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54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白子惠在旁边帮腔,说:“是啊!别什么屎盆子都往我们家脑袋上扣。”
  二舅说:“他妈的这事就跟你们家有关系。”
  陆老爷子说:“说吧,这事没什么不能说的。”
  陆景辉说:“爸,不能说。”
  陆老爷子说:“都是家里人,你还能瞒着?”
  陆景辉说:“我丢不起这人。”

  白子惠妈妈一愣,说:“丢什么人。”
  陆文昊说:“大嫂她偷人了。”
  原来是这件事,我猜的差不多,这事,我和白子惠知道,白子惠爸妈不知道,听到之后挺诧异的。
  陆景辉骂道:“老二,就你长嘴了是吗?”
  陆文昊说:“大哥,爸都说可以说了。”
  陆景辉说:“爸还让你闭嘴呢,你闭嘴了吗?”
  陆文昊说:“大哥,你冲我来干什么。又不是我让大嫂偷人的。”

  陆景辉颜面尽失,抓起了椅子,就向陆文昊砸了过去。
  陆文昊躲开了,不过这椅子把他吓到了,差一点就砸到了他身上,陆景辉出手一点都不留情,陆文昊也抄起了椅子,要跟陆景辉硬刚,我在一边看戏,感觉挺爽,都不是什么好鸟。
  陆老爷子大吼一声,说:“你们够了!”
  陆景辉说:“爸,你看老二他说的话。”
  陆老爷子脸上露出了一丝厌烦,他说:“老二说的也没错,你老婆偷人也不是他让,这事没什么不能说的。况且你平时也不检点,现在说说吧,这事要怎么办。”
  陆景辉想了想,说:“离婚,我受不了这个窝囊气!”
  这边刚说完,大舅妈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她指着陆景辉大声说:“离,咱们现在就离,反正我跟你过够了,我告诉你,我忍了你好久了,你的破事我都不想提,今天正好人都在这里,做个见证!陆景辉,咱们现在就把财产分了,以后,桥归桥,路归路。”

  漫漫长夜,陆家老宅,异常喧嚣。
  出轨这件事只是导火索,激化了矛盾,那矛盾是久积之下的怨恨,只不过现在都争先恐后的浮出了水面。
  老爷子,这场面是否如你所愿?
  高压之下,心有偏颇,管教不力,成就现在种种,你可否开心?
  看着坐在主位上的陆老爷子,我如是想。
  高高在上,陆家之主,此时此刻。脸上满是疲惫,眼中透着的是无奈,嘴角显露的是厌烦。
  陆家好生兴旺,可一个个的都不成才。

  可叹!
  大舅妈要分财产的话彻底激怒了陆景辉,一股无名邪火,脸变红,他一个箭步窜了出去,扬起手便是一巴掌,重重的打在焦凤的脸上,头被抽歪了,身子一个踉跄,焦凤差点摔倒。
  “你他妈的**,你去偷人,现在还敢分我的财产,你还要不要脸!”
  陆景辉大声的说,很激动,手指一直在半空中,虚点着焦凤。
  也是快五十岁的人了,自己老婆偷人,给自己戴了绿帽子,这气哪能受得了,再说,陆景辉什么身份,掌管陆氏家族公司,这事要传出去,让别人知道,陆景辉的脸往哪里放。
  焦凤被打了一巴掌,我还以为火山要爆发。让人意外的是她竟然安静下来,手摸着左脸,刚刚被陆景辉打的地方。
  陆明浩过来,说:“妈,你没事吧。”
  不管焦凤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她都是陆明浩的妈,这点是改变不了的。
  陆景辉骂道:“你理她干什么,她就是个臭**!”
  这话是陆景辉对着陆明浩说的。
  人在盛怒之下,什么气话都可能说出来,陆景辉这话说的有些过了,因为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陆景辉的想法我差不多知晓,他想的是家里红旗不倒外边彩旗飘飘,焦凤这么大岁数了,早就没了吸引力,哪里比得上那些年轻漂亮床上姿势多的姑娘,陆景辉觉得自己可以随便玩,有钱有势够资本,可是自己的老婆必须守妇道,不守就是****,陆景辉以为自己已经给了焦凤偌大的面子,带着她出去参加活动,给焦凤钱,供她开销,已经仁至义尽,所以,此时此刻,焦凤开口要钱,岂有此理。

  陆文昊说:“大哥,你这话说的有点过了吧。”
  陆景辉说:“你给我闭嘴!”
  一直以来,陆文昊都是陆景辉的跟班,今天陆景辉被气坏,不管友军敌军,就是怼。
  陆明浩也说:“爸,你不应该这么说妈。”
  我觉得陆明浩现在也挺为难的,左不行右也不行。
  陆景辉说:“你翅膀硬了。是想教训我对不对。”
  陆明浩不吭声了。

  陆景辉掌握着陆明浩的经济,陆明浩要是还想过得潇洒快活,就不能惹他爹生气。
  白子惠妈妈没说话,陆文昊说话都不好使,她这个当妹妹的,还不受宠的妹妹,自然没什么好说的。
  陆家老三陆乐水。我算是看出来了,也不是个靠谱的主,估计最小,遇到事能躲就躲。
  这屋子里能说话的只有老爷子,可是他就坐在那里,眼睛不知道看哪里,他这个样子。有点落魄。
  看来,他累了,不想管了啊!
  突然,焦凤开口了,她悠悠的一叹,说:“对,我就是,陆景辉谁让你满足不了我。”
  陆景辉的脸变成了猪肝色,绝对没有夸张,这话扎心,焦凤是他老婆,说话的可信度比较高,陆景辉现在想要辩解,不是那么好辩解,他说了没事实没证据,他那方面不行已经被证实了。
  陆景辉指着焦凤,好几秒之后,说道:“你个肥猪,你还好意思说我,看看你身上那一坨的肉,看到你我就恶心。跟你上床还不如跟一头猪呢。”
  真好看,你来我往,互揭其短,还是互相了解的人吵架有意思,能说到点子上。
  焦凤说:“陆景辉,你真的想让我说你的事?”
  陆景辉不怕,现在他没有任何的理智可言,陆景辉指着焦凤,说:“你说,你今天不说,你就是一头猪。”
  焦凤冷笑一声,说:“陆景辉,远的不说,你跟秘书的那些事我就不说了,说说那天你做的好事吧,告诉你,我有证据。”
  说着,焦凤掏出了手机,应该是偷摸拍了一张。

  这话一出,陆景辉的脸色变了,这么怂。竟然怕了,也是没谁了。
  老爷子一下子站了起来,他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拐杖,缓缓的走着,焦凤闭上了嘴巴,大厅里鸦雀无声,只有老爷子发出的声音。异常的沉闷。
  一步两步,好似催魂,催陆景辉的魂。
  我看的清楚,陆景辉的额头开始冒汗了。
  “爸...”
  陆景辉叫了一声,老爷子气势很足,吓得陆景辉瑟瑟发抖。

  日期:2017-03-11 06:2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