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瞎子——从“青梅竹马两无猜”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BL]》
第5节

作者: 第33只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琼在推拿馆住了一宿,第二天一早走了。
  冯晋生什么也没说,但脸色很不好看。苏青就像耗子见了猫一样,做什么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惹冯晋生骂。直到晌午,冯晋生吃完饭后睡下了,苏青才算松了口气。
  日期:2017-01-25 21:44:58
  马志平是下午两点到的推拿馆,那时候苏青正躺在床上迷糊。暖暖的阳光透过玻璃窗子,射在苏青黑里透红的小脸蛋上。说实话,苏青长得不算好看,小鼻子小嘴巴,只有一双眼睛还算漂亮,可惜还是瞎的,比起马志平来要差上一大截。
  但不知道为什么,看上去却让人觉得很舒服,至少马志平这么认为。

  马志平就这么看着苏青,不知不觉间竟然睡着了。
  苏青醒的时候吓了一跳,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怀里突然多出个人来。也因为这一声惊叫,马志平也醒了过来。他的脸有些发烫,赶忙跳下床去,解释说:“刚刚你睡觉来着,我没好意思叫你……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我自己也睡着了。”
  苏青拍了拍胸脯,接着没好气地说:“真是的,吓死人不偿命。”
  马志平的脸更红了,他想岔开话题,避免尴尬,可没想到却为自己制造了另一个尴尬。“时间不早了,赶紧开始吧。”说完,他就恨不得扇自己一个大嘴巴。

  苏青的眼睛发亮,他利索地穿好鞋子,吩咐说:“那好,脱衣服吧。”
  马志平扭扭捏捏,内心又是一番痛苦的挣扎。脱衣,上床,趴好。
  白白净净的马志平,看上去就像一只洗刷干净的任人宰割的羔羊。
  此后,每至周末,马志平必如此刻一般,痛并快乐着。
  日期:2017-01-26 22:26:48
  009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到了年底。
  苏青张罗着买了年货,并把推拿馆上上下下打扫了一番。冯晋生似乎比之前更加喜怒无常,有事没事就要发上一通脾气。苏青估摸着跟黄琼有关,但又不敢细问,只望能高高兴兴地过个年。
  谁知,就在大年三十晚上,冯晋生突然发病,止不住地咳起血来。苏青吓坏了,赶紧跑到隔壁叫人。那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钟了,邻居张二叔已经睡下了。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应,苏青急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他担心冯晋生出事,又赶忙往回跑,一不留神踩在了一块砖头上,砰的一声摔倒在地上,吃了一嘴的土。他毫不在意,抓起砖头蹩到张二叔家的后墙山,使劲儿地砸了起来。他一边砸,一边哭:“张二叔,你快出来……快去看看我师父。”
  敲了有两分钟,张二叔就披着衣服出来了,但苏青却觉得有一个世纪那么久。
  张二叔睡得正香,突然被人吵醒,心里自然不高兴,但一见这阵仗立马就明白了,他一边往推拿馆走,一边询问情况。苏青说得颠三倒四,张二叔也就不问了,到了推拿馆一看,心里头也是一激灵。
  冯晋生靠在床头上,耷拉着脑袋,就像一只奄奄一息的病鸡。他的肩膀不停地抖动,嘴里还在不停地咳血。殷红的血顺着嘴角流了一身,看上去很是吓人。
  张二叔叫了两声晋生,见没有应声,心里头又是一紧,顾不得再说什么,赶忙回家推来了一辆三轮车,连搂带抱地将人抬上了车。苏青不放心,非要跟着去。张二叔劝了两句,见劝不动也就任他去了。
  前段时间刚下了雪,还没化,车轮压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听得苏青心里一阵发紧。那一刻,他忽然意识到,相较于憎恨厌恶,他更爱眼前的这个人。对比苏玲儿和苏远,似乎冯晋生更像他的亲人。
  日期:2017-01-26 23:04:27
  过了有半个钟头,到了村医任天旺家里。任天旺见这阵势,怕出人命不敢收,直接让送县医院。张二叔好说歹说,这才把冯晋生抬进了屋。进了屋,任天旺就不敢再耽误了,赶忙问了情况,开了药,输上液。

  扎好针,已经夜里一点了,大年初一了。
  张二叔折腾了两个多小时,又累又困,靠在椅子上睡了。苏青不敢睡觉,他生怕自己睡着了,就再也见不着冯晋生了。他在心底默默地跟自己打了个赌,只要他一宿不睡觉,冯晋生就会平安无事。所以,他一宿没合眼,眼睛睁得直流泪。
  黄琼是初一下午过来的,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他先向苏青和张二叔表示了感谢,接着就用一辆黑色轿车把冯晋生接走了。张二叔看得眼睛都直了,说那是红旗汽车,毛主席当年坐过的车,舒服的很,那表情就跟他曾经坐过似的。
  苏青不知道红旗汽车舒不舒服,只知道黄琼是唯一一个可能治好冯晋生病的人。
  日期:2017-01-27 23:30:29
  010
  冯晋生离开后,苏青只好回家。他已经有大半年不在家住了,之前睡的床铺堆满了杂物,还弥漫着一股呛人的霉味。他感到有些迷茫,并且很不适应。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像以前一样跟这些仅有着家人之名的同丨居丨者看似和睦地相处。
  现实很快告诉了苏青答案,虽然结果早在他的预料之内。
  就在苏青离开的这半年多,这个家几乎已经彻底地忘却了他。他的突然回归,让所有人一时间都有些难以接受。就像家里凭空多了一个陌生人,说不出的别扭难受。
  而苏玲儿和苏远的表达就更直接一些,他们总是当着苏青的面一口一个黑瞎子。或者故意撞在苏青身上,推他一个趔趄,好几次害他摔倒。他们还会把饭菜中的肉丝挑完,只给苏青留下嚼不烂的菜帮和菜根。
  苏青爸妈的眼睛不瞎,耳朵不聋,自然知道这姐弟俩的所作所为。但他们一句话也不说,似乎这些带有侮辱性和攻击性的语言说出了他们自己想说却不能说的秘密,因而默许了这姐弟俩的做法。
  苏青心里难受,但也只能忍着。毕竟,他现在是家里唯一一个吃闲饭的,他没资格表达愤怒。
  日期:2017-01-28 00:02:38
  苏青唯一能够暂时摆脱这些屈辱的做法就是出门。但出门又能去哪儿呢?他想到了马志平。苏青回了家,他和马志平的约定自然就没法继续了。粗略地算下来,两个人已经有三个月没见面了。
  这天下午,苏青估摸着快到放学的点儿了,出了门就直奔马志平家的胡同口。没等多大一会儿,马志平回来了,看见苏青吃了一惊,“苏青?你……你咋来了?”

  “自然是找你来了,难不成还是找你妈?”不知道为什么,见了马志平,苏青久被压抑的那股幽默感就死灰复燃了。在家里,他是从不肯跟任何人开玩笑的。
  “找我?找我……找我干嘛?”马志平的舌头有点打结了。
  苏青咄咄逼人的气势回来了,“你说干嘛?咱们不是说好了的吗?每到周末都要陪我练习,结果人呢?连影子都没瞧见。”
  马志平也觉得委屈,他大年初三去推拿馆找苏青,结果去了之后发现大门紧锁,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冯晋生治病去了,“推拿馆都关张了,你叫我去哪儿找你。”
  苏青虽然理亏,但仍旧气势逼人,“那你不会去我家里找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