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80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想既然来了,就什么也不能怕了,如果这几个人上手,我还手肯定要吃亏。实在不行我就喊人,反正到这地步了,只能硬着头皮往上顶了。
  “哎,你姓林吧?”其中一个瘦光头问我,其实到这里面来,都是光头,想长头发都不会让你长。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我看了一眼这个人。

  “哈哈,林老师啊!我是你以前的客户!你不认识我了?”只见这瘦光头笑着对我说。为首那个胖光头不像先前那凶得看我了,对这个小子说,“你认识他?”
  “是啊!当年我和老婆那点事,多亏林老师指点,要不然我非得犯下大错不行!”瘦光头笑着说。
  我还是没能认出这个瘦光头是谁,这两年客户太多了,我根本无法记清都是谁。瘦兴头告诉我,他叫张大鹏,是最早找我做疏导的那一个人,因为老婆有外遇,差点把老婆和"qing ren"给杀了,在我的建议下他才顺利脱下“绿帽子”称号。
  我问张大鹏为啥进来的,他叹口气说,因为开车把人撞了,逃逸进来的。
  现在看来,咱们中国人都是讲感情的人,以前有句俗话:朝中有人好做官,就连看守所里认识熟人也好使,致少免受那些牢头的欺凌。
  最早那的胖光头好像是个头,他问我因为啥事进来了,我就把自己被人冤枉进来的事和他说了。这小子看来好像很仗义,他说道:“那袁凯就是省城一霸,谁都不敢惹,你居然还和他妈这样好,太佩服了!”
  我在看守所呆的难受,天天在想,袁凯设的这个局太厉害了,他派人把鸣翠害死,然后嫁祸于我,NND,我现在真是比窦娥还冤,鸣翠已经火化,根本就没有做尸检,现在袁凯告我,明明就是陷害我。
  我担心吕大安与小虹的安全,但手里没有手机,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吕大安公丨安丨系统有认识的朋友,我想他一定在帮我运作这件事。
  牢里这帮小子,除了撞人逃逸、把人打死、盗窃抢劫的,反正干啥的都有。人如果到了这里才知道自由是多么珍贵。
  张大鹏劝我想开点,既然进来了,就不要多想,只要一口咬定自己没杀人,他们查不到证据会把我放了呢。

  但我想到新闻里那些冤案我就有点后怕,那些人把大好的青春都搭在里面太可惜,我不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吧。
  想到这里心里就烦,但我提醒自己一定要稳住,人在做,天在看,我清白一身,凭什么怕什么,难道天下就没公理了吗?
  身处在一个远离社会的牢房里,我也有思考的时间了,并不像在店里时那样,除了客户就是直播,有时还要思考自己和别人的安危。
  我想象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从小虹接待小胖厨师开始,然后到吕大安和小虹发现了疑似静心的女人,之后苏小慧就找上门来质问我不该让小胖打扰袁凯的生活,所有这些联系起来,这些事之间会不会有一个关节点呢?
  我本来不是一个复杂的人,就是想通过情感疏导给别人带来愉悦,但今生遇到袁凯这样深不可测、凶狠狡诈的人,我不得不让自己的头脑也要复杂起来。
  G市林辉女儿被杀,刚开始时以为是静心,但静心后来又突然出现了,我把公司交给静心回到省城。我脑子在一连串事件思考着。
  突然一件可怕的事情从我大脑中形成,静心会不会之前与袁凯提前设好的这步棋呢?如果是这样,那静心设这个局的目的很明确了,就是与袁凯共同瓜分鸣翠的家产。

  静心早已经通过DNA鉴定知道她不是鸣翠的女儿,因此,她肯定感觉自己通过正常的手段不可能得到鸣翠的家产,于是她极有可能重新依附了袁凯,并与袁凯达成事后平分家产的协议。
  我越想越后怕,越想越觉得这是一个很合理的推断,以静心聪明,她不会不想到自己的应得的那份利益。
  一切都是只是推断猜想,我希望这些不是现实,但现在吕大安和小虹却怀疑在袁凯家里看到的那个女人就是静心,因此,我不得不这样推断下去。
  太可恶了,难道在亲情感情方面,金钱永远都能战胜吗?金钱不是万能的,人可以没钱,但不能没情。如果这次推断正确,那么我作为一个情感疏导师,可真把静心看走眼了。
  我想袁凯与静心的计划得逞后,必定要先把我灭掉,因为我知道的事太多了,他们不可能把我这样的人再留在世上,这次抓我进来,就可能是下黑手的第一步,先用公器来折磨我,最后把我毅力折磨完,他们就好下手了。
  我无奈的笑了笑了,张大鹏小声对我说,“林老师,早点睡吧,还不知道明天他们怎么提审你呢!”
  我想着也对,现在既然到这里了,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该睡就睡,我的力量是渺小的,我无法抗衡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我梦见鸣翠向我走来,她轻轻的走到我面前对我说,“雨仓,想办法为我报仇......”
  我问鸣翠是谁杀了她,鸣翠只是无奈的摇摇头,转身就不见了,我一下就醒了,只看见小窗户里透来的光亮。
  想想鸣翠比我还冤,她都不知道自己被谁杀死的,而且被袁凯快速火化,连一点证据都没有,想到这里,我想我还还怕什么,大不了就死了,但又一想我这样也太委曲自己了,我必须要和袁凯战斗,只要有一口气,我就要把他犯下的罪行揪出来。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又被提审了一次,这次公丨安丨人员依旧重复以前的问题,还是问我鸣翠是我害死的吗?

  我对他们说,鸣翠以前有过一次怪病也报案了,现在G市公丨安丨局还有备案,后来鸣翠又犯了失忆症,只要一生气就容易失忆。
  公丨安丨人员问我鸣翠中的什么毒?是谁下的毒?我笑了,“两位警官,如果我知道鸣翠中什么毒,我知道谁下的毒,今天我还会坐在这里吗?”
  我又他们说,可以和G市涉及鸣翠中毒、保姆被杀、无名女尸的案件合并起来去查,如果只问我,只会浪费时间。
  这两人一看从我这里也得不到什么信息,就又把我送回监舍。
  一进屋张大鹏就告诉我,一个警官找我,估计是外面托了人,让我好好托上关系,免得在这里受罪。
  警官?这人是谁?怎么会找到我?

  我在看守所过了快两个月了,天天数星星盼月亮,他袁凯有多大能耐能用公权力把我害死?除非他给我下毒,我想他能实现,也不可能现在实施,因为我还藏着他很多证据,如果我出去,我会继续向G市公丨安丨把这些证据拿去。
  不过说心里话,我在看守所里,也感觉一双无形的手在抓向我,让我压力很大。但不管怎么样,我的牙咬得紧紧的,就不怕他们能把我怎么样,反正一切证据他们都拿不出来,只是说我去了鸣翠办公室。
  日期:2017-03-19 08: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