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瞎子——从“青梅竹马两无猜”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BL]》
第3节

作者: 第33只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冯晋生精神不济,讲不了多大一会儿就需要休息,苏青就趁着这段时间反复练习和研究。他脑子好使,记东西快,不过,经络穴位这东西并非纸上谈兵,需要亲临实践,如此方能保证其准确性。
  苏青犯了难,自从他眼睛坏了,已经很长时间没跟之前的小伙伴一起玩了。不是他不想玩,而是他觉得别扭,他固执地认为,他必须斩断之前的所有才行。而且,那些小伙伴们似乎也不爱搭理他了。
  这时候,他想到了马志平。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马志平会是一个很好的体验者。也许是之前跟他不大熟吧,这样不会觉得尴尬。也许只是因为现在的他跟马志平有些相像,都渴望玩伴,却又拒绝玩伴。
  日期:2017-01-22 22:08:31
  005

  下午五点放学,苏青四点半就在马志平家的胡同口守着。有人走过的时候,他就竖着耳朵听。脚步声沉重而拖沓,是每天都在墙根里晒太阳的王大爷。声音轻快且带有明朗的节奏,是隔壁李大婶家七岁的小孙女婷婷。
  在苏青分辨了三十九个节奏韵律迥然不同的脚步声的时候,马志平回来了。
  马志平的脚步声听上去就像猫爪子踩在落叶上的声音,沙沙的,带着点小心翼翼的成分。沙沙声停在苏青三米远处,苏青睁着一双漂亮的眼睛望向面前的虚无和黑暗,试探地问:“马志平?”
  马志平点了点头,发觉这个动作没有任何意义之后,轻轻地开了口:“是我。”
  苏青高兴之余,不知怎么的竟有点紧张。他的脸绷红了,握着竹竿的手都沁出了细汗。他努力回忆冯晋生揽客的说辞:“最近身体怎么样了……好多了吧……不是我吹……咱这独家推拿技术……别说这十里八乡的……就连县城也没……”
  马志平听得一头雾水,但还是很有耐心地听苏青磕磕巴巴地说完了他的长篇大论。
  苏青喘了口气,额头上的汗珠子就下来了,见马志平不言语,又赶忙急着解释:“我就是说推拿特别地好,想让你帮帮我。”

  马志平更糊涂了,他皱着眉问:“我又不会推拿,怎么帮你?”
  苏青一听乐了,“你会推拿干嘛啊?我的意思是,我给你做推拿,还不收你钱。”
  马志平犹豫了,他爸曾经去冯晋生那里做过,听说就是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他摇了摇头,发现这个动作毫无意义之后,委婉地拒绝了:“我还有作业没写呢。”
  苏青马上给出了有力的回击,并且是以曾经发号施令的神态:“明天是礼拜六,着什么急啊。要不这样,你今天晚上把作业写完了,明天你到冯晋生的推拿馆里找我吧,我给你好好儿地推拿推拿。”

  马志平急了,一张小脸涨得通红,但他向来不知道如何拒绝别人,所以只是瞪眼瞧着苏青,嘴里小声嘀咕着:“我明天有事……真有事……”
  苏青的眉毛拧起来了,脸上带着严厉的表情,“你是不是不想来?”
  马志平几乎快哭了,“不是……只是……”
  “只是什么?”
  马志平嗫嚅了半天,才红着脸说了实话:“是不是……是不是要脱光衣服?”
  日期:2017-01-22 22:09:40
  苏青愣了几秒钟,接着哈哈笑了起来。他弯着腰,眼泪几乎都要掉下来了,“是啊……不脱衣服怎么推拿……你实在太逗了……”
  马志平的脸更红了,苏青的笑声使他觉得羞愧。羞愧过后,则是愤怒,他深吸了两口气,用他迄今为止最大的嗓音喊了出来:“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苏青不以为意,依旧笑个没完。
  马志平不再理会苏青,迈开步子往家走。路过苏青身边的时候,苏青一把抓住了马志平的胳膊,“别走,你还没答应我呢。”一双湿润干净的眸子直直地望着马志平。虽然马志平知道苏青根本就看不见他,但不知为什么,他的脸更红了。
  “我不笑你了,你就答应我吧。”苏青忍着笑,眼睛里似乎要冒出水来。
  马志平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拒绝苏青。“真不行。”

  苏青的脸垮了,“我等了你两个多小时,三点就在这儿了。”他谎报了一个半小时,但眼睛里却流露着真诚和委屈。
  马志平最受不了苏青的这种眼神,每次都毫无例外地表示投降。于是,他思考了几秒钟,无奈地同意了,“好吧。”
  “说好了,不来是小狗。”
  两个人说好时间,苏青扭身往回走。一路上,他的脸上都带着得意的笑。他就知道,马志平一定会答应。至于这份自信从何而来,他自己也说不清。总之,每次对着马志平,他沉睡的骄傲和自信就会奇迹般苏醒。
  日期:2017-01-23 21:58:06
  006
  第二天一大早,苏青就往推拿馆的门口跑了好几趟,到了晌午,还不见马志平来。他心里有点儿没底了,马志平不会不来了吧?

  冯晋生见苏青心不在焉,心里也有些不耐烦。他拿起竹竿用力地敲打着石灰地面,当当当当,一连敲了十多下。苏青回过神来,心里头一哆嗦。每次冯晋生心里不痛快,多半是以这种方式提醒他一番。
  冯晋生用力咳了两下,开始表达他的不满,语气里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今天怎么这么毛毛躁躁啊,一大早就往门口跑,自己数数,几回啦?别以为自己学了几天推拿,就真能妙手回春啦?你啊,还差得远呢。”
  苏青明白了,冯晋生以为他是去揽客了,赶忙解释说:“不是,师父,我是去看马志平。他答应我今天过来陪我练习,我是怕他找不到咱这儿。”
  冯晋生又咳了两声,“该来的,自然会来,不该来的,你着急也是等不来的。”沉默了两分钟,接着继续教育:“你记着,做咱们这行的,务必要沉下心来。不光是这行,三百六十行,行行如此。成天慌慌的,最后什么也成不了。”

  这一通训斥,苏青只得听着。他虽然心里头不舒坦,但一颗心倒真的踏下来了。他开始认真回忆冯晋生讲授的内容,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三点多钟。
  就在这时候,突然响起了敲门声。苏青以为是马志平,打开门就开始冷嘲热讽,“不是说好的早上八点吗?怎么现在才来?难道是写作业太认真,以致忘了时间?”
  谁知,来人竟哈哈地笑了起来,“晋生,这就是你这儿的待客之道吗,倒真有些特别。”
  日期:2017-01-23 22:34:28
  苏青懵了,这声音完全陌生,沧桑里还夹着些沙哑,显然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他心里咯噔了一下,完了,刚刚师父还说他急躁,这下子更有话说了,于是他只好有些无措地等待着冯晋生的训斥。
  谁知,冯晋生却没说话,过了有好一会儿,才慢悠悠地开口:“你怎么来了?”
  声音听上去很是从容,但苏青还是从中感受到了冯晋生的紧张。毕竟,他跟着冯晋生有四年多了,冯晋生声音里的每一丝细微的变化他都能感觉出来。他努力地竖着耳朵,对这位不速之客更加好奇了。
  “没想到吧,我还是找到了你。”来人越过苏青,直接走到了冯晋生的跟前。他弯下腰,仔细地打量着冯晋生,叹气说:“这么多年不见,你过得好吗……老了不少啊,我都快记不得你年轻时的样子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