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瞎子——从“青梅竹马两无猜”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BL]》
第14节

作者: 第33只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2-06 21:44:03
  洗漱完后,两个人突然变得尴尬起来。一个坐在床上,一个坐在沙发上,嘴里说着不着天际的话。聊到十一点钟,两个人都是哈欠连连。

  马志平揉了揉眼,提议道:“睡吧,时间不早了。这样,我睡地上,你睡床。”
  “不行,地上太凉,会感冒的,”苏青转身从柜子里拿出来两床被子,“我睡地上,你睡床。”
  马志平伸手夺过一床被子,跪在地上铺了起来。“我皮糙肉厚,还是我睡地上。”
  “这样吧,”苏青迟疑了两秒,“都睡床上吧。”

  马志平停下了铺床的手,“都睡床上?”
  “嗯。”苏青肯定地点了点头,“床虽然不大,但好歹比地上暖和。”
  日期:2017-02-06 21:52:33
  027
  看着紧紧挨着的两床被子,马志平突然觉得有点紧张。他坐在床边,故意说着闲话。
  过了有十分钟,苏青问:“脱好衣服了吗?我要关灯了。”
  马志平突然明白过来,原来,苏青在等他脱衣服关灯。他的脸刷的红了,磕磕巴巴地说:“还没呢……我突然觉得不那么困了,还想再待会儿。”
  苏青不置可否,脱了外衣,穿着秋衣秋裤就躺到了被子里。
  马志平松了口气,他有样学样,也穿着保暖内衣钻进了被窝。“关灯吧。”
  日期:2017-02-06 21:52:57
  苏青关了灯,整个房间一片黑暗。
  马志平闭着眼睛,一动不敢动。他从来都是裸睡,乍一穿衣服,只觉得浑身都不得劲。过了一会儿,他朝里翻了个身,找了个尽量舒服的姿势。谁知道,一点睡意也没有,刚刚明明困得要命。
  没办法,马志平又慢慢地往外翻了个身,双腿蜷缩在一起,就像当初在娘胎里那样。可惜,仍旧睡不着。他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数着绵羊,可是,意识却越来越清醒。他几乎有些气急败坏了。
  “睡不着?”黑暗中,苏青的声音显得比平常要深沉一些。
  马志平嗯了一声,“突然间睡不着了,可能是认床吧。”
  日期:2017-02-06 21:53:24
  苏青的声音似乎是从遥远的夜空传过来的,“刚来的时候,一个人住一个房间,我也睡不着,后来慢慢地习惯了。这时候要我跟别人一起住,反倒住不惯了。”
  马志平心里一紧,“是不是今晚跟我一起,所以睡不着了?”
  “也许吧,”苏青突然翻了个身,面向马志平,温湿的呼吸就喷在马志平的脖子上。“有时候,我真挺羡慕你,家里就你一个,没人跟你争,也没人跟你抢,什么都是你的。”
  马志平紧张得一动不敢动,只觉得后颈正被一只温软的手轻柔地抚摸着,“我才羡慕你,家里有兄弟姐妹,可以陪你聊天,陪你玩闹。哪像我,干什么都是一个人。”他紧张得已经忘了,苏青并不喜欢他的姐姐和弟弟。
  苏青沉默了一会儿,翻了个身,背对着马志平,“睡吧。”
  日期:2017-02-06 21:54:10

  温柔的手消失了,马志平内心深处隐隐有些失望。他睁着眼,望着穿窗而入的月光,脑海中回忆着两个人的过往。他没想到,两个人会再见面,他更没想到,两个人竟会在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里,重新恢复往日的友谊。
  但真的是这样吗?马志平又有些怀疑。
  经过决裂事件之后,有些东西已经跟之前不一样了。比如,苏青在邀请他留宿的时候犹豫了,再比如,苏青在是否同床的问题上再次迟疑了。
  再想到回家,想到即将面对的一切,马志平真的有些头疼了。
  日期:2017-02-06 21:54:57

  事实上,苏青也没睡着。
  他一直想要问问马志平两年前的事。他眼睛看不见,不知道胡三赖到底有没有欺辱马志平。这件事是苏青心中的一个结,不问清楚了,始终觉得不踏实。很多次,他都想开口,可话到嘴边,总是又咽回肚子里。
  他渴望得到否定的回答,这样,他的罪恶感会减轻一些,他的心情也不会跟之前一样沉重。但如果是肯定的回答,马志平这辈子都将是他心里的一道坎。一时间,苏青百感交集。
  直到天明,他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日期:2017-02-07 21:27:37
  028
  第二天一早,马志平就走了。早已习惯一个人的苏青,突然间觉得心里头空落落的。
  鞭炮声从中午就稀稀拉拉地开始了,到了晚上,简直是遍地开花。往年的这个时候,苏青都是守在电视机前收听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的。那一天,苏家姐弟间的战争似乎也暂时停止了,屏幕内外都洋溢着节日的欢乐。
  推拿馆里没有电视,只有一个半新的收音机。苏青打开收音机,随意播换着频道,到处都是新春的祝福。他听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新意,索性就关了。他躺倒在床上,细细地回忆着这两年来的辛酸苦辣。想到最后,眼圈渐渐红了。
  此时,窗外的鞭炮声更多了,离新的一年还剩两个小时。
  日期:2017-02-07 21:45:47
  苏青是被楼下的电话铃声吵醒的,他迷迷糊糊地下了楼,电话一接通,就听一个略带颤抖的声音传来。“可算接了,你要再不接,肯定错过跨年了,幸好我提前给你打了电话。”声音里带着难以掩饰的欣喜。
  苏青没有说话,他还没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还有十秒,九秒,八秒,七秒……三秒,两秒,一秒……”
  随着电话那头钟声响起的一刻,窗外的鞭炮也约好似的同时响起,噼噼啪啪,好不热闹。
  日期:2017-02-07 21:54:57
  苏青听到电话对面的马志平在说着什么,但又仿佛什么都听不见。他只是奇怪地觉得,这个场景似乎在哪里出现过。也许是梦里吧。
  “新年快乐。”苏青听电话那头说了一句。
  “新年快乐。”苏青也公式化地回了一句。
  两秒后,电话那头又传来一声模糊的祝福“还有,生日快乐。”

  苏青似乎被什么击中一般,很久都没回过神来,他没想到,马志平还记得他的生日。甚至他的家人都忘了这一天不仅仅是春节,更是他的生日,而他只跟马志平说过一次。他在心里回了一声谢谢,然后飞快地挂断了电话。
  窗外的鞭炮声更多了,密密麻麻,此起彼伏。过了有半个小时,才渐渐地少了。
  苏青躺在床上,再也睡不着了。
  日期:2017-02-08 20:55:19
  029

  马志平是坐最后一班大巴车回县城的,到车站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
  车站离着推拿馆大概有二十里地,坐车也得十几分钟。因为是大年初一,路上十分冷清,等了有小半个钟头,也没看到一辆车。马志平搓了搓冻得发红的脸,咬咬牙向推拿馆的方向走去。
  马志平的性格稍显懦弱,有此一举实在出人意料,甚至连他自己也很难相信。他一边走,一边注意四周围的环境,有点儿风吹草动,心里头就要狠狠地打个激灵。不一会儿,汗就滚下来了。
  路似乎被拉长了,推拿馆变得遥不可及。路灯忽明忽暗,像是怪物可怕的眼。脚步声很响,隐隐传来回声。不时夹杂着鞭炮声,似乎是从遥远的地底下传过来的。马志平有些后悔,他为自己的心血来潮付出了代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