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瞎子——从“青梅竹马两无猜”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BL]》
第7节

作者: 第33只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个人同甘共苦,关系日益升温,到最后真恨不得穿一条裤子了。
  可惜,好景不长,两个人的关系又重新回到了冰点。问题就出在马志平的那个吻上。

  日期:2017-01-30 16:11:02
  013
  说起那个吻,马志平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他当时怎么就真的亲了苏青呢?
  那是八月下旬的一个中午,天气热得要命,两个人光着膀子在床上并排躺着。没过一会儿,苏青就睡着了。马志平怕热,翻来覆去睡不着觉。闲来无事,他就盯着苏青瞧。小鼻子小眼睛,说不上哪里好看,但马志平却瞧得移不开眼睛。

  屋子小,而且没电扇,空气闷得厉害。苏青却睡得很熟,小脸黑里发红,额头上还挂着汗珠。马志平犹豫了一下,就慢慢地伸出手去,在苏青脑门上轻轻地擦了擦,接着赶忙闭上眼睛,佯作睡觉。
  过了一会儿,没听见动静,马志平又悄悄地睁开了眼,见苏青依旧在睡,心里松了口气。他的目光顺着苏青的额头往下,转过眉眼鼻梁,来到了苏青的嘴巴。苏青的嘴不大,唇略薄,睡着的时候微微张着,露出几粒还算整齐的牙齿。
  不知道怎么回事,马志平的心突然就跳快了两拍。他赶紧闭上眼睛,但脑海里出现的依旧是苏青的嘴唇。他强迫自己入睡,但结果却是他越来越清醒。他烦躁地翻了个身,背对着苏青面向积满灰尘的墙壁。
  听着苏青平稳的呼吸,马志平躺不住了。他坐起来,看了苏青一眼,接着就下了床。他坐在门槛上,把脑袋埋在了双膝间。
  日期:2017-01-30 17:36:01
  事实上,这并不是马志平第一次出现这种渴望。有好几次,他都想亲亲苏青。但他知道,这不正常。一个正在发育期的男孩,怎么会想要亲另一个男孩?他想,他可能是病了。但具体是什么病,他搞不明白。
  他想治好这病,但又羞于出口。所以,他只能忍着。他想,可能是两个人关系太亲密了,见不到的话可能自然就好了。所以,好多次,他都想跟苏青说,他不陪他练了,但话到嘴边,总是又咽回肚子里。
  尤其晚上,是最难熬的时候。几乎每个夜里,苏青都会到马志平的梦中赴约。马志平既感到高兴,又隐隐觉得危险,但他却总是沉浸在梦中不愿醒来。好在他的意识是清醒的,他知道那是个梦。终于,在梦中,他鼓足了勇气,亲了苏青。
  梦醒之后,想要亲吻苏青的欲望就更强烈了。但他知道,他不能。
  所以,他一次次说服自己拒绝约会,远离苏青,可惜没有一次成功。在这条充满荆棘和罪恶感的道路上,他似乎越行越远。

  幸运的是,他还能够分清现实与梦境,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日期:2017-01-30 17:38:04
  想到这些,马志平觉得很委屈,他受尽了折磨,苏青却什么也不知道。马志平越想越生气,于是站起来走到了床边。他很想把一切都告诉苏青,告诉苏青他的心情,他的忧虑。但看着苏青宁静的睡颜,他心里的痛苦竟然奇迹般地消失了。
  马志平的心被一种柔情占满了,亲吻苏青的渴望也重新点燃了。他一动不动地望着苏青,内心蠢蠢欲动。有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叫嚣:“亲啊,亲啊,你不是一直想这么做吗?现在他睡得这样熟,亲一下又能怎样?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他的双脚就像钉在了地上,内心却在做着激烈的斗争。那个声音再次鼓噪起来:“来吧,来吧,就像梦里那样。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多可惜。就一下,他不会知道的。知道了又能怎样,凭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受苦,他却活得那样痛快?”
  马志平咬了咬牙,终于下了决心。他感觉全身都在颤抖,他的灵魂也已经脱离了他的肉体。他看着这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马志平弯下腰,笨拙地靠近苏青,接着,四片嘴唇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因为紧张,牙齿还碰到了一起,有点儿疼。
  紧接着,他听到苏青哎哟了一声。他脑子里飞快地闪过一个念头,完了。
  日期:2017-01-30 21:55:58
  014
  事实上,苏青虽然醒了,但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道嘴里被什么东西叮了一下。倒是马志平自己,因为慌乱,什么都招了。他羞红了脸,结结巴巴地解释:“我不是故意要亲你的……真的,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刚刚……你亲了我?”苏青的脸黑了,他厌恶地吐了口唾沫,接着用手背狠命地擦了起来,直到把嘴唇擦破了皮才作罢,末了加了一句,“死同性恋,以后别再找我了!”说完,胡乱地穿了背心下了地,快步往门口走去。
  马志平的眼睛红了,他在亲苏青的时候,想到有可能会被抓个现行,他也在脑海里臆想了苏青可能会有的表情。讨厌,不在意,甚至有可能苏青也在心底偷偷地期待着这个吻。但他显然太乐观了,如此明确深刻的厌恶实在令他始料未及。
  马志平呆呆地望着苏青的背影消失在门口,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他的脑海中一直回荡着苏青的话,那是不带丝毫掩饰的厌恶和憎恨。但他甚至连同性恋这个词都不能理解,只有最后一句“以后别再找我了”听得清清楚楚。
  马志平想不明白了,一秒钟前,两个人还好得跟一个人似的,怎么眨眼间就翻脸不认人了?因为那个吻吗?可是,那仅仅是一个吻啊,那又能怎么样呢?他记得上次感冒的时候,苏青还离他那样近,并不担心被传染,怎么这回就变了呢?
  想到这些,马志平的眼泪更止不住了。开始的时候,他还不敢哭出声,只是默默地流泪。过了一会儿,想到这里根本就没人,于是就哇哇地哭出了声。他没想到,他的哭声竟救了苏青,却也险些害了他自己。
  日期:2017-01-30 22:38:21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个人。此人姓胡,家里排行老三,整日里偷鸡摸狗,好吃懒做,四十岁了还是光棍一条,因此人们都叫他胡三赖。
  那天,胡三赖正在墙根里晒太阳,忽然看见苏青从废屋里怒气冲冲地走了出来。他嘿嘿一笑,拍拍屁股迎了上去,嬉皮笑脸地问:“谁惹你生气了,跟哥哥好好儿说说。哥哥替你报仇去。”
  苏青心里一哆嗦,支吾了两句就想离开。
  胡三赖嘿笑一声,走到苏青跟前压低了声音说:“小黑瞎子,别给脸不要。”
  原来,这胡三赖有钱的时候也常去冯晋生的推拿馆里,有事没事就喜欢逗苏青玩儿。有一次,他竟趁着没人的时候,偷偷地在苏青的屁股上掐了一下。苏青又气又怕,浑身直打哆嗦。胡三赖威胁他说,如果他说出去了,就对他不客气。
  苏青心里很害怕,但又不敢告诉任何人。自那次之后,胡三赖就越发地变本加厉起来。污言秽语还不算,好几次竟然把手伸到苏青的裤子里。苏青怕胡三赖报复,也怕传出去不好听,就一直默默地忍受着,好在胡三赖不是经常来推拿馆。
  苏青拐着弯儿地打听胡三赖,后来就听冯晋生说,这个胡三赖喜欢男的,是个同性恋,千万不要招惹这样的人。苏青心里头一紧,对胡三赖的厌恶就更明显了,准确地说,应该是恐惧并厌恶,每每听到胡三赖的名字就有些提心吊胆。这也是马志平亲他时,他反应过度的原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