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21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首先进入日军视野的是费伯林上尉的6架“复仇者式”鱼雷机。美军飞行员尽管勇敢却经验欠缺,技术欠佳。他们中的很多人刚刚从学校毕业,部分人甚至从未驾机离开过陆地上空。现在让他们在海面上飞行很远距离之后,在敌军战斗机的猛烈阻击下冒着密集的防空炮火对高速移动的水面舰船实施攻击,难度极大。分队长费伯林上尉曾向队员们介绍过鱼雷的攻击战术:如果只遇上敌军一艘航母,分队的6架飞机就一分为二,分别由他自己和奥斯瓦德盖尼尔少尉率领,一部攻击敌舰左舷,另一部则攻其右舷,这样无论敌舰如何规避也免不了撞上鱼雷。如果敌军航母不止一艘,各机就相机选择最适合攻击的目标,时机不成熟绝不投雷。战术布置看似简单,但真正执行起来困难多多。迄今为止,“复仇者式”鱼雷机尚未在实战中赢得过荣誉,这是它们第一次参加真正的战斗。

  头天晚上,飞行员欧内斯特少尉在沿飞机跑道散步时意外捡到了一张面值两美元的钞票。这种钞票在美国发行极少,很多人认为它预示着不祥,但也有少数人认为是大吉大利的征兆。欧内斯特很快就会明白自己属于那极少数的幸运者。7时10分,飞临南云舰队上空的欧内斯特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在海面上行驶的海军舰船,他被那支舰队的恢弘气势惊得目瞪口呆。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之前只在本土的匡塞特靶场投射过一次模型鱼雷。现在,他就要使用真正的鱼雷去攻击世界上最强大的航母舰队了。

  日本人显然已发现了不断逼近的不速之客。“赤城”号随即以战斗速度迎着敌机驶去,尽量避免把两舷暴露给敌人—这是规避鱼雷攻击的最佳方法。“飞龙”号全力启动以34节的作战速度快速航行,之后转向左舷,以使右舷的所有防空火炮都能进入攻击状态。“利根”、“筑摩”、“长良”号巡洋舰以及护航驱逐舰纷纷开火,天空绽放出一朵朵象征死亡的黑色蘑菇云。
  费伯林和欧内斯特很快发现,那些日军航空兵就像传说中的那样凶狠彪悍,它们像恶狼一样猛扑上来。为防止液压装置失灵导致无法投雷,美军鱼雷机提前把弹舱门全部打开,导致本就不快的速度再次降低。对零式战斗机来说,这些飞机跟射击训练的靶子无异。众多日军战斗机机蜂拥而上,它们的过度反应在所难免,这毕竟是美国人的攻击机第一次出现在视野之中。日本人并不知道前方飞来的是一群菜鸟。

  由于冲上去的日机太多,反而妨碍了彼此之间的协同。尽管如此,面对性能卓越的日军战斗机,美军鱼雷机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依靠低空飞行来勉强维持队形。欧内斯特的机枪手曼宁用机枪进行了几次扫射。几秒钟后,机腹射手兼报务员费里尔发现枪声忽然停了,回头看到曼宁已扑倒在机枪上,年轻的生命已经离他而去。
  仅仅18岁的费里尔似乎一下子成熟了许多—死亡距离自己原来竟然如此之近。飞机的液压系统很快被打烂,头部和手腕相继中弹的费里尔很快就昏死过去。此时飞机再次中弹,升降舵失灵,脖子被机枪弹击中的欧内斯特几乎丧失了自控能力,只感到一股热乎乎的东西顺着脖子往下淌。他知道已不可能再去攻击敌人的航空母舰了,就朝着左侧的一艘巡洋舰飞去,投下携带的那条鱼雷。随后有2架零式战斗机缠住了他,从不同方位向他猛烈射击。奇怪的是,后来那两架日机竟莫名其妙地飞走了,此时少尉想起了头天晚上捡到的那两块钱。

  投下鱼雷的欧内斯特从敌舰队上空一掠而过。目前日军舰队处在他和中途岛之间,他只能祈求上帝保佑自己能够安全迂回飞回岛上。电器系统失灵,液压系统被击毁,弹舱门关不上,空速计和油压表也全部完蛋。事实上飞机上还能运转的只剩下发动机和他自己了。欧内斯特先朝南飞尔后折向东,幸运的是苏醒过来的费里尔爬回了自己的位置。9时40分,两人全然不顾岛上要之尽快离开的信号强行着陆。飞机在地上打了个转儿,在扬起的尘土中戛然停住。这是分队中唯一回到岛上的飞机,队长费伯林和其他战友均未回来。看看重伤的同伴费里尔,欧内斯特再次想到了那两块钱。

  中国古代有这样一个寓言故事:一名彪形大汉肚子饥饿,就到铺子里买烧饼吃。吃下第一个没饱,然后第二个,第三个…当吃到第七个时肚子圆了。这大汉气鼓鼓地说:“早知道这第七个烧饼能吃饱,还吃前面那六个干吗?!”
  如果将费伯林机队比喻成南云吃下的第一个烧饼,那么由詹姆斯科林斯上尉带领的4架B-26轰炸机正是第二个,尽管这两个烧饼的块头略显小了一点。这是陆军B-26飞机首次使用鱼雷攻击海上目标,对科林斯来说同样意义重大。他的机队和费伯林机队几乎同时抵达战场,最好的战术当然是两支机队对同一艘航母实施协同攻击,但它们不知不觉中将注意力分别对准了两艘航母。费伯林选择的是“飞龙”号,而科林斯则选择了“赤城”号。并不奇怪,两支机队分别隶属于美国陆海军,虽然他们在同一时间抵达战场,却完全属于无意识的碰巧行为。

  科林斯对日军外围的巡洋舰和驱逐舰不屑一顾,率队直逼舰队中央的旗舰“赤城”号。他们低空飞入密集的高射炮火之中,其勇敢精神大大超过了飞行技术。“赤城”号使出浑身解数左避右闪,科林斯在700米高度上投下鱼雷,詹姆斯穆里中尉也在400米高度投雷,可惜两雷无一命中。一架B-26对航母实施了低空扫射,两名日军水兵中弹身亡。这架飞机旋即被零式战斗机击中,冒着黑烟一头载进了大海。

  空中仅仅剩下一架美机。这架中弹的B-26并未试图飞离,而是直接冲向了航母舰桥,明知难逃一死的飞行员赫伯特梅耶斯上尉试图与敌人同归于尽。南云、草鹿和一众参谋瞪大了眼睛看着这架飞机由远及近呼啸而至,他们惊讶于美国人竟然也有这种视死如归的“武士道精神”。躲避显然是来不及了,草鹿下意识地蜷缩起身子。有人惊呼,“要撞到舰桥上了!”但出人预料的是,美军轰炸机在距离舰桥仅仅数米的空中一掠而过,深蓝色机身上的五角星熠熠闪光。飞机掠过“赤城”号径直冲向“飞龙”号,在其左舷骤然下跌坠入海中。

  好险!南云的参谋们禁不住发出脱险后的阵阵欢呼。“心地善良”的草鹿表情肃穆,在心中默默为这个失去生命的美国人祈祷。渊田倚在舰桥旁的一只降落伞上,轻易就识别出这是美国陆军的B-26战机。源田仰着头,眯起眼睛观察着这批B-26机,“他们实施鱼雷攻击的水平实在太臭,这次进攻简直就是一败涂地。”渊田笑着附和了一声,“真逗!”—过一会儿你俩就逗不起来了!
  意外的是,一向幽默的村田却并未说什么得意洋洋的俏皮话。他的面孔异常严峻,两眼死死盯着那架轰炸机坠落处水柱高高升起又跌落下去。这个人像他一样,是个英勇无畏、愿意为国捐躯的鱼雷机驾驶员,村田想起自己将来的归宿很可能和他一样。果不其然,村田战死于四个月后的圣克鲁斯海战。
  9时15分,科林斯和穆里的两架飞机摇摇摆摆地降落在中途岛上,另外两架B-26未能返航。欧内斯特没有报告自己有命中记录,科林斯报告说他的机队有两次命中。相对于科林斯而言日本人显得更加夸张,南云声称在这次战斗**击落敌机19架,山口宣称仅“飞龙”号就击落了9架来犯敌机中的8架,要知道美国人参加攻击的飞机总共才10架。中途岛机队的前两次进攻无果而终,但也绝非一无所获。“赤城”号羽生十一郎三等飞曹的战斗机被一架B-26击落,岩城芳雄一等飞曹的战斗机坠入海中显然是“复仇者式”鱼雷机的功劳。但这些损失对机动舰队的战斗力并无造成太大影响。

  事实表明,美国人抛出的前两个烧饼略显迷你。南云显然胃口颇好,吃下去之后连心慌都没压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