了,有的预约客户也取消了预约。

  奶奶的,真是人言可畏啊!这帮人为了挣钱,真是什么谣都敢造,还"qiang jian"女客户,真他娘的来气。
  我让吕大安明早放鞭炮,把那些晦气全部驱散掉。吕大安笑着说,“没事的!坏事传千里,现在咱们出来了,就有足够时间向他们证明!”
  “胖子!明天你登报说明一下!到时我在网上也和这帮朋友解释!”我说完掏出烟点着,现在我这次进看守所肯定影响到我的生意,情感疏导工作不像别的生意,老板脱离个一年半载的都没事,而我呢必须天天在店里盯着。
  我隐约感到这个报案人一定与袁凯有关系,他不可能有这样善心能帮鸣翠,最主要的还是坏我的生意。
  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通过这次拘留,我深刻体会到自由是多么的珍贵。但看到公司客流量大幅减少,我感觉又要面临一次危机。
  我对吕大安和小虹说,现在公司已经无法再继续开下去了,不如把店盘出去,让他们再各自找份工作吧。

  吕大安和小虹当即表示反对,他们认为目前的困难只是暂时的,为什么不往下撑呢?但我考虑的却是如果继续往下支撑也没什么事,但袁凯那只无形的手给我压力太大了,我无法逃脱他的魔掌,不如远走他乡,出去走走转转,也顺便打听一下静心的下落。
  吕大安和小虹见怎么劝都劝不住我,就建议我可以出去散散心,特别是吕大安说,“大仓,你去吧!这个店呢,我到时就做为简餐茶吧继续开着,啥时你想回来,咱再干!”
  小虹则对我说,“仓哥,我跟你去!”我没想到小虹竟然想跟我着我去,既让我感动,又让我很矛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