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瞎子——从“青梅竹马两无猜”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BL]》
第2节

作者: 第33只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顿打,苏青没掉一滴眼泪。其实他是想哭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劲头上来了,就是不肯掉眼泪。他想,如果爷爷还在的话,一定会冲上来护住他。虽然爷爷过的日子也算寄人篱下,但爷爷一定会这样做。
  想到这些,苏青的眼泪忍不住了。他开始哇哇大哭起来。这一哭,反倒让苏青妈下不去手了。她又骂了两句,也就转身回屋了。
  那天夜里,苏青做了一个梦。他梦到死去的张阳和爷爷都活过来了,他一激动就醒了,发现这不过是个梦,眼泪就再次泄了闸。

  第二天,苏青没去上学。因为他生病了,而且病得不轻。发着烧,嘴里还不停地说梦话。苏青爸和苏青妈早早地去了张阳家帮忙,苏玲儿和苏远也早撒丫子跑去玩了。四个人谁都没留意,苏青缩着身子,像只可怜的小耗子。
  夜里十点,苏青爸和苏青妈回来了。两个人忙了一天,顾不得看苏青一眼就洗洗睡了。直到第三天早上,他们才想起苏青来。苏青妈的气是不打一处来,她冲着苏青的屋叫:“你害死人还有理了,连学都不去上了!都几点了,还不起来!”
  嚷了两遍,也没回声。苏青妈忍不了了,她冲到屋里一看,苏青还躺在床上。她的气更大了,她一把掀开被子,对着苏青的屁股蛋子就是两下子。刚要再骂突然顿住了嘴,她皱着眉摸了摸苏青的额头,嘴里嘶了一声,“怎么这么烫啊?”
  顺着苏青的脸往下又摸了两下,苏青妈有点慌了,她压低声音叫了苏青两声:“青儿?青儿?”见没反应,赶忙冲着屋外喊:“他爸——他爸——你快点儿进来,你看看老二这是怎么了?”

  苏青爸进来一看,当下也着了慌。两个人青儿青儿地叫了半天,才想起来赶紧把人送去诊所。送到孙畅诊所的时候,苏青已经烧迷糊了。
  “你们这当父母的也是,孩子才多大一点,他懂什么,你看你们给折腾的!”孙畅装模作样地感慨了两句,接着往苏青太阳穴旁扎了两针。
  就是这两针,使得苏青以后的日子一直生活在黑暗之中。
  得知苏青的眼睛看不见了,苏青爸和苏青妈着实发了两天愁。他们问孙畅到医院能不能治好,孙畅担心影响自己的声誉,就故作可惜地说耽误了,到哪儿去也治不了了。而且治不好不说,还得花老大一笔的医药费。
  “没听人说嘛,辛辛苦苦几十年,一病回到解放前。隔壁村儿的老王头,年前得了脑血栓,光医院就住了整整两个月。可人回来了不过半个月就没了,家里头还欠了一屁股的债,小两口天天地吵架,偷偷的抹泪儿啊。”
  两个人心里一激灵,他们自然是不愿花这一笔钱的。但是传出去说这做父母的耽误子女,也不好听。不过,在接到孙畅偷偷送来的一百元钱后,也就认命了。甚至在别人问起的时候还替孙畅说情,“不怪人家孙医生,我家老二啊,命不好。”
  苏青眼瞎之后,就再也没有去上学。他没有像苏青爸妈预想得那样又哭又闹,反倒像早有预感似的接受了这个事实。似乎只有这样做,他的心理才能踏实一些。他用辍学的方式,默默地为张阳的死承担了责任。

  那一年,苏青7岁。
  日期:2017-01-21 22:38:13
  004
  每天早上五点,苏青就要摸索着起床了。因为,他要跌跌撞撞地穿过整个村子,到隔壁的牛栏村找另一个瞎子。

  他要找的这个瞎子叫冯晋生。冯晋生是天生弱视,长到三岁的时候就看不见了,为了混口饭吃,硬是练出了一把好手艺,在十里八村也算是个人物。不管人后如何,但当着他的面,总要称呼他一声冯先生的。
  这一声先生,总是叫苏青羡慕的。他年纪小,八岁开始学徒,五年后开始上手,十五岁有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客人。不过,上门来的都是大叔大伯,哪个年纪不比他大?所以,这一声先生总是叫不出口的。
  直到十五年后,苏青在县城开了第一家盲人推拿馆。他本以为,这回可以听到这一声先生了,谁知道那时候又不兴叫先生了,而是改叫大夫了。所以,每每给马志平做推拿的时候,他总是要让马志平叫他先生的。
  冯晋生是个推拿好手,却不是一个好老师。
  常言道:教会徒弟,饿死师父。冯晋生对苏青,总是怀有一种非常明显的敌意,就像当年他师父对他一样。然而,他收了苏青爸送来的二十块钱和两斤猪肉。而且,他年纪也越来越大了,身边没个使唤的人总是不方便的。
  于是,苏青就成了一个使唤丫头般的存在。冯晋生每天让苏青帮忙打扫打扫卫生,烧烧水做做饭,或者洗洗衣服。总之,关于客人和如何推拿,冯晋生连提都不会提。他还总是很细心地把重要的客人引到单间里,虽然苏青什么都看不到。
  多年后,苏青有了自己的推拿馆,他才深刻地明白了这样做的道理。冯晋生并非怕他偷师,事实上,冯晋生不教给他,他一辈子也学不会。这样做其实是为了跟客人聊天,增进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要知道,感情这东西有时候比手艺好使。
  苏青有很多次都想抬屁股走人,他虽然年纪小,但心里却很明白,冯晋生只是让他每天都在重复一个合格佣人的职责。他看不到前景和希望,也不知道未来的路要怎么走,他担心自己一辈子都将围着抹布、锅台和洗衣盆乱转。

  然而一想到现实,苏青心底的那点傲气就没了。想想也是,一个瞎子,不做推拿,还能干什么呢?苏青爸妈成天追问他学得怎么样了,想着尽早甩掉这个包袱。苏玲儿和苏远就更指望不上了。娶媳妇生孩子他没指望着,但总得养活自己。
  他有好多次开口问冯晋生,啥时候才能学习推拿。每次冯晋生都会用他那双天生歪斜的眼睛狠狠地瞪他一眼,冷哼说:“小兔崽子,翅膀硬了,敢跟师父提要求了?告诉你,老老实实干活,至于旁的心思嘛,嘿嘿,最好还是赶紧灭喽。”
  苏青不言声了,他知道,再问下去,冯晋生的脾气上来了,什么东西都能往他身上招呼。有一次他忘了烧水,正赶上冯晋生心里不舒坦,于是,竹竿尖儿就落在苏青的后背上了,那时候还是夏天,穿的薄,血印子好几天都没消下去。
  算起来,苏青真正开始学习推拿是在他十二岁的时候。那年端午,冯晋生开始咳嗽,咳得厉害了,痰里头还带着血丝。那段时间,苏青就留在推拿馆里住了,每天精心伺候着,煎药喂药,冯晋生心里多少有点感动。
  不过,冯晋生更重要的考虑则是他怕自己哪一天走了,推拿馆说不定就没了。毕竟辛苦经营了数十年,他心里头总是放不下的。不管初衷如何,总而言之,苏青开始学习推拿了。这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日期:2017-01-21 22:56:33
  冯晋生一病,苏青反而轻松了。推拿馆生意少了,苏青要做的清理工作就大大减少了。他的主要任务就是照顾冯晋生,当然,更重要的就是学习推拿了。他学得很认真,他知道,机会来之不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