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822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顿了顿,“这么说吧,咱们跟他是两类人。”
  “什么两类人,他难道还成神了不成。”吴凌云压根没有当回事。
  “你要是这么理解,也不无不可。”黄友全道。
  当下吴凌云就愣了。
  沉默一阵子,黄友全缓缓说道,“他岳父是军区大老板,这事你知道吗?”
  “知道,那又怎么样?”吴凌云扯了扯嘴角。
  黄友全又说,“是冯家独女倒追的他,这事你不知道吧?”
  “这……你说冯玉叶那冷公主?”吴凌云吃惊得瞪大了眼睛,脑子转得飞快,“冯玉叶今年……今年三十多岁了吧?不能够吧?”
  “确切地说,三十三岁,具体不知道,她的年龄都是保密的。比李牧大了六岁。当年李牧还是上等兵,作为上尉正连干部,冯玉叶倒追他,你想想。”黄友全沉声说,“老冯家就这一个女儿,你说他们能不精挑细选吗,偏偏的,冯玉叶谁都看不上,就看上了这小子。结果怎么样,飞黄腾达,短短几年就官至中校副团。”

  “那是因为老冯家的关系。”吴凌云心里吃味,但还是忍不住嫉妒那个王八蛋,吃了当年京城的冷公主。
  “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黄友全差点说出下半句:后来我的坟头草一米多高了。
  “结束陆院的培训之后,我回了趟家,找了很多人拐弯抹角的打听这小子的情况。具体情况根本打听不到。你想想,有什么秘密是咱们打听不到的。这说明什么,说明那小子做的事情,保密级别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我整理了一下他的履历,发现了一个问题。”黄友全说。
  “什么问题?”吴凌云问。
  黄友全说,“从他参加三十一军特战旅,当时还是特战大队,军区组织的一次实验性集训之后,他就开始像金子一样闪耀起来,一直走到今天。最关键的是,这个过程里,没有任何老冯家插手过问的任何痕迹!”
  “有没有你知道?”吴凌云问道。

  黄友全缓缓点头,“我做了很多调查,可以肯定。”
  再一次沉默。
  “到底是什么意思?”吴凌云有些烦躁,混乱的思维当中,他很难参透黄友全想要表达的。
  黄友全说,“你别惹他,真的惹不起。”
  “我不信。”

  “你告诉我,你从军为的是什么?不还是为了你们吴家能长久。李牧这种草根,他本来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你惹他,他回过头来搞你,你能安生?和气生财。对他来说就不是了。你就算把他打下去又如何,他本身就是一无所有的人。俗话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黄友全一口气说道。
  吴凌云冷笑,“难不成我吴凌云就怕死了?”
  “你说呢?”黄友全反问。
  吴凌云愣怔住。
  黄友全说,“你能查到他的住院记录的话,就找来看看吧,但基本不可能查到。”
  吴凌云完全沉默了,忽然的有投鼠忌器的感觉。
  但归根结底,这口气,怎么也是下不去的。
  在高技术的加持下,如今的车载火炮射击再不见当年的笨拙和不及时。
  杨青松作为代表之一,代表107团参加轮式105毫米突击炮的比武。当然,代表队就是他所在的车组,202车,而他也是所有参加比武中的唯一的新兵。

  107团里军官士官居多,义务兵全是服役大半年的新兵,且数量稀少得很。正常来说,能够派出士官的前提下,是不会派出新兵的,毕竟士官更加的有经验。
  但这对107团来说,当前的情况,要想在大比武中玩出彩来,就得想些办法。李牧的想法再简单不过,要让人刮目相看,就要提高考核的标准,但是大比武的考核标准是固定的,一视同仁,那么还有什么办法能够达到这个目的呢?
  从自己身上想办法,主动提高对自己的要求——派出新兵参加夺得第一和派出老兵参加夺得第一,意义完全不同。前者更能证明107团的训练水平以及107团的领导干部们的带兵能力。
  因此李牧才在代表队里塞了几个新兵,并且是绝对主力。
  单兵比武主力是刘贵松和阿甲呷呷俩新兵蛋子,轮式105毫米突击炮技能比武的主要角色之一是杨青松。甚至可以说,杨青松是该科目比武中最重要的角色。
  因为他是炮手。

  202车的成败,就是107团的在该科目上的成败。
  105毫米突击炮射击按照射击方式分为两大类,直射和曲射。作为支援火力,107团的09式105突击炮实际上担负的作战任务更多样化。既是伴随支援步兵进行攻坚的直射支援火力,也是能够执行远程炮火支援的曲射火力。
  也就是说,可以当成坦克来使用,也可以当成自行火炮来使用。
  事实上用突击炮来定义它,已经不是很合适了,只是一贯以来的叫法延续下来。
  根据新型陆军部队编制中的轻型快速作战部队的内容释义,09式105毫米突击炮的正确名称应为陆军轻型地面移动火力支援作战系统,是陆军轻型地面模块化作战平台下面的一个类别。
  可以是105毫米线膛炮,也可以是更大口径的155毫米甚至是52倍口径身管的榴弹炮,更可以是搭载多管速射炮的陆军野战近程防空系统。

  角色之间的转换,最长的不超过二十分钟。
  因此,彼此之间使用的装备不一致,也一定程度上增加了202车组的考核难度。他们要在规定的规则之内比武,装备的性能是被主观地限制了的。
  杨青松非常紧张。
  要知道,他接受打炮训练仅仅三个月,在此之前,在此之前,他的角色是装填手。意味着,在接受炮手专业训练的时候,同时也是要进行驾驶员和车长培训的。

  按照普通炮兵部队或者装甲部队的大纲,培养出一名合格的炮长,需要至少半年的时间。当然,炮长即是炮手。随着科技的发展,一名炮长带两三名炮手的组合早几十年就消失了,更多的智能自动化形成的局面就是一辆车的乘员可以减少到三人。
  正在做的研究致力于未来的地面作战车辆无人化,不过可以预见的未来,这个目标还很难实现。
  如果按照团级炮兵部队来计算,整个军区有*旅*团的炮兵(具体数字用星号代替),这股炮兵力量是比绝大多数国家的整个陆军装备数量都要多的。中国陆军的大炮主义思想自师从前苏联建军思想的那天起,就一发不可收拾,并且玩得越来越火越来越顺溜。
  300毫米多管火箭炮作为军级支援火力,在使用了增程弹药的前提下,等同于近程导弹。能打出去三百公里的制导火箭炮,但凡有些军事常识的,都会被惊得瞠目结舌。
  如果使用制导弹药,那么精度会在误差5-10米之间。这个标准,已经是入门级的精确制导弹药了。美国佬引以为傲的多次战争独领风*的战斧巡航导弹,前期的精度差不多也是五米。
  但就成本来说,两者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就是自行车和豪华轿车的区别。
  一个300毫米多管火箭炮营齐射打完备弹,消耗掉的军费也比不上一枚战斧巡航导弹,更不说日常的维护费用。
  日期:2017-03-12 06: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