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820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的保险,从来都是自己的右手食指。
  清点了子丨弹丨之后,严参谋找了一张白纸,刷刷地写了一份类似收据的东西,上面记录下枪号和子丨弹丨数量,然后签上自己的名字,接着让李牧签名。这些手续可以简化,但是绝对不能省略!
  谁要是说哪个当兵的能随便把别人的武器带到视线之外的地方,那只能说明他伪装当过兵。
  每把枪出厂之前就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枪号,也许有些枪在出厂的检验中被列为次品进行处理,更多的枪会入役。枪号将会伴随这支枪的整个寿命,一旦到了报废年限,要回炉处理。
  而通常来说,你的武器,要么在兵器室要么在你的视线范围之内,它绝对不会在其他任何地方。从你被授枪(授装)的那一天起,你就要牢记你的枪号,这把枪会伴随你的整个军旅生涯,无论是义务兵还是士官,哪怕你被派去集训,也要把枪带走,因为是武装出行。当然,如果被调离该单位,那么你就会和你的枪分离。从这方面来说,是等于重新开始的。到了新单位会有新的配枪,而你的原配会被其他人领走。

  做完这些,还要填上一个很重要的信息,严参谋小心地问余明,“首长,归还日期怎么填呢?”
  余明挥了挥手,“大比武结束!”
  “是!”
  严参谋看了一眼李牧,刷刷地写上日期,又让李牧在日期上签下名字,然后他再签名。
  简化的手续就算是完成了。

  “李副团长,我保证每天都擦一遍。”严参谋低声说,看了余明一眼,见首长没有什么要交代,就带着俩士兵走了。
  李牧苦笑不已,这事闹得,怕是接下来几天都睡不好。他习惯了随身携带枪支,他当然不能整天背着把95到处晃,于是一把手枪就成了唯一的精神依托。多少年了,似乎从猎人突击队时期就已经开始了这种生活,哪怕是在团里,睡觉的时候,手枪也是压在枕头底下的。
  不得不说,这是他个人的特权,其他人,说破大天去都没有办法有这样的待遇。
  不是政治绝对可靠的人,根本没有这个可能性。
  却说严参谋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让人去取了擦枪的用具,就坐在桌子前擦拭起来。他非常的重视,别人不知道的事情他知道,更何况这位李副团长不但有卓越的功勋,还是军区大老板的女婿!
  这把枪对他来说,实在是烫手芋头,未来几天是肯定睡不好的了。
  他把门关好,开始苦笑着擦枪。
  看得出来,这是一把使用频繁的九二式5.8毫米手枪,握把上的五角星甚至被磨得有些光亮了。想必膛线的磨损也是有些厉害的了。想起自己接触过的信息,他不由的猜测,李牧杀了那么多人,会有多少人是死在这把枪下的呢?
  想到这里,他忽然感到一丝寒意,仿佛寒意就是从手里的枪传递过来的。他知道得最清楚的是剿灭金三角毒贩武装这件事情,死的人太多,没有办法不知道。据说当时李牧的猎人突击队子丨弹丨都打差不多光了。可以想象,手枪肯定被用上了。
  如果传说中当时死在李牧手下的武装毒贩有百人之巨,最保守估算,死在这把枪下的人也有十几二十人。
  十几二十人!

  手枪和步枪不同,手枪通常是被视为最后的自卫武器,战斗一旦打到了需要用上手枪,说明双方的交战距离肉搏战只有五米之遥!
  任何一名在战士,在能够使用自动步枪的时候,是肯定不会使用稳定性和威力都差太多的手枪去杀敌的!
  换个角度来想,完全可以说明当时的剿灭金三角毒贩之战打得有多激烈!
  严参谋的动作越来越慢越来越仔细,甚至小心翼翼的,一丝不苟的把枪支分解下来,然后一个部件一个部件的精心地擦拭,心里俨然存在了敬畏之情!

  他脑子里冒出一句话,然后不断地反复地播出: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杀一人为罪,屠万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
  战神李牧……
  严参谋没来由打了个颤栗的时候,余明那边也开始和李牧谈话了。非常巧合的是,余明此时此刻看着李牧居然也回忆起来了李牧的光辉历史。
  他的语气听不出来有什么感情色彩,他说道,“湄公河血案发生的时候,我在国防大进修。一个月之后,进修班开了战术专题,学习你们的作战行动。”
  对余明这样的高级将领来说,那次行动不是什么秘密。
  李牧听到这里,心里不免有些飘飘然然。不是什么战例都能进国防大的课堂的,这本身就是一种认可和赞善。

  余明却是话锋一转,语气显得平稳并且有些沉,“你是不是认为,手里没有枪就杀不了敌,没杀敌,就体现不了军人的价值。”
  李牧下意识的要回答当然,但是对上余明深邃的目光,他忽然的意识到,情况也许并非如他所想。他选择了沉默,并且小心把得意收起来,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今天不跟你讲大道理,你已经不是小兵了,副团长,掌握着军区装备最好的精锐部队。你如果自己想不明白,你这个副团长,就不要当了。”余明说。
  李牧越发沉默了,此时,他真的要好好回头审视一下自己。
  余明的声音犹如时空隧道里传过来的一样,尽管他就坐在那里,他道,“你要当一名将,你就得学会处理事情。冲动不是值得往自己身上挂的标签。你的特殊源自于上级对你的信任,而这些并不能成为你轻易踏破规矩的依仗。当然,如果你的理想只是一名副团长,今天的事情我完全可以表示理解。”
  “当年你带着几个兵打入毒贩巢穴,直接引发的是一场激烈的高烈度战斗。按规模来说,你们当时对抗的是一支七百余人的武装部队,也许更多。你的一等功臣,就是那个时候获得的吧。我希望你明白,对敌人和对自己同志,区别在哪里。”
  “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用更好的办法解决矛盾,并且在规矩之内。”

  余明说着便站起来,走到了充当会客的沙发那边坐下,拿起烟点了根抽,指了指侧面的座椅,说,“过来坐。”
  李牧走过去坐下,他已经完全平静下来,思考余明说的话。并非说一定要在理解了余明的意思之后完全照做,从根上来说,他们二人是两个时代的军人,观念存在着差异是客观事实。
  而李牧此时只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军官,余明再年轻,也是快五十岁的人了。再者,所处的位置不同。也许到了余明这个位置,李牧的想法也会改变。这不正常是一名军事干部甚至说一个人正常的成长逻辑吗?
  再者说,不冲动那还叫年轻人吗?
  但不管怎么说,余明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为了李牧好。他很欣赏这个年轻人,当然不是因为军区司令员的原因。当年他是第三旅旅长,李牧是该旅二营五连的兵,从这个关系讲,李牧是他带出来的兵。
  “我看到的确切数据是,你当时毙敌八十三人。这个数据可能不是很准确,但至少说明了一些东西。”余明眯起来眼睛说,突然问道,“回来之后你有接受过相关的心理疗养吗?”
  日期:2017-03-11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