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瞎子——从“青梅竹马两无猜”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BL]》
第28节

作者: 第33只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脑袋低下去的时候,眼泪突然就流出来了。
  日期:2017-03-06 22:07:11

  志平妈听见屋外的动静,爆出一声凄厉的哭喊。“志平,我的儿……”说话间,从里屋踉踉跄跄地出来了。志平妈的两条腿几乎跪在了地上,瘦小的身体看上去突然变得沉重起来,马志平的两个叔伯婶子都搀不住。
  “志平啊,你爸不管咱娘俩了……”志平妈抓过马志平,紧紧地抱住。马志平觉得呼吸有些苦难,有一瞬间他以为,他很可能就这样窒息而死了。他叫了一声妈,觉得嗓子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再也说不出话来。
  志平妈一直在哭,她的眼泪落在马志平的脖子里,有些凉。很快,志平妈的目光挪向了里首的棺材,弃了马志平奔向棺材。她把棺材板拍得山响,似乎这样就能让志平爸醒过来。
  “你这个没良心的,你不是说要陪我一辈子吗,怎么走的时候一句话也不说啊……你一句话也没说啊……”
  马志平呆呆地看着,只觉得所有的一切都像是一场梦。

  日期:2017-03-07 21:32:58
  055
  之后的两天,马志平浑浑噩噩。
  他低着头,看着各式各样的鞋子在眼皮子底下穿梭。事实上,他很想哭,可不知道为什么又哭不出来,而且越是到婶娘们交代的需要哭的关头,越是哭不上来。于是,他只好把腰弯得更低,就像鸵鸟一样,把脑袋深深地埋起来。
  他跪在灵堂前,一边偷偷地揉动发酸的脚脖子,一边偷偷地望着父亲的遗体。他曾远远地见过类似的场景,每次都觉得十分可怖,就仿佛里面的人随时都会从棺材里蹦出来。但此时,马志平一点也不害怕,甚至会觉得有一丝柔情。
  他在心里暗暗地与父亲对话:“爸,他们要把你埋在又湿又冷的地底下,我不想你这样,可是我又没办法。所以,我们约定一下,你就变成天上最亮的那颗星星,只要我抬头,就能看见你。”他等着父亲的回答,可是只听到夜风的声音。
  想到这些的时候,马志平抬头望了眼夜空,他的头顶上正好有一颗星星在闪闪发光。马志平的心突然间变得很踏实,很平静,没有悲伤,也没有难过。他在心底喃喃地说着:“爸,你就住在天上对吧,你现在正看着我呢吧。”
  日期:2017-03-07 21:55:44
  马志平就像一个木偶,被一根无形的绳子牵着来回地摆动。婶娘们让他磕头,他就磕头,让他上香,他就上香,就像他身上被提前设定好了程序,只要命令一经发出,立即就能执行。等丧事办完了,拴在他身上的那根绳子才终于有了松动。

  家里清静了,没有了各种各样的鞋子,也没有了各种各样的声音和命令。母子俩相顾无言,看着看着眼泪就掉下来了。志平妈一把搂过马志平,什么也不说。马志平也搂住母亲,两眼泪汪汪。志平爸的突然离世将这母子的关系反倒拉近了。
  遵照母亲的意思,马志平把家里所有带有父亲痕迹的东西都找了出来,打成包扔到了垃圾坑里,仿佛那都是些不好的东西。一夜之间,他突然就跟死去的父亲势不两立了,至于前天晚上在心底偷偷说的那些话,似乎都只是骗人的而已。
  不管怎样,丧事办完了,马志平要回校准备参加高考了。就在他回校的前一天晚上,苏青从县城里匆匆赶回来了。
  日期:2017-03-08 21:37:03

  苏青没回家,直接到了马志平家。开门的是志平妈,苏青叫了一声婶儿,还没开口再说,志平妈的眼泪就下来了。她把苏青让进屋里,苏青劝了她两句。马志平这才把苏青引到了自己屋子里。
  两个人坐在床上,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终于,苏青按捺不住了,他慢慢地伸出手去,摸索着抓住了马志平的手,发觉马志平的手又凉又湿,心疼地说:“志平,马叔的事儿,你也别太难过了。”
  马志平的眼泪掉下来了,但他怕母亲听见伤心,所以极力忍住不哭出声音来。
  苏青看不见,但却感应到马志平的伤心似的,伸手去擦马志平的眼泪。他压低了声音,劝慰道:“志平,现在家里只剩你和婶子两个人了,你必须坚强一些,以后这个家就全靠你了。你想想,如果连你也伤心倒下了,你让婶子怎么办?”
  马志平连连点头,眼泪掉得更多。
  日期:2017-03-08 21:47:29
  苏青有些心疼,但又害怕被志平妈看到,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伸臂抱住了马志平。在人前装的云淡风轻的马志平,在苏青面前全然瓦解,他紧紧回抱住苏青。很快,肩膀上的衣服就被马志平的眼泪濡湿了。
  苏青更紧地搂过马志平,似乎这样就能带给马志平力量。他的嗓音有些沙哑,在马志平的耳畔低声说道:“相信我,志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还有,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忘了,你还有我。”
  马志平心里感觉很踏实,就像有一盏灯在黑暗中被点亮了。
  翌日,苏青把马志平送到了市一中。此时,离高考只有二十五天了。
  日期:2017-03-08 22:10:12

  056
  说实话,苏青有些担心马志平的状态。但高考成绩下来之后,他的担心全都化作了自豪和骄傲。他总是咧着嘴笑,逢人就夸马志平,仿佛那考上重点大学的人不是马志平,而是他苏青。
  马志平的表现就淡定得多了,他的全副心神都被一个残酷的事实牵引住了,那就是每年三千元的学费,再加上食宿费、书本费,一年至少五千块钱。这笔钱,若是放在志平爸在的时候,也还不算什么。但眼下,这可真算得上是一笔巨资了。
  马志平犹豫了两天,最后决定向苏青求援。“苏青,你们这儿招临时工吗?”

  苏青愣了一下,“临时工?”
  马志平的脸红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于是模模糊糊地说:“我就是随便问问。”
  日期:2017-03-08 22:11:02
  苏青想了想,突然明白了马志平的意思。他搂住马志平的脖子笑着说:“招啊,每年暑假寒假都招。大学生或者高中生最好,价格便宜,而且做事老实,手脚麻利。可惜,很不好找,如果你能帮我找一个来,真是要谢谢你了。”
  马志平精神一振,犹豫着开了口。“你看我……我行吗?”
  苏青故意皱着眉,不时地摇摇头,嘴里还发出啧啧的声音。
  马志平心里直打鼓,见苏青半天也不表态,哭丧着脸说:“不行的话就算了。”
  苏青一把抱住马志平,对着马志平的脖子轻轻啃了一口。“你当然没问题了,我巴不得你每个寒暑假都来呢,今天晚上我就去跟师父说。”
  日期:2017-03-09 21:02:40
  第二天,马志平就开始在推拿馆里兼职,帮忙收拾收拾卫生,打打杂,工作不能算累。暑假结束的时候,马志平领到了两个月的工资,数了数,一共有两千三百块钱。他有些吃惊,问苏青说:“怎么这么多?”
  苏青笑笑,解释说:“其中有一千块钱是师父给的,他说你将来肯定有出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