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224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与张清扬想象中的一样,米丰收除了讲了讲最近展览会的工作外,又提了提支援兰马县灾区重建等话题,却是没有提到那天记者采访的事情。他在等着张清扬或者方少刚主动提出来,想看看他们的底牌。张清扬不得不承认,其实米丰收很有从政经验,也很会当一把手。
  张清扬自然没吱声,而是望向了陈政道。迎着张清扬笑眯眯的目光,陈政道知道自己应该主动承认错误了。他举了下手,清了清嗓子,说道:“米书记,我有件事情需要向各位常委通报一下。”
  米丰收点了下头,望了眼方少刚,在他看来这自然是方少刚的意思。不过他却误会方少刚了,方少刚很茫然地看着陈政道,没想到他会主动发言。其实方少刚的想法与米丰收一样,他想看看张清扬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却没想到陈政道由于心虚,主动发言了。
  讲清了那天事情的始末,陈政道很是痛心地说:“灾区的居民只能住在简易房里,可是我们的干部却在利用公款大吃大喝,这是什么形为?更何况当省台的记者去微服私访时,还发生了争执。身为市委宣传部长,没有保护好我们的记者同志,我有责任啊!兰马县此次事件造成的影响非常恶劣,我建议一定要严肃处理!”

  方少刚有些无奈看向陈政道,虽然理解他首先发言是想撇清责任,但是他这么一搞,却是打乱了他的步调。他只好说道:“听说那天张市长正好在现场,下面请他讲讲吧。”
  张清扬看向方少刚,心想拉我下水吗?而方少刚的表态更让米丰收误以为张清扬与方少刚已经联手,脸色不由得难看起来。张清扬看出了米丰收的意思,心中暗笑看来自己的空城计还是有了效果的。
  张清扬慢腾腾地喝了口茶,说道:“我对兰马县的行为很痛心,我赞成陈部长的意见,一定要严肃处理。”
  米丰收听到张清扬的表态等于没表态,又有些犯迷糊了。心想瞧这意思,张清扬也没有顺着方少刚的话来讲啊,而这小子也没有针对柴军等人,难道说他不想参与这件事,只想让自己和方少刚来争吗?既然张清扬是这个态度,那么方少刚刚才主动拉他下水,不是把他给得罪了?
  方少刚的心里也很奇怪,他让张清扬开口讲几句,其实是出于好意的,那意思张市长我给您创造了机会,怎么用就看您的了!本以为他会针对兰马县柴军、以及福兴饭店的问题大谈特谈,却没想到他放弃了这样的机会。方少刚瞟了一眼张清扬,感觉有些摸不着头脑。
  张清扬放完烟幕弹以后,微微一笑,接着说道:“福兴饭店的保安与省台记者的冲突不是偶然事件,据我所知福兴饭店是有些背景的,这就需要史书记调查了。至于省台的记者,我已经安抚好,他们同意在播新闻时做一些处理,就事论事,不提我们江洲,不提兰马县。我现在想说的是,在这件事情的背后,兰马县委县政府、宣传部,甚至是柴军同志,他们到底有什么样的问题!”
  米丰收心一凉,心想看来他的确是想对柴军动手了。而偏生张清扬的态度没有半点个人情绪,完全是从工作出发,换作谁也挑不出毛病来。
  张清扬讲完以后,方少刚微微有些失望,他是希望张清扬摆开了阵势与米丰收大打一架的。可是张清扬的态度很中肯,并没有针对米丰收的意思。原本方少刚希望这两人争执起来,然后出面做和事佬,便顺理成章地主动接下这件事的处理权。接下来就可以收买柴军了,表面上给个处分,实际上拉拢一些干部,让清楚这件事的基层干部看到自己在一、二把手之间的实力。
  然而结果张清扬是抱着谁也不得罪的心态来讲的,同时因为是自己逼他发言,这更有可能让米丰收感觉是自己挑起了事端。方少刚皱着眉头,暗想现在的张清扬真可谓是老谋深算了,他也许早就算准了自己和米丰收的态度,先是乱放烟雾,不但达到了目的,还让自己与米丰收有了矛盾,真是好手段!
  这时候,沉默多时的纪委书记史振湘开口道:“我看这件事情就由米书记牵头,由我们纪委进行调查,兰马县的同志有没有问题,我们需要给一个公正的交待。”
  史振湘的表态,等于是断了米丰收和方少刚的私心,不过偏偏又合情合理。最关键的一点是,他的态度对张清扬有利。
  米丰收扫了一眼张清扬,嘴里有些苦涩,真没想到本来很简单的一件事,结果被张清扬搞得越来越复杂,复杂之后,他又轻而易举地抓住了主动权,自己和方少刚反倒成了打酱油的,都被他给耍了!
  “那就这样,史书记,纪委介入吧。”米丰收宣布了散会,临走前望向方少刚,心说你想让张清扬对付我,没想到自己也被那小子摆了一道吧?哼!

  方少刚明白米丰收的意思,却完全没有当回事,而是对张清扬说:“市长,这件事多亏你在现场处理得急时啊,要不然我们市委就被动了!”
  米丰收恨得牙根痒痒的,方少刚这话摆明了是说给他听呢!
  张清扬点点头,微笑着没说话,算是接受了方少刚的好意。
  走出会议室,史振湘站在张清扬身侧,轻声道:“你这手玩得不错啊!”说完就走了。
  张清扬看着史振湘,心想关键时刻他看出了自己的用意主动帮忙,这次胜利也要感谢他。
  第二天省台的社会调查栏目播出了干部大吃大喝的现象,没有提兰马县,更没有提江洲,也没有提正是灾情发生后。但是内部人还是知道偷拍的现场是在兰马县。
  看到新闻时,张清扬给陈美淇打电话表示感谢。陈美淇受宠若惊,还以为张清扬要约自己,结果再一次失望。
  纪委调查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兰马县福兴饭店的老板是柴军的表侄,借着这层关系,县委县政府的饭局几乎都安排在这里,福兴饭店几乎成为了定点餐饮处。

  纪委的调查没有查出柴军与他表侄有什么金钱往来,其实这也很好理解,反正都是他们自家生意,还用得着金钱往来吗?说是柴军的表侄开的,谁知道柴军是不是真正的大老板?
  省台记者被打一事由县委宣传部长董鹏背了黑锅,他被免职处理。柴军和县长杨进行政记大过一次。虽然保住了位子,可是由于米丰收没有发挥出作用,柴军对他是有看法了。
  而杨进就很高兴,五一假期的前一天,他特意来找张清扬汇报工作。杨进首先检讨了自己的工作失误,随后又讲了讲今后的发展思路。张清扬热情的接待了他,虽然见面时间只有半个小时,但是意义重大。杨进找到了靠山,张清扬也取得了兰马县部分干部的支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