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64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厅长说话的口气是带着尊敬的,只是当季云涛问起季军被抓的事时,厅长用一种模棱两可的口气敷衍道:
  “季部长,季军的案子,我们也正在一层层的调查当中,具体什么情况,我们还真是没彻底查清呢,要不,等到底下人有了回话之后,我再亲自当面向您汇报。”
  季云涛瞧着公丨安丨厅长居然对自己交代的事情,也采用了踢皮球的老办法,气的冲着电话喊道:
  “你们就是这样的工作态度,明明是一件小事,为什么就这么长时间都没调查清楚呢?我的儿子个性,我自己是最清楚的,或许平常脾气稍稍大些,却绝对不会干出什么严重违法乱纪的勾当来,你这个公丨安丨厅长既然在其位,就要谋其政,我儿子居然被平白无故的关进了公丨安丨局,难道你这个公丨安丨厅长就是这样纵容手下胡乱办案的,赶紧把人先给我放出来,要是再出什么意外,别怪我向省委领导汇报此事,真要把此事闹大了,我倒是要看看,到底谁吃不了兜着走。”

  季云涛是真的气大了,否则也不会说出这么绝情的话来,偏偏公丨安丨厅长今天像是吃了定风丹一样,任凭季云涛怎么咆哮,他的态度一直是淡淡的,甚至还透出几分说不出的沉稳来,好像他心里早已预知到今天会被季云涛如此气急败坏的斥责一番。
  省公丨安丨厅的厅长好言好语的陪着不是,但是在关键问题上却始终不松口,这让季云涛相当的恼火,他直截了当的问厅长:
  “你们公丨安丨上到底准不准备放人?”
  公丨安丨厅长解释说:“请季部长不要为难我们,我们也是按照相关法律和规章制度办事,等到该放人的时候,自然会放人。”
  季云涛真是有些气急败坏了,他冲着公丨安丨厅长冰冷的口气道:“你的意思是现在肯定不会放人。”
  “也可以这么理解。”
  “好,行,我一定会把这件事向省委书记汇报。”
  听着季云涛恶狠狠的说话语气,公丨安丨厅长心里明白,这次的事情,只怕自己得罪季部长是肯定的了,可是季部长既然主动要把事情闹到省委书记面前,只怕他了解事情真相后,自然也会了解自己的苦衷。
  季云涛正准备亲自动身去一趟普安市的时候,省委办公室的秘书来了电话通知,下午要召开一次省委常委会议,议题是研究一批干部调整的问题。
  王俊旺新书记上任,头一次开干部调整会议,思来想去,季云涛不敢随便请假不参加,只能又硬着头皮留下来,心里想着等到常委会结束后,再去普安市。
  省委常委会议在省政府大楼的小会议室里准时举行,今天的会议气氛看起来比较轻松,其实在座的常委们各自心里都有自己的一笔账,王俊旺当了新任省委书记,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新官上任的省委书记必定会提拔重用一些所谓的信得过的圈内人,现在有机会坐在这会议室里的常委,下一次不一定还有机会坐在这里参加会议,人人心里都想要表现的对新任省委书记忠心一些,听话一些,以保证自己在领导面前的良好形象。

  官场的定律一贯如此,官大一级压死人,当一把手的说话永远具有最权威的效果,尤其是混到省部级领导干部位置的,个个都是人精,谁的心里都是一肚子的棋局和文章。
  尽管明面上召开常委会是为了研究一批干部调整的问题,可实际上最后还是以王书记的意见为准,这样的会议开起来,速度就比较快,在大家意见高度统一的前提下,会议正式议题很快有了结果。
  会议开到这里,王书记并没有按照惯例先行离开,而是拿着一双虎眼扫视了一圈在座的各位常委后,有的放矢的口气说:
  “在座的各位常委也都是老领导,老干部了,在机关工作了这么多年,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心里都跟明镜似的,偏偏有个别领导干部,在工作上倒也还说得过去,在对待子女亲属的约束方面却很不尽如人意。”
  季云涛听了王书记这话,心里不由微微颤了一下,他敏感的意识到,王书记接下来的一番话很有可能是说给自己听的。
  果然,王书记继续说道:“前一阵子的李天一案件,相信大家从网络上以及各大媒体都看到了不少报道,说起来,不过是个孩子,居然干出各种违法的勾当来,难道责任全都在孩子的身上吗?
  依我看,也不尽然,当然社会环境的因素也是其中之一的原因,可作为父母没有肩负起自己的教育子女责任来,应该也是不容忽视的,咱们江南省一向是以书香大省自居.
  尤其是这省城更加是个文人聚集的地方,如果有哪个高级干部的子女闹出什么不雅的事情来,对于咱们整个江南省的整个机关集体声誉也是一种损害,所以我今天在这里要说这么几句题外话,无论如何,希望在座的各位常委,一定要管好自己的身边人,尤其是在对子女的管教问题上,一定不能马虎。”
  王书记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大半时间是飘向季云涛的方向,搞的季云涛心里的小鼓咚咚敲个不停,他一时有些没转过弯来,心里琢磨着,怎么自己儿子的事情这么快就被好事者传到王书记的耳朵里了?还是省公丨安丨厅的厅长已经把此事向省委书记作了汇报?
  说起来,季云涛也算得上是江南省省委常委中的老资格了,自从上一届的省委书记上台后,就曾经换过几个常委成员,这次新任省委书记上台,又换了几个新常委,由于年龄和小圈子的关系,季云涛在目前的常委领导班子成员中,其实并不算是热门人物,也就仅仅是占了一个老资格三个字罢了。
  季军在普安市被抓的消息传出来后,在座的不少常委都从各自的消息渠道得到了信息,季部长的儿子季军跟省委王俊旺书记的二公子在普安市的某酒店打架,导致了季军被打伤后,又被公丨安丨局抓起来的结果。
  这件事,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了,无非是官大的嘴就大,季军的儿子在旁人面前或许算个人物,可跟王俊旺的儿子比较起来,那自然是稍差一筹了。偏偏所有人都知道的信息,季云涛却是不明白的,所有他刚才听到王书记一番话的时候,心里才会有各种猜测,如果他知道自己儿子这次挑战的对手,居然是王俊旺的儿子,相信他也不会想要冲动的亲自去一趟普安市解决问题。
  王俊旺继续一语双关的口气说:
  “我也不过到江南省上任一个多月,就已经听说居然有在座常委的儿子参与行贿底下的干部,据说行贿金额还不少于百万,这件事很能说明问题,人常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儿子是这副德行,可以想象一下,他的老子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我今天在这里关起门来跟各位交个底,咱们江南省的所有高级干部,从现在开始,都要学会严格自律,否则的话,一旦出了任何问题,可别怪我这个一把手书记没有提前提醒各位,我会绝不手软,更不会包庇。”
  王俊旺说话的口气像是针对所有人的,但是所有人心里都明白,他这番话其实是说给季云涛听的。
  日期:2018-03-02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