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瞎子——从“青梅竹马两无猜”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BL]》
第1节

作者: 第33只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1-19 22:12:00
  001
  黑瞎子并非生下来就瞎,七岁以前,他也曾见过这个真实生活过的村庄,也曾像同龄的孩子一样爬树偷桃,下河摸虾,甚至比他们还要调皮。那个时候,他总是光着两条细溜儿的小白腿儿,在耀眼的阳光下颠过来跑过去。
  那时候,他还不叫黑瞎子,而是叫苏青。他是家里的老二,上面有一个姐姐,下面有一个弟弟,在家里不大引人注意。他不喜欢呆在家里,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他看上去像个外人,甚至连外人都算不上,更像是一个透明人。
  事实上,根本没人在乎他在哪里,又在干什么。所以,苏青一天到晚都在外面溜达,只有吃饭的时候才能看见他的影子。他爹苏全顺似乎这时候才想起来他还有个二子,嘴里难免叨咕两句:真不像话,吃饭了才知道有个家。
  因为老在外跑,运动量大,所以苏青吃饭特别多。苏全顺见了,总是拿眼角斜楞他,嘴里还嘀嘀咕咕:人小饭量可不小,长大了准是个草包。一听这话,苏青就不敢再吃了。直到多年以后,他仍旧是那个又黑又瘦的样子,像个小泥猴子。
  那时候,在同龄的玩伴之中,苏青也说得上风光。别看他在家里唯唯诺诺,大气儿不敢出一声,但在孩子们中间,他也算是数一数二的胆大。他经常爬到最高的桑树上摘桑叶,也会到淹死人的池塘里洗澡,甚至敢到闹鬼的屋子里偷东西。
  那闹鬼屋子的隔壁就是马志平的家。院子的西墙根里放着一个矮墩,马志平总是坐在上面看书。看见苏青他们,他就羡慕地瞄上两眼,一瞧见苏青他们在看他,或者一听到咳嗽声或者脚步声,就赶忙低下头去,装作一副努力用功的样子。

  这些伎俩没逃过苏青的眼睛,他觉得有趣,就悄悄地来到马志平面前。而马志平一直在用眼角的余光瞄着,但他始终没有出声,脸和脖子都憋得通红,一双小手死死地攥着裤脚。直到苏青开口问他话,他才抬起头来。
  “嘿,看什么呢?”
  马志平拿起书,用书皮对着苏青晃了晃,“安徒生童话。”
  苏青见那书角上都翻了卷,书页也泛黄了,就吐了吐舌头,“好看吗?”
  马志平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回答说,“很好看。如果你想看的话,我可以……”说了一半,又把话咽下去了。他想起来,上次他把书借给同学,结果被他妈狠狠地骂了一遍,于是不吭声了。
  苏青并不在意,他没心没肺地笑,“看书有什么意思,跟我们一起去玩儿吧。”
  马志平有些心动,但他看了一眼屋里晃动的身影,摇了摇头说:“我不去了,我还要看书。”说着,又低头翻起书来。
  苏青看了两行字,只认得其中的几个,心里不耐烦,嘀咕了一声走了。
  看着泛黄纸页上蚂蚁似的文字,马志平的眼睛渐渐地模糊了。
  日期:2017-01-19 22:39:42
  002
  马志平再次见到苏青的时候,苏青已经是那个名副其实的黑瞎子了。
  他的眼睛瞧上去就跟正常人一样,但实际上他什么也看不见。然而,罪魁祸首却只为这场悲剧买了一百块钱的单。或者应该说,苏青用自己的眼睛换来了家里两个月的粮食和蔬菜。
  苏青记得,那是个炎热的夏天,放学后他跟那个一小时后就会死去的小伙伴一起到河边玩儿。他没想到,就是这条看上去清澈美丽的小河,夺去了他昔日的朋友,还有他一生的光明。
  被人发现的时候,小伙伴已经没了气息,苏青也已经昏过去了。两个人直接被送到了赤脚医生孙畅的诊所里。孙畅皱着眉,脸青得像苦瓜,一边摇头一边叹气。
  “这孩子没救了,没救了……”
  检查完小伙伴,孙畅又开始看苏青的情况她压了几下苏青的胸口,苏青吐出来几口混浊的河水,算是醒了。这时候,诊所里已经挤满了人。苏全顺在人群里,看见苏青醒了,上前就给了苏青一个耳刮子,骂道:“你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
  苏青仿佛被这一耳光扇晕了,脑袋里嗡嗡地乱叫。过了有十秒钟才想起小伙伴来,问:“张阳呢?”一连问了三遍,也没人回答。
  正觉得奇怪,人群里传来吵嚷声。苏青仔细一听,是哭声。张阳的家人到了。
  “阳阳啊,你怎么这么小就走啦!你走啦,我可怎么活啊!阳阳啊……”
  张阳妈披散着头发冲上前来,趴在张阳早已冰冷的身体上嚎啕大哭。张阳爸跟在后头,没说话,眼睛里全是血丝。他的右手哆嗦着,旱烟杆子上的灰全落在了他那看不出颜色的鞋面上了。
  张阳还没明白过来,只瞪着一双迷茫的眼睛问:“张阳干嘛躺在地上啊?”
  张阳妈忍不住了,她将满腔的绝望都发泄在这个活着的孩子身上,她是多么希望,死去的不是她的女儿,而是眼前的这个什么都不懂的臭小子。“都是你啊,要不是你,我们家阳阳也不会死!都是你害的,你怎么不去死啊!”
  没等苏青明白过来,苏全顺的右手就落下来了。他一边拎着苏青往门外面走,一边劈头盖脸地骂着:“你给我滚回家去,一会儿不看着就给我惹事!看回去不打折你的腿!”
  张阳妈身子向前一扑,双手紧紧抓住苏青的双腿,“你不能走!你还我阳阳,还我阳阳……”
  苏青的腿就像被一把钳子死死得卡住了,一步也动不了。他回头望了张阳妈一眼,只见眼泪鼻涕糊了满脸。眼角余光落在张阳肿胀发青的脸上,头发黏在一起,嘴巴微微向外张着,像一只不小心搁浅的鱼。
  日后,这个形象千百次地出现在苏青的梦里,再也摆脱不了。

  不知道有多少个深夜,苏青在梦中复明了。他看见了小伙伴挣扎的表情以及眼睛里流露出的对生的渴望。他看着那条平静的河流突然间变得面目狰狞,一点一点地吞没了一个鲜活的稚嫩的肉体。
  每次他都是尖叫着从梦中醒来,看到眼前漆黑一片,狂跳的心才逐渐平静下来。他甚至认为,夺去他的眼睛是对他当年提议的惩罚。直到跟马志平日益亲密起来之后,他才慢慢摆脱了这种可怕的想法。
  日期:2017-01-20 21:28:46
  003
  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下,苏青像个无知无觉的木头人一样回到了家里。
  刚到门口,苏青妈就冲上来了,手中的笤帚疙瘩直奔苏青的屁股而去。她一边打一边骂:“你这个臭小子,总是不让人省心,打死你算了!打死你就清净了!”
  苏青的姐姐苏玲儿和弟弟苏远在一旁嘻嘻哈哈,挤眉弄眼地说着风凉话:“哈哈,老二又闯祸啦!看妈不打死你!今天新买的苹果和馓子都是我的啦!”接着因为分配不均,两个人又吵起来了。
  苏青漠然地看着闹剧一般的一家人,心里涌起一股伤感。他想起了爷爷。他想,爷爷苏福贵是唯一关心他的人,有了好吃的好玩的会想着他,趁着苏玲儿和苏远不在的时候,偷偷地拿出来给他。
  爷爷还用会那双锄了一辈子地的树皮一样的手摸他的头发,也会用慈祥的目光望着他,咧着一嘴被旱烟毁坏的黄牙问他:“乖孙子,别叫玲儿和小远看见了,爷爷单给你留的。”那表情像极了邀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