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瞎子——从“青梅竹马两无猜”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BL]》
第8节

作者: 第33只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嘿嘿,几个月不见,想不想哥哥?”胡三赖伸手在苏青的脸上掐了一把,嘴里啧啧感叹,“不服老真是不行,瞧这小脸儿捏起来,真比豆腐还嫩。”
  苏青又是害怕,又是厌恶,擦了擦脸没说话。
  胡三赖嘿嘿一笑,伸手捏住苏青的肩膀,威胁道:“要不去家里说吧,咱哥俩有日子没见了,正好跟哥哥去家里头叙叙旧。”
  就在这时候,马志平的哭声提醒了苏青。
  日期:2017-01-31 11:43:32
  015
  苏青犹豫了一下,但想到马志平的那个吻,心里就膈应得不行,他狠下心说:“你老找我有什么意思,有本事找个眼睛不瞎的。那小屋里就有一个现成的,你敢去吗?”
  胡三赖嘿嘿一笑,“我有什么不敢的,不过,你得跟我一起。”
  “你怕了?”苏青故意激怒胡三赖。
  胡三赖是个老油条,岂能看不出来?他嘿嘿一笑,摸了摸鼻子说:“不用激我,你这点小把戏,跟哥哥比还差得远呢。这次就放过你,下次就没那么走运了。”

  苏青心里松了口气,赶紧迈开大步,急匆匆地走到了前面拐角。他躲在拐角另一侧,一颗心怦怦乱跳。他有点后悔说出了马志平,但又自我安慰,反正马志平也是个同性恋,两个同性恋在一起,再合适不过了。
  然而,只要他一想到马志平每天给他偷偷带出来的饭菜,苏青就想扇自己一个大嘴巴。他咬了咬牙,重新回到了废屋前。不过他没进去,而是趴在门口偷听。就听胡三赖又在说些污言秽语,马志平的哭声更大了。
  他咽了口口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接着,他听到衣服被撕扯的声音,夹杂着胡三赖的大笑和马志平的痛哭。然后,他听到马志平在叫他的名字,在哭着向他求救。而胡三赖一直在笑,笑得苏青心里头发怵。
  就在这时候,马志平突然抬头望了眼门口,他看到了苏青用了六年的那根褐色的竹竿。他张了张嘴,叫了一声苏青,苏青没答应。马志平突然间就老实了,不哭也不闹,只是眼泪流得更多。
  日期:2017-01-31 11:48:16
  胡三赖也回头看了一眼,幸灾乐祸地期待着两个人反目成仇,“就是那个小黑瞎子,心里头黑着呢。就是他告诉我你在这儿的。”
  马志平闭上眼,不说话了。
  胡三赖见人老实了,心里越发高兴,刚要行事,就听苏青在门外大叫:“马叔,马婶,你们快点儿过来,马志平就在里面呢!”胡三赖吓了一跳,顾不得穿上衣,提溜着裤子就往外跑,到了门口一瞧,只有苏青一个。他知道上了当,心里的气是不打一处来,照着苏青的后脑勺就是一下。

  苏青身子一歪,脑袋正好撞在砖角上,当时血就下来了,湿淋淋的糊了一脸,看上去十分吓人。
  胡三赖慌了神,嘴里骂了一句,提着裤子就跑了。
  苏青踉跄地站了起来,见马志平老是不出来,就跌跌撞撞地走了进去。他叫了一声马志平,马志平没答应。苏青有点着急,他眼睛看不见,也不知道马志平到底是什么状况。“你倒是说话啊,他到底有没有……”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志平才哇的一声哭了。
  苏青循着声音走过去,慢慢地蹲到了马志平跟前。他犹豫了一下,伸出手去摸马志平。谁知,马志平受惊似的往后退了半米。苏青的眼泪也下来了,“我不是故意的……他是不是……是不是……”他有些难以启齿,始终说不出那两个字。
  马志平只是哭,一个字也说不说。
  苏青既觉得羞愧,又觉得愤怒。转念再想到胡三赖,除了憎恨与厌恶,竟无所畏惧了。他用力扇了自己一个耳光,发狠说:“你等着,我去找胡三赖算账!”刚站起来,又砰的一下子摔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马志平吓傻了,他呆呆地望了一会儿,才惊慌失措地扑了过去,眼泪鼻涕全下来了,“苏青……苏青……”
  日期:2017-01-31 21:25:59
  016
  苏青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家里头了。他从苏远和苏玲儿的冷嘲热讽中得知,他是被马志平的爸爸背回来的。他想知道更多的细节,但苏家人根本就不关心这些,人送回来的时候也没细问,只道是跟什么人打架。

  苏青爸还狠狠地教育了苏青一番,说他不自量力,一个瞎子还学人家打架斗殴。苏远和苏玲儿在一边看热闹,添油加醋地说药费。苏青脾气上来了,说什么也不肯吃药,只用纱布松松垮垮地围了两圈。天热伤口发了炎,拖了一个月才好。
  伤虽然好了,但却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疤,从左眉眉尾到额头中央,歪歪曲曲,看上去就像一条丑陋的蜈蚣。直到多年以后,那条疤依旧存在,不过,随着岁月的流逝,颜色变得浅淡了。
  苏青想,这是老天爷在用另一种方式让他记住他曾犯过的错误。
  日期:2017-01-31 21:48:28
  之后,苏青不再出门,整日闷在家里头,倒让苏家人很有些不习惯。事实上,他有些担心马志平,但他又不知道应该以怎样的心态去面对马志平。他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不见面的好。
  那段时间,对苏青而言,可以说是度日如年。
  好在三个月后,冯晋生从县城里打来了电话,问他要不要去县城发展。这个邀请当真是雪中送炭,苏青忙不迭地答应了。苏青爸妈自然也乐得送走这个累赘,不,应该说是送走累赘的同时,还多了一个劳力。

  冯晋生在电话里说得很明白,学徒期间管吃管住,每年另有三百块钱的补贴。
  苏青对此倒不大看重,他是迫切地想要离开这个地方。他不愿再面对苏家人,也不愿再面对马志平,还有他那晦暗无光的童年以及那个出卖朋友的自己。他想把过去的一切都忘掉,然后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
  所以,苏青当天就收拾好了行李,坐上了开往县城的大巴车。这个时候,苏青突然想起来,他光顾着去县城打工的事,竟然忘了问冯晋生的现状。不过,听冯晋生的声音,中气十足,身体似乎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日期:2017-01-31 22:35:33
  到了县城,一切都是陌生而新鲜的。吃的食物,听的歌儿,说话的口音腔调,打招呼的方式,所有的一切都跟之前接触到的迥然不同。苏青来不及悲伤,甚至来不及惶恐,就不得不投入到吸收并适应一切的战斗中。
  他就住在冯晋生的推拿馆里,或者说是黄琼的推拿馆更合适一些。因为冯晋生主要负责推拿师的培训和引导,而黄琼则是负责整个推拿馆的运营,出资自然也是黄琼了。所以,苏青依旧称呼冯晋生为师父,管黄琼却是叫老板。

  推拿馆建在火车站旁边,那是城区最繁华,也是人流量最大的地方。推拿馆装修得很高档,而且面积颇大。进门就是一个可容纳三十人的大厅,左右两侧是走廊,里面全是单间,二楼则是贵宾室。算下来,推拿馆可同时招待五十来人。
  苏青是学徒,主要负责推拿前后的清理工作,没人的时候就要跟冯晋生学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