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223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政道点点头,有些不敢相信张清扬会放过这个整自己的机会。张清扬当然没有放过这次机会,只是他不想针对陈政道罢了,在他的心中早就计划好了。
  张清扬扭头望着刚刚从会议室里走出来的陈美淇,笑道:“小陈,我们一起回江洲吧,你坐我的车走。”
  陈美淇连忙作出受宠若惊的模样,说:“谢谢您了,我到楼下和同事们说一声。”
  见陈美淇走远了,张清扬对陈政道说:“今天的事情影响太坏,我看能不能说服她在报道时给我们江洲留一个面子。”
  “真……真的?”陈政道有些不敢相信张清扬的话了。
  张清扬点点头,笑道:“我只是不想我们江洲市丢人而已。”说完,直接下楼去了。这么一解释,陈政道就不会误会他与陈美淇在一起有什么不对了。
  陈政道有些惭愧,真没想到他的一切都是为了工作。他拿出电话先打给了方少刚,汇报了这边的情况。然后又向米書記汇报了情况,当他汇报福兴饭店可能与兰马县的干部有些关系时,米丰收良久也没有吱声。
  接到这个汇报以后,米丰收的心情可想而知。到江洲上任已经这么久,柴军是唯一靠近自己的干部。本想拉拢他以取得兰马县对自己的支持,没想到又出了这种事,真是祸不单行。

  另外,宣传部长陈政道是方少刚的嫡系,现在又参与进来了张清扬,三股势力牵涉其中。让他无法看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许这才是他闹心的真实原因。
  米丰收放下电话,就在想如何处理这件事。如果柴军刚刚靠向自己就挨整,那接下来谁还敢靠近他?关键在于,下一步方少刚与张清扬会不会利用此事大做文章也说不定。米丰收感觉焦头烂额,气得手掌拍着桌子,只能静观其变,看看下一步的动向再说了。
  张清扬的车行驶在无边的夜色中,车速不是很快,彭翔有意拖延着时间。进入了江洲市区,彭翔回头微笑着问陈美淇:“陈小姐,你住在哪里,我送你过去。”
  “不不,不要了,把我放下,我自己打车回去吧。”陈美淇望了一旁闭目养神的张清扬。
  自从上车开始,张清扬就没有与陈美淇说过一句话,他一直闭着眼睛,思考着接下来的事情。其实他也真的不知道与陈美淇说什么,必竟两人的关系有些尴尬。
  张清扬睁开了眼睛,以不容反驳的口气说:“告诉小彭,让她送你回去。”
  陈美淇只好点头,把家庭地址告诉了彭翔。
  “美淇,关于兰马县的事情,你们栏目想怎么报导?”张清扬扭头望向她的脸,发现在柔和的灯光下,她有着淡淡的忧伤。
  “您想让我怎么报导,我就怎么报导,您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陈美淇先是低着头,然后抬起来,迎着张清扬的目光,态度很坚定。

  前面的彭翔猛烈地咳嗽起来,表情既好笑又尴尬,他不禁佩服起领导的女人缘了。
  张清扬也下意识地抓了抓头发,他听出了陈美淇的话外之音,但只是淡淡的一笑,说:“我再问你的想法。”
  陈美淇脸色一红,想了想,说:“取消这次报导不可能,但是我会稍微的做些处理,不让江洲或者兰马县的字样出现,至于其它的我就无能为力了。不过我相信,无论我们怎么处理,也有聪明人知道报导的对象是兰马县。”
  张清扬满意地点点头,其实他真没把这件事看成大事,或者说他不怕这件事闹大。至于对陈政道所说的劝劝陈美淇,完全是官面文章。只要报导时相应的做了些处理,就能体现出他的作用,陈政道就会以为他尽了努力,何乐而不为呢。

  “我看这样可以,没必要把这条新闻拿下,有些人是应该敲敲警钟啦。”
  陈美淇悬着的心放下了,笑道:“我还以为您是想让我把这条新闻拿下不播呢。”
  “播吧,只要不是很过分,我可以接受。”张清扬笑了。
  与此同时,彭翔把车停下了,说:“陈小姐,到了。”
  陈美淇不情愿地道了感谢,心说你就不能开得再慢点啊!她拉开车门,说:“张市长,那我走了。”
  “假如以后碰到困难,你可以找我。”张清扬没有起身。
  看到他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陈美淇很失望,扬了扬小白手,无奈地转身离开了。

  “美淇!”张清扬突然叫住了她。
  陈美淇大喜过望,私毫不掩饰着自己的惊喜,跑回来羞涩地问道:“张市长,您还有什么要求?”
  张清扬指了指一旁的座位,笑道:“包。”
  陈美淇没想到是这么回事,看来是自己想多了,闹了个大红脸,吱吱唔唔地说了感谢,然后想了想,心中一横,暗示道:“要不上去坐坐吧,我那有好茶。”

  “算了吧,太晚了,你也早点休息,今天累了。”张清扬很平淡地说。
  “哦,”陈美淇答应一声,落荒而逃。
  张清扬看着前面趴在方向盘上的彭翔,玩味似地说:“臭小子,想笑就笑嘛,别憋坏了……”
  “哈哈……”彭翔在张清扬的刺激下,再也忍不住,捂着胸口大笑起来,红着脸说:“领导,我太佩服您了。”
  张清扬瞪了他一眼,说:“笑完了就开车!”
  “是。”彭翔的脸上还挂着笑容,一想到刚才陈美淇跑回来时的模样,他就忍不祝

  陈政道刚从兰马县回到江洲,没有回家直接赶到了方少刚的家中。虽然说宣传部的工作归方少刚管,但是兰马县出了这事,他反而感觉很开心。原因很简单,兰马县县委書記柴军这个人正要投靠米丰收。
  陈政道虽然在这件事上有责任,但是由于他的及时出现,并且做了处理,并没有被人抓到什么把柄。这些都不需要方少刚担心,他所担心的是张清扬在这件事上到底想怎么处理。这小子是想利用此事对付自己还是对付米丰收呢?
  方少刚有些拿不定主意了,特别是听到陈政道汇报说张清扬打算做做那位女记者的工作,希望她们在播新闻时给江洲留一个面子的消息,他更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他不相信张清扬会放弃这样的机会,这小子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方少刚越发看不透张清扬了,他真的想不通张清扬到底想做什么。想了又想,他暂时命令陈政道与纪委书记史振湘联系一下,让他把兰马县福兴饭店的问题先查清楚再说吧。
  陈政道离开好久以后,方少刚还独自坐在书房里。

  这个夜晚,方少刚与米丰收全都失眠了。而张清扬却舒服的很,搂着陈雅亲热之后,闷头大睡,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
  周一召开了常委会,米丰收是最后一个进来的,看起来仍然那么沉稳,可是张清扬知道现在的他应该很心虚,只是他比较会演戏而已。
  日期:2017-03-10 18: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