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瞎子——从“青梅竹马两无猜”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BL]》
第6节

作者: 第33只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志平撇了撇嘴,“我哪儿知道你家住哪儿?”

  “鼻子下面一张嘴,难道是出气儿用的?”苏青往马志平身前挪了两步,“村子就巴掌大,也就是你不知道。算了,这事就不说了,我来还有一件事。”
  马志平的注意力马上跟着转移了,“什么事?”
  苏青志得意满,“周末我来找你,继续完成咱们的约定。”
  马志平的脸微微有些红了,他有些期待又有些畏惧,“可是……可是推拿馆已经……”
  苏青凑到马志平跟前,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放心好了,我已经找好了咱们的秘密基地。”

  温热的呼吸喷在马志平的脸上,马志平的耳朵刷的一下子红了。他的心跳得很厉害,几乎要从喉咙口飞出来。他慌乱地向后退出半步,这才慢慢地恢复了心跳,不觉间嘴里已经给出了回答,“好。”
  日期:2017-01-28 22:14:20
  011
  苏青口中的秘密基地,实际上是村西的一所废弃的老宅子。
  最初住的是一对姓张的老夫妻,两个人搬进城里之后,宅子就一直荒着,长满了半人高的野草。后来,有个拾荒的老太太住了进去,院子里就堆满了拣来的纸板、铁罐和其他的废品。再后来,那老太太也不见了,那宅子就成了野猫野狗的安乐窝。

  马志平素来胆小,刚到门口,就听见院子里传来一声猫叫,不由得打了个激灵。再看那锈迹斑斑的铁门,心里头更是说不出的抗拒。他咽了口口水,“你说的秘密基地……不会是这儿吧?”
  苏青不以为意地点了点头,“对啊,就是这里。”
  马志平硬着头皮提醒了一句,“这里已经好长时间没人住了。”
  “就是因为没人住才来啊,”苏青嫌弃似的啧了一声,上前摸到了铁门把手,一把推了开来,“进来吧。”说完,当先向院子里走去。
  马志平皱了皱眉,只得跟了进去。院子里并没有他想象得那般破落,虽然有些废品,但被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墙角里。一黑一白两只猫正躺在上面晒太阳,看见有人进来了也不害怕,依旧眯着眼睛享受日光。
  马志平三两步进了屋,粗粗一看,屋里也已经打扫过了。虽然床铺有些简陋,但并不影响此行的目的。

  苏青停在床边,脸上带着得意的笑,“怎么样,这地方不错吧。”
  马志平一边环顾四周,一边皱眉回答,“还行,就是破了点儿。”
  “有地方来就知足吧,什么都没干,还挑上理了,”苏青的脸拉下来了,他指了指床铺,命令道:“上去吧。”
  马志平见那床上落满了灰,心里有些膈应,但只张了张嘴,就认命地爬了上去。
  日期:2017-01-28 22:37:25
  苏青摸到马志平的衣服,心里有点不悦,“怕脏了衣服?”
  马志平赶忙解释,“不是,这儿太冷了,我怕感冒……感冒了就出不来了。”
  苏青不言语了,这个时节确实不适合脱光了衣服,他自己还穿着毛衣毛裤呢。但马志平身上穿的衣服太厚,根本就没法推拿。苏青试了两次,只得放弃了,心里琢磨着弄个炉子过来。
  马志平坐起来,感觉身上不大得劲儿,又酥又麻又痒,似乎是被毛线刺着了。
  苏青不想回家,于是两个人就在废屋里熬着。屋里本来就冷,两个人又不活动,没过一会儿就被冻得受不住了。马志平提议回家,苏青死活不答应,“回家干嘛?还不如在面外冻着。”他一边说,一边往马志平身边凑。
  马志平没动,心里却怦怦地跳个没完。他怕被苏青察觉,赶忙开口掩饰,“家里多好,又暖和又敞亮,干嘛在这儿冻着?”
  苏青不说话了,这是两个人第一次谈到对方的家庭。
  马志平隐约觉得这里边有事,但又不知道如何张嘴,只好跟着沉默。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有十分钟,也许有半个小时。就在马志平以为沉默会一直持续到两个人离开的时候,苏青突然开口了,“你是家里的独子,所以你永远也不可能理解我的感受,一个被家人遗忘了的瞎子的感受。”
  虽然苏青没有详细讲述,但他落寞的表情已经让马志平猜到他所承受的委屈。马志平似乎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一个同样孤独而失落的灵魂。

  日期:2017-01-29 22:07:19
  012
  那天,苏青说了很多,关于他的眼睛,关于他的家庭,关于冯晋生。很多窝在他心里想说却一直没说的话,终于有了完美的倾听者。
  马志平并不蠢笨,甚至于很敏感。他准确地捕捉到了苏青的情绪,并且感同身受。但他不善言谈,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一个受伤的灵魂,所以,他能做的只是默默的陪伴,只偶尔发出一个单音。
  说到最后,苏青忽然扭过脸对准了马志平,犹豫说:“我能摸摸你的脸吗?”
  马志平怔了一下,脸刷的一下子红了。就在他绞尽脑汁思考如何答复的时候,就见苏青红着脸解释:“刚刚说的那些话,除了你,我谁都没说过,连我师父都没有。所以,你已经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了,可是我已经忘了你长什么样子了……”

  马志平心里有点儿激动,他爸妈管他管得紧,每次有同学过来找他玩儿,他爸妈总是挡回去,不是说他去姥姥家了,就说他去补习班了。一来二去,也就没人过来找他玩儿了。所以,从小到大,他都没有一个要好的同学,更别提朋友了。
  苏青见马志平没说话,以为他不乐意,就说:“你不愿意就算了。”
  马志平高兴还来不及,哪里还敢拒绝?他顾不得多想,一把抓住苏青的手,“我愿意,我愿意。”说完,拿着苏青的手慢慢往自己脸上递。
  苏青的指尖碰到了马志平的脸,觉得指腹有点烫,他猜马志平的脸一定红了。他笑了笑,顺着马志平的额头一点点向下描绘。额头略宽,眼睛细长,鼻梁微塌,嘴唇稍厚,下巴略窄。苏青想,不是个美人胚子,但应该也不难看。
  马志平的脸红得厉害,几乎能烧壶开水了。似乎苏青的指尖带着火星子,沿着绕过的痕迹,火焰就一点点地燃烧起来。
  回家时,天色已经黑了。空中有很多星星,一闪一闪,亮得发蓝。
  日期:2017-01-29 22:44:21
  苏青想弄个炉子,但那哪儿是说弄就能弄到的呢?稀稀拉拉地拖到了六月份,两个人才开始在废屋里正经练习推拿。

  在过去的这三个多月里,两个人也没闲着,每个周末都要见个面,聊聊天,说说这周发生的有趣的事或者烦心的事,关系自然又近了不少。每次分手的时候,想到下次见面还要挨上五天,竟都有些不舍。
  终于,在两个人的热烈期待中,暑假到了。马志平打着补习的名义,正大光明地出了门,这是他有史以来撒过的最大的谎。刚开始的时候,他心里还有些惴惴,后来见爸妈没有察觉,也就慢慢习惯了。
  苏青在家里受气,更是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泡在废屋里,每天一大早就出门,直到天黑了才回家。中午饭就吃马志平偷偷带出家门的两个干馒头和一小碟咸菜,渴了就喝院子里的自来水,个头儿倒是噌噌地长上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