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陌上聊了个女人》
第31节

作者: 小布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真想一脚把丫从沙发上给踹下来,然后打他个桃花满天飞。

  “怎么?肖代表,我说话你还不相信?我们可是国企单位,是不会骗你的。”见我不语,陈贵德皱了皱眉。
  我忙道:“陈主任,我怎么能不相信您呢,那你们先忙。”
  “要不肖代表一起来打牌吧。”这时那个局长模样的胖子说道。
  听到这话我心中一喜,因为和客户在一起打牌是个很好的能促进和客户之间感情的好机会,但是已经到了嘴边的一个“好”字硬生生的被我换成了,“不了,你们玩吧,我去休息会儿。”
  因为我根本尼玛的不会打牌。

  早知道这样,上学的时候就该跟着田伯光他们一起不务正业了。
  唉,你说什么该学,什么不该学?
  说实话,我都尼玛快郁闷死了,跟着陈贵德出了一趟差,前后加起来居然和他连十句话都没说上。
  你说让我这个专门以和客户打交道为生的客户代表情何以堪?

  和陈贵德这两个回合的交锋我可以说是毫无还手之力,完美被虐。
  “做销售就该这样,要像打不死的小强才行。”
  耳边突然回想起林思岚曾经跟我说过的话。
  我的拳头逐渐用力的攥了起来,然后做了个加油打气的手势,“恩!东方不败!”
  这句话说完,眼前又浮现出了林思岚掩嘴而笑的神情,“精神上可以学,但是其他的千万别学。”
  那别具风姿的笑容就像是一道清冽的甘泉流进了我的心里,我的拳头攥的更紧了,心中的火也再次熊熊的燃烧起来。
  林总,你放心,造成这样的局面我难辞其咎,我就是拼死也要为你杀出一条血路!
  不仅为你,也为我自己,我要再次狠狠地抽打王洪礼那丫的脸。
  但还是那句话,有些事情不是加加油,打打气就能搞定的。
  扔了手中的烟蒂,我决定向我的干姐姐李娜求助。
  李娜除了胸小一点,还是个大美女的,上大学的时候她比我高两个年级,因为关系不错,后来我就认她做了干姐姐。要不是因为认识王娜早,说不定我也许会尝试追她一下。她是两年前入职HL公司的,听说干的还不错。我之所以干销售这个岗位,当初也是听取了她的很多建议。
  李娜接通我的电话后头一句就是,“是不是想干姐姐了?”
  听到这话我情不自禁的将那个“干”字从一声变成了四声,配上她那有些发嗲的声音,尼玛的,我的心就是一跳,感觉就跟偷、窥一个女人在洗澡似的那么刺激。
  我真想给她开句玩笑我是想“干”姐姐,可是我不敢,被骂的狗血喷头还是小事,万一她认为我人品有问题,那就完蛋了。
  清了清嗓子,我说道:“娜姐,我有点事想跟你说。”
  “早就猜到你小子又遇到事儿了,不然你可是不会轻易给我打电话的。”李娜嗤了一句,如果她现在在我的眼前,她此时她一定还会斜我一眼以表示对我的不满……不过,说实话李娜即便是斜眼看人那也是很赏心悦目滴。
  我嘿嘿一笑,“还是娜姐了解我。”接着我就将我如何在会议上挺身而出以及陈贵德的事情跟她说了一遍。
  李娜静静的听着,一直到我讲完除了偶尔的恩恩两声以外,再也没说别的话,我一直认为她是个很好地倾诉对象,跟她倾诉让人很舒服。
  听完我的叙述,李娜安慰我道:“没事儿,别着急,你干姐姐我刚毕业那年也曾犯过傻……”

  姐,能不能别老把“干姐姐”这个词挂在嘴边?真的很容易让我变得不纯洁的。我心里嘟囔一句,还什么“干”姐姐刚毕业,我的天,人家一次也没干过好不好?
  干姐姐李娜给了我三条建议:
  第一、心态一定要好,保持不急不躁,坚持屡败屡战。
  第二、做销售不能完全生搬硬套课本里说的那套阳春白雪的理论,一定活学活用。
  第三、他不是要五块板子吗?给他不就得了,到时候看他再搞什么鬼,然后再对症下药。
  “娜姐,谢谢你。”听完她的建议,我感觉眼前似乎有明亮了起来。
  “如果要谢谢的话,就以身相许吧。”李娜调皮的来了句。
  “如果娜姐喜欢,我没问题。”

  “行了吧你,你愿意王娜还不得当街撕了我?对了,还有,你要仔细的打听一下,据我所知凡是很难缠的客户,一般都是竞争对手搞定了的人。”
  听到“王娜“二字我又想到了那天给她打电话的事情,感觉很不舒服,用力的晃去王娜的影子,我对李娜说道:“恩,记住了,娜姐,那没什么事儿我就先挂了。”
  “哼!你个小白眼儿狼。”
  我忙笑了两声,补充一句,“我是真有事儿,娜姐,等你来JN市我好好请你不行啊?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都请。”

  “真的啊?”
  “真的?”
  “我想让你做我男朋友。”李娜道。
  我立马一头黑线,“除了这个都行,娜姐。行不?”
  “那我做你女朋友也行。”李娜已经憋不住自己的笑意了。

  “呃,姐,咱不闹了行不?”
  “好了,赶紧去忙吧,别睡的太晚,我还有个策划马上搞定,弄完我也睡了。”
  挂了电话我点燃一根烟,心道,如果能将“干姐姐”变成“干”姐姐那也许会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儿,可理智告诉我干姐姐只是在跟我开玩笑。
  第二天早上我才见到了陈贵德,他还是那样懒得理我,回到红阳市以后更是丢下一句“赶紧去解决问题吧”就和网发部的人一起去吃饭去了。
  尼玛的,我看老子搞定了这五块板子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望着他的背影,我暗暗发狠道。
  我第一个求助的就是公司在JN市的产品经理,只要他查出五块板子是没有发货,那么发过来就成了,很简单的事情。可是产品经理张经理听我汇报完情况以后查了一下相关记录,最后给我来了句问题不是出在我们那里,要不你给给供应部打个电话问问?
  好不容易联系好供应部门以后,供应部经理却说发货单里有这五块板子,而且装箱单没错,问题可能出在负责卸货安装的交付部门身上。
  就这样我又忙着去找交付经理,我想交付部门是最后一道关口,问题应该就出在他们身上,所以我最后的希望也就寄托在了交付部。可是交付部经理却说当初督导和客户点货的时候根本就没看到这五块板子……转了一圈居然是这么一个结果。
  尼玛的!五块板子就这么不见了。
  到底问题出在哪?谁也不知道。
  这种部门之间互相推诿责任的事情一时半会儿查不清楚,货更是一时半会儿也补不上。
  月底,令人更加紧张的回款任务如期而至。
  吴殿兵那里倒是很爽快,打了个电话就把钱打了过来,可是陈贵德还是以前那副懒得理我的样子,更别提回款的事情了。
  时间越来越紧迫,如果在这一个月里不能搞定陈贵德收回欠款,后果会更严重。
  现在显然以五块板子为突破口不现实了,思考再三我决定试试搞定吴殿兵的方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