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死人开口说话》
第284节

作者: 阿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要回学校课吗?这个……你先来找我吧,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再慢慢谈!”
  范炎炎感到很无奈,他随便收拾了一下寝室里的东西,把明天课需要用到的课本和资料整理好,然后离开了寝室,走出学校去和欧阳雪琪见面。
  在电话,欧阳雪琪让范炎炎到她的律师事务所见面,其实范炎炎是不太愿意跟欧阳雪琪单独呆在没人的地方的,但想到学校已经给自己安排了课程任务,每周都还要补课,以后都不一定见得到,他还是欣然前往了。
  欧阳雪琪的律师事务所,范炎炎和她在这里见面了,欧阳雪琪和范炎炎一起在沙发坐下来,她迫不及待的问:“范炎炎,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以前不是不用课的吗?怎么现在学校又突然通知你让你去课了?”
  听欧阳雪琪这话的语气,范炎炎感到有些不自在,他知道欧阳雪琪想跟他经常待在一起,他说:“我也不知道……你给我写完了检讨之后,校长和几个领导过来看了检讨,然后校长说让我最好跟学校授课的进度,还说专门给我安排了补考,而且周末也要我去学校补课。”
  “什么?周末也要补课?”欧阳雪琪顿时大惊,她惊讶的大声说,“这学校未免也太过分了吧!这是大学,不是高!凭什么要一个大学生周末补课啊!”
  范炎炎也感到很无奈,不过他想到这也是一个跟欧阳雪琪拉开距离的好机会,他心里还是试着接受这个结果,他说:“这也没办法,校长是这样说的,他们还说,如果我想拿到毕业证,想顺利毕业的话,最好还是服从学校的安排,我是我们学校较特殊的学生,他们愿意因材施教。”
  欧阳雪琪嘟着嘴,不开心的抱怨说:“怎么这样啊,平时要课,周末也要补课,那我岂不是没什么机会跟你见面了……”

  范炎炎也感到很无奈,很不爽,毕竟被学校安排了周末补课,而且还要参加补考,这样的安排极大的限制了他的自由,不过也正好可以和欧阳雪琪适当的拉开距离,他觉得自己和欧阳雪琪现在的关系还不是很明确,他怕不小心伤害到欧阳雪琪,所以保持距离也是有必要的。
  这时,欧阳雪琪又说:“不过没关系,算平时课周末补课,晚你总要回家吧,我们还是可以经常见面的!”
  范炎炎顿时有些慌了,他知道欧阳雪琪所说的家是她租给他的房子,晚的时候回家?经常见面?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他不是那种没良心的花花公子,于是赶紧说:“我平时要课,晚肯定是要住在学校寝室的啊,学校晚肯定会查寝,要是发现我不在麻烦了!”
  其实从范炎炎入学到现在,学校还从来没查过寝,这话是范炎炎编出来糊弄欧阳雪琪的。欧阳雪琪叹了口气,委屈的说:“晚也没时间吗?看来我只有白天的时候再来看你了……”

  范炎炎很是无奈,他很想跟欧阳雪琪说,其实不来看也没关系的,两个人之间还是有必要保持适当的距离,但这话说出来未免也有些伤人了,他还是忍住没说。
  欧阳雪琪听到范炎炎要回学校这个“噩耗”,心情也是受到了明显的影响,她又连着抱怨了好多句,范炎炎也一直沉默不语。说了一会儿,欧阳雪琪也许是说累了,总算是安静了下来,这也让范炎炎松了口气。
  欧阳雪琪沉默了一下,然后又说:“总感觉……好怪啊,学校这样的行为,我总感觉有什么意图!”
  范炎炎疑惑的问:“他们是想让我顺利毕业啊,还能有什么意图?”
  欧阳雪琪摇了摇头,然后认真的说:“不,不对!我感觉这里面有问题!学校完全没必要管你这个学生,他们如果真的害怕你影响学校的声誉,当时不该答应我们的要求把你留下来,既然现在已经决定让你继续呆在学校了,不应该再让你人继续留在学校!而是应该放你出去,让你到警局继续担任法医的工作!”
  范炎炎苦笑了一下,说:“什么意思啊?让我留在学校,不该让我人继续留在学校,你在说什么?”
  欧阳雪琪解释说:“你不是法医吗?前些日子也协助警方侦破了几起案件,学校不是应该让你继续去警方担任法医的工作,如果你立功了,正好可以将功补过,为学校挣回面子和声誉,如果你又出事了,反正你在学校外面,学校可以完全免责!而且你想,你不过是个学生罢了,怎么会引得一个大学这样关注,甚至校长都来亲自接见你了?”
  范炎炎尴尬的笑着说:“刚才校长也跟我提过这一点,他说我这个学生较特殊,他们也愿意因材施教,希望我能理解他们的做法,发扬我的聪明才智,为学校争光!”
  欧阳雪琪笑着摇了摇头,认真的说:“不对,他的说法完全站不住脚!你想想,你的聪明才智是什么,体现在什么地方?是学习成绩优异吗?你学期挂了那么多科,补考也没去,所以明显不是!你的才能都发挥在法医工作和侦破案件面了,如果学校真的要因材施教,怎么会那么执着的想着把你禁锢在学校这个牢笼里呢?不是应该放你出去闯荡才对吗?反正你在警局里也有正式工作,怕什么?”

  范炎炎一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欧阳雪琪结合实际情况把校长和校领导应该有的行为分析得很透彻,如果真如校长说的那样要因材施教的话,的确不该再让他留在学校了,让他去警局工作反而会更好,不过他也琢磨不透校方这样做的目的,于是问:“那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欧阳雪琪认真的说:“这能说明一个大问题!现在学校言行不一致,他们说着要因材施教,实际呢?他们并没有,反而正在限制你的行动和自由!可以说,他们和张镇的行为是一样的,都不想让你继续调查夏侯武的组织,都在保护夏侯武的组织成员!换句话说,我怀疑这个学校也跟夏侯武的组织有染!”
  范炎炎又是吃了一惊,虽然他跟欧阳雪琪说话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吃惊的准备,但欧阳雪琪这番话还是太令人惊讶了,夏侯武的组织可是一个犯罪组织,而他的这所学校只是一所普通的高校,一所普通高校能和犯罪组织有什么关系?不过欧阳雪琪的推断也不无道理,学校的行为的确有点怪,要说是偶然,未免也太过牵强。
  欧阳雪琪又补充说:“其实,现在把你的学校跟夏侯武的组织挂联系,还是稍微有些武断了,学校也可能只是受人利用,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收买了,让他们限制你的行动,可能学校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但实际,他们已经在为夏侯武的组织效力了!”
  范炎炎感到有些汗颜,他觉得欧阳雪琪说的未免有些严重了,他说:“没那么复杂吧,要是夏侯武的组织成员怕我调查他们,他们直接来把我干掉不完了吗?他们可是一个庞大的犯罪组织,对付我一个普通学生,还不是手到擒来?”

  欧阳雪琪笑着说:“他们试过了,只是没有成功而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