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79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送走苏小慧后,我就感觉事情不对劲,本来就是小胖找女友的这点小事,为什么苏小慧这样重视?不对!应该是袁凯很重视,所以袁凯派苏小慧来找我探听消息。
  做完下午预约的客户后,我把吕大安和小虹叫过来,对他们讲了我的疑虑,两个人听了后也感觉不太对劲。
  记得上次我和苏小慧通电话时,苏小慧已经承认是她替袁凯找的保姆,就是因为小胖突然找了去,才引起了袁凯的怀疑。
  吕大安问我,袁凯能怀疑什么?我点上一根烟,在屋里来回走动着,我对他们说道:“袁凯不是怀疑,而是害怕!”
  “害怕?他怕什么呀?”小虹问我。

  “他怕我们发现他的秘密!”我猛吸了一口烟,我感觉从林辉孩子的死、鸣翠的死都发生的那样突然和诡异,虽然静心离家出游并不能引起我的怀疑,但却在袁凯别墅里被发现,这里面究竟是什么事呢?
  吕大安一拍大腿说道:“如果照这样推测,那静心可能就没外出,直接到了袁凯的别墅!”
  我沉思了一会儿,静心不走,去袁凯那里干什么,而且她恨袁凯都想杀了他,怎么还自投罗网呢?
  小虹突然说:“不会是静心的化身吧?”
  难道这是别人乔装改扮成的静心?我越想越感觉这里面的事太离谱了,已经超出了我们普通人大脑思考的范围。如果真是有静心的化身,那袁凯设的这个局可真够大的。
  “现在我们还是不要轻易相信那个女人就是静心了,静心已经出游修行去了!估计是看花眼了!”我把烟掐灭,我想袁凯能有这般本事,我真是小瞧他了。现在我们三个人还是统一思想,不要再猜测那个女人到底是谁了?因为离得太远,看走眼的可能也存在。
  吕大安笑着说,“大仓,我们当时也只是看了个侧面,但很像,不过你这一说吧,还真不好确定是不是静心!所以我们让你分析一下也好!”
  “靠!太伤脑细胞了!睡觉去!以后咱们不管人家的事了!与咱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我刚说完,就听有人敲门声,小虹连忙跑去开门。

  只见进来的声音很大,“谁叫林雨仓?我们是公丨安丨局的!”
  我一听公丨安丨局的人来找我,会不会G市的案件有眉目了,于是我就出来笑着进来的两名丨警丨察打招呼,“警官好!请坐下喝茶!”
  我刚说完,只见其中一名丨警丨察对我出示了一个逮捕证,“林雨仓,有人告你杀死了鸣翠!现在你已经被逮捕了!请跟我们走!”
  我一下就愣住了,这到底怎么回事。两名丨警丨察上去就把手拷拷在我手上。吕大安与小虹也惊呆了,突如其来的丨警丨察,怎么回事。

  “丨警丨察同志,林雨仓到底怎么回事?”吕大安上前与他们理论。两个丨警丨察并没有理会吕大安,而是带我直接往门口走去。
  “请你们出示丨警丨察证!”小虹立刻拦住两名丨警丨察,其中一个丨警丨察不耐烦的从兜里掏出丨警丨察证向小虹一亮,说道:“请不要妨碍我们公务!”
  说完我就被他们带着上了停在门口的一辆警车,我回头看了一眼,吕大安和小虹站在店门口很茫然的看着我。
  警车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时间,我从车窗外能看到,这已经是郊区了。
  “快下车!”随着一声喊,我被两名丨警丨察架着下了车,随后我就被带进看守所。对于这个看守所我不太陌生,最早时被袁凯弄进来一次。
  我进去后,随即进入监舍,登记后我被推进了一个小屋里。只见这所小屋不大,从走廊里的灯光看去,里面的大炕上躺了五个人,我一看根本就没我的地方,于是就找了靠近墙的地方坐了下来。
  我坐在监舍里,通过门的小窗望着外面,我在想这刚刚发生的一切,就像电影情节一样,太快了,容不得我去思考。
  丨警丨察居然说是我杀死了鸣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鸣翠尸体不是已经火化了吗?怎么可能是我杀的?一定是袁凯告的我。
  我正想着,突然被人踢了一脚,“新来的吧!去给我把尿壶拿来!”我通过小窗的亮光看到一个光头坐起来冲我喊道。
  “在哪呢?”我问这个光头。
  “你NND!在哪?你瞎子啊!”说完就照我头打了一下,我哎哟一声大叫!这时门外有人开门,“林雨仓!出来一下!”

  我随后被丨警丨察从牢房里带了出来,跟前他们沿着这长长走廊往前走,一边是窗户,另一边是一个个监舍。我不知道他们将要带我到哪去。
  走到走廊的尽头,我被带到一小屋里,然后丨警丨察让我坐在一个铁椅子上,然后锁死后就离开了。我抬头一看,只见前面铁拦杆后面还坐着两个丨警丨察。
  “你叫什么名?”一个丨警丨察开始问道。
  “我叫林雨仓!”我心想都把我带来了,还问我叫什么名,真**麻烦。随后丨警丨察又询问了我的家庭住址,以及年龄、民族、身份证号码以及工作等情况,随后向我出示了笔录告知我,并严重警告我,如果说假话,做伪证就将面临罪加一等的惩罚。
  丨警丨察开始问我关于鸣翠的事情了,他们问我当天晚上为什么去了鸣翠宾馆所在房间?我告诉他们去鸣翠那里,只是她让我过去商量袁凯公司还账的事,晚上十点左右我就离开宾馆了。
  但丨警丨察一口咬定,当天晚上是我把鸣翠杀死在房间里。我立即大喊冤枉!但丨警丨察说除了我晚上去过,再没有第二人进去过。
  但我向丨警丨察说,第二天早晨袁凯过去了,为什么不问问他呢?丨警丨察认为我没说实话,从鸣翠的死亡时间上看,她死的时间是十点钟。
  我要求丨警丨察出示一下鸣翠的尸检报告,丨警丨察看我好像挺懂的,立即不耐烦的说道,“你看了也没有,在房间发现了你大量的证据!”随后他们向我出示了鞋印、指纹等物证,并说没人能证明我在房间做的事情。
  我则向丨警丨察一再表明,我确实没有杀死鸣翠,如果不信可以尸检确认。但尸体早让袁凯火化了。无论我怎么解释,我都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审讯到了后半夜,我已经困得不行了,他们还依然在问我。
  就这样耗费了一夜,他们也没问出什么来。我对丨警丨察说,鸣翠当时快速火化就是一个疑点为什么当时不去查,现在来查?

  但丨警丨察说条件不成熟,现在他们经过了现场勘查,把嫌疑人定在我身上了。审讯无果后,我又被带进监舍,一进去后,只见以昨晚那个光头为首的五个人,坐在那里凶狠的看着我。
  我心想坏了,之前听吕大安说过,牢头狱霸的事,看来我要遭殃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