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瞎子——从“青梅竹马两无猜”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BL]》
第27节

作者: 第33只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怪你,也许是我太苛刻了。”
  苏青的语气很轻,但马志平听了,却觉得每个字都像锤子一样砸在他的心上。他的眼眶泛红,很快流出了眼泪,他哆嗦着嘴唇说:“苏青……我错了……我不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你……对不起,苏青……对不起……”
  “你没必要说对不起,”苏青再度叹了口气,“毕竟,认识一个瞎子,总不是一件多么光荣的事情。”
  马志平的眼泪流到了嘴里,又苦又咸,他再次伸开胳膊,用力地抱住了苏青,不停地说:“对不起,苏青,我保证,再也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苏青背对着马志平,脸上露出隐隐的笑意。
  日期:2017-03-05 21:10:59
  这件事后,马志平养成了隔三岔五给苏青打电话的习惯。不忙的时候,甚至一天要打两三个电话,这反倒让苏青有些不适应。
  两个人再次见面,已经接近年底了。马志平放了寒假,直接从学校赶到了推拿馆。苏青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高兴。他脸上不表现出来,到了夜里就控制不住了。两具年轻的身体像是被强力胶粘在了一起,怎么也分不开。
  等苏青领了工资,放了年假,两个人一起回了家。

  日期:2017-03-05 21:18:25
  053
  这次回家,马志平看到了苏念。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苏念不再是昔日那个白白胖胖的婴儿,而是一个又黑又瘦的小鬼头。苏念的鼻子被冻得通红,下面流着两道清水鼻涕,脸蛋上黑乎乎的,只有一双眼睛,机警中透着敌意。
  马志平有些心疼,但他什么也不能说。毕竟,这孩子不是他的,更不是他养大的。苏青自然也知道,但他除了沉默,似乎想不出其他的办法。
  苏念像是一只小耗子,躲在门后偷偷地观察着这两个陌生的客人。马志平尽量露出善意的笑容,用带点儿哄骗的音调说:“过来这里,我有好东西给你吃。”
  苏念眼里露出渴望的神色,但他依旧在犹豫,探探脑袋不敢上前。
  马志平从背包里找出一袋大白兔奶糖,拿在手里对着苏念摇晃,“过来这里,只要你过来,我就给你吃。”
  苏念动摇了,他皱着眉毛,似乎在做一个十分艰难的决定。最后,他探出一只脚,迈过了门槛,接着整个身子暴露出来。有了这第一步,接下来的行动似乎就理所当然了。苏念用袖子擦了擦鼻涕,跌跌撞撞地跑到了马志平面前,仰着脖子问:“能给我……两个吗?”说着,伸出被冻得像胡萝卜似的食指跟中指。

  见马志平没说话,苏念的脸上现出一丝慌张,他摆着细瘦的胳膊说:“不要两个了,我就要一个……就要一个行不行?”
  “这一袋子都是你的。”马志平心里有些难受,他把整个袋子塞在了苏念的怀里,“这都是给你的。”
  “真的?”苏念歪着脑袋打量两个人,眼里闪过怀疑,“都是我的?”
  “真的。”马志平郑重地点了点头,“都是你的。”
  听着两个人的对话,苏青心里有些发酸,一切像是重演一样,苏念注定了将要经历他的童年。
  日期:2017-03-05 21:38:47
  接下来,两个人见面的话题始终都围绕着苏念,最大的一个分歧就是要不要带苏念走。这次,苏青一反常态,竟然斩钉截铁地要把苏念带在身边。他说,他不只是为了苏念,也是为了圆自己一个幸福童年的梦。

  马志平更多的是在考虑此举的可行性。因着工作性质的关系,苏青一忙起来,什么都顾不上。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怎么照顾一个两岁大的孩子?孩子病了饿了怎么办,把他一个人锁在屋里,会不会有安全隐患?
  听到这里,苏青不说话了。
  日期:2017-03-05 21:39:53
  很快,到了分离的时刻。
  苏念眼泪汪汪地拉着苏青的手,嘴里不甚清楚地喊着:“不走,不走。”

  短短七天的时间里,苏念就跟苏青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苏青有些心酸,真想抱起孩子转身就走,但马志平的话犹在耳边,苏青咽了口吐沫,撒谎说是要去药房里打针吃药。苏念这才放了手,脸上露出怯怯的表情。“打完了针就回来。”
  苏青的眼眶红了,沙哑着嗓子说了声好。
  日期:2017-03-05 21:54:04
  回到县城之后,工作的忙碌使得苏青很快地遗忘了苏念。他的生活重新恢复到之前的状态:工作,吃饭,睡觉,等马志平的电话。马志平几乎不让他失望,最多一个星期,总会有一个电话打过来。苏青的同事们也都背过了马志平的电话,每次瞟到这个号码,总会喊苏青一嗓子。
  “苏青——找你的——”
  两个人的日子过得就像老夫老妻一样,平淡而稳定。谁知,就在马志平高考前的一个月,如水的生活突然起了波澜。
  日期:2017-03-06 21:57:35
  054

  那天,马志平正在教室里复习功课,突然听到班主任杨老师叫他的名字。他走到教室门口,发现舅舅家的表兄来了。他小时候经常去舅舅家玩儿,跟表兄的关系不错。他跟表兄打了个招呼,问:“哥,你怎么来了?”
  表兄似乎很难开口,轻轻地叹了口气,压低声音说:“志平,姑父……没了。”
  “姑父……”马志平有些反应不过来,“姑父是……”
  表兄的眼眶红了,嗓子听上去有些嘶哑,“你爸……今天早上没了。”
  “我爸?”马志平重复了一声,他根本不相信表兄的话,但脸色却异常得苍白,“不可能,我爸身体好得很,他才四十三岁,怎么可能……哥,你别逗我了,根本就不可能,我爸他什么毛病都没有啊……”说到后来,眼泪花已经出来了。
  日期:2017-03-06 22:06:21

  马志平心里清楚,表兄不可能拿这种事开玩笑。他嘴里说着不可能,但心里已经明白,父亲真的去世了。虽然他跟父亲的交流不多,但每次母亲骂他的时候,都是父亲替他解围。在这个严母慈父的家庭里,父亲更多地充当着母亲的角色。
  马志平也曾想过,父母总有一天要离开自己,但他总也想象不出那将会是什么样子。当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他又多么希望一切都只是想象而已。他伤心的时候,也曾怨恨过父亲,觉得父亲不理解自己。也曾以为,父亲对他并不重要,就像一个可有可无的影子,但湿热的眼泪告诉他,事实并非如此。
  日期:2017-03-06 22:06:47
  父亲的突然辞世,就像一个炸雷一样,砸得马志平好半天回不过神来。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从学校里回到家里的,只知道到了家门口,门前插着的那一个白色的招魂幡,刺痛了他的眼睛。
  他走到客厅,看到客厅里首放着一个棺材,父亲穿着一身很像是旧式地主穿的衣服,静静地躺在里面。父亲的脸有些白,跟平常的样子区别很大。马志平目光呆滞,甚至不知道要跪在棺材前磕几个响头。
  表兄见外面看热闹的人小声议论着,走到马志平身边低声吩咐:“跪下给姑父磕头。”马志平点了点头,接着木讷地跪了下来,对着棺材咣咣磕了三个响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