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821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一愣,顿时苦笑着说,“首长,我妻子就是咱们第三旅的心理辅导员。”
  余明就愣了,想了一下,自顾笑了,道,“对,我倒是忘了这茬。嗯,那我就放心多了。”
  李牧不知道怎么往下接话,这是暗示自己心理有问题的意思啊!他当然知道,战场上待的时间长的,杀的人多的,下来之后都是要接受一段时间的思想教育和心理辅导,以前没这个条件,现在条件可就好很多了。
  只是,这一方面李牧不同于常人,正如徐岩给他的评价——你天生就是一名军人。
  冯玉叶根本从来没有给他做过什么心理辅导,那是因为冯玉叶根本不认为李牧有什么心理问题,相反,他心理强大得让很多人都汗颜。

  “这件事情,到我这里为止。”余明磕了磕烟灰,正色道,“你好好反省反省,以后不要再动不动就去掏枪。”
  李牧连忙站起来,道,“首长,请您放心!”
  望着李牧,余明却是忽然觉得,也许自己这番语重心长白费了,这小子该掏枪的时候,还是会毫不犹豫地掏。毕竟,尽管作为军区参谋长,余明也没有那个权限去收回李牧的配枪和他携带实弹的特权。
  战情部搞的那些事情,没有他这个参谋长同意根本不可能进行得了,战情部本来就是属于司令部的二级部,正正的是他这个参谋长正管的部门。但因为战术军刀突击队比较特殊,无关人员一律不得过问。
  因此就形成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作为军区机关二级部部长,战情部詹部长知道的比顶头上级余明参谋长的要多,并且在战术军刀突击队上面,他的权限是最大的。
  更何况,李牧那个尴尬又特殊的历史形成的身份——编制在军区档案在总部,也是一层复杂的关系。
  所以,当时吴凌云一说李牧开枪了,余明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事情如果闹上去,至少要牵扯到总部和军区好几位主要领导。没有领导们的批准,李牧根本不可能被允许随身携带实弹。
  当然,随身携带实弹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而且确确实实的,作为处理一些突发事件的第一部队,李牧随时有可能被一道急令叫走,说是争分夺秒也是毫不为过的。
  出了办公室门,李牧就把严参谋拉过去了,笑呵呵地把他的配枪取出来,道,“李副团长,你看看,这个标准行不行,如果行,以后每天我都按照这个标准来,保证保养良好的还给你。”
  李牧认真看了一遍,不禁点头,“嗯,比我擦的都要干净。严大秘,辛苦了。”
  机要参谋就是机要秘书,首长跟前关系最密切也是最信任的人。让严参谋这么伺候自己的配枪,李牧心里也是有些过意不去。当然他也看出来严参谋有意亲近自己的意思。
  李牧想了想,低声问道,“吴凌云的情况,你知道吗?”
  一听之下,严参谋心里就暗喜,李牧问他吴凌云的情况,说明两人的关系进了一大步。当即压了压声音,说,“来头很大,国名警卫队的原大老板好像是他的什么叔伯。”

  李牧的眉头就猛跳起来,一个名字马上就跑了进来,恍然,道,“原来如此。难怪心气这么高。”
  轻轻咳嗽了一下,严参谋的声音更低了,道,“老李,你还是要小心一点。吴这个人心眼儿小,记仇。”
  一声老李把彼此的关系拉得更近了,而一句简简单单的话,就给出了最关键的信息。严参谋可谓用心良苦。
  李牧缓缓点头,“嗯,多谢了,老严。”
  严参谋呵呵笑。
  对他来说,任何杀了二百多号敌人的人,不管是军官还是士兵,都值得他巴结。
  在一个相对固定的圈子里生活久了,通常会形成思维惯性——我最叼,起码相对叼。

  背靠着一颗大树,吴凌云的人生轨迹和绝大多数选择从军的军中子弟别无二致。从小在军队大院里长大,接触到的都是与军队有关的人和事以及人们的表情和说话的方式。
  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工作,打生下来的那天开始这条路就在长辈们的笔墨下规划好,然后按部就班地往前走。长辈们护着,稍稍努点力,三十岁当团长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情。
  三十五岁的吴凌云,借着摩步旅改特战旅的东风,成为了最年轻的旅长,甚至比刘全峰都是要年龄两岁的。
  意气风发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不怎么看得上同级别甚至更高一些级别的同僚,也是可以理解的。

  按照他的正常路数,四十岁成为正师级领导干部是题中之义的事情。这个速度,和李牧相比也是差不了太多。
  并且,他也不是完全的靠背景上来的指挥军官,其本人是有些能力的,只是性格上的好坏,就见仁见智了。
  得到消息之后,黄友全过来看他,在他的帐篷里两人抽烟说话。
  以前都是一个大院的子弟,黄友全家里没吴凌云那么高格,但如今也是某师的一名主力团长。

  “他真的开枪了?”黄友全问。
  吴凌云没好气地说,“那还有假。”
  笑了笑,黄友全说,“我相信他做得出来,只是不太敢相信。那小子胆子也够大的,大比武期间敢开枪。”
  “自寻死路。”吴凌云的气顶着心口难受,爆豆般的说话,“惹毛了老子真的给他捅到上面去!”

  黄友全连忙劝道,“老吴,冷静,冷静。”
  “我很冷静。”吴凌云深深抽了一口烟,“这个面子,怎么都是要找回来的。不找回来,这以后就算是废了。”
  他还算看得比较清晰,这事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全军。以后不管是十二军特战旅还是他吴凌云本人,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势可言了。要重新建立起一支部队的势,难度等同于将一支战败的士气低落的部队的信心给重振起来。
  黄友全看着吴凌云,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了,他能猜得出吴凌云要干什么,于是说道,“余明参谋长既然已经不打算就这件事情追究下去,你还是算了吧。余明脸上不好看,以后你也难受。”
  “他算个什么东西!”吴凌云冷冷说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余明几年前还是个小旅长,这个参谋长能不能坐稳还两说!”
  黄友全吓得下意识地往帐篷外面看,压着声音说,“你小点声,找不自在啊。什么小旅长。七年前他就是很有资格的旅长了,留法那批人里,他的势头是最强的。刚接任参谋长的权柄,我说你最好还是给他一个面子。”
  吴凌云瞪着眼睛,道,“你知道不知道李牧那狗-娘-养-的第二枪打在了我的兵脚下?差十公分就打到人了!”
  谁想到,黄友全居然摊了摊手,说,“不是还差十公分嘛。”

  跟不认识地盯着黄友全,吴凌云不可思议地说,“老黄,你没事吧,你发烧烧傻-逼了?”
  摆了摆手,黄友全说,“我很正常。你不了解他。当年在陆院,我和他同期。他是什么人我比你清楚。”
  “长他人志气的事情,你可是从来不做。”吴凌云冷声说。
  黄友全略微苦笑,微微摇头,“很明显,你应该了解我的。实话跟你说,当年我也和他交过几次手。”
  日期:2017-03-11 18: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