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76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来的静心突然回来,又是为了啥,应该不会像她说的那样简单吧?
  我不是刑侦人员,这样烧脑子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过,让人费解,也让人难解,现在袁凯已经开始了行动,如果静心与鸣翠一点关系都没有,那她就会一无所得。
  果然如我所料,袁凯真就按照遗产继承的方式,顺利收回了鸣翠在G市的企业,这一切静心根本就没有与袁凯争。
  我们都安慰静心,虽然失去了很多,但鸣翠在地下也会感谢静心所做的一切。静心突然像变了一个人,变得沉默寡言。
  林辉告诉我,她想带静心回美国,如果长期在这环境呆着,静心非得崩溃不可。但静心却不同意去美国,她想自己出去走走,而且不让任何人陪。

  静心来了一场说走就走,而且并不知道去哪里的旅程。林辉看上去很失落,她本来想与静心做一下鉴定再说,但没想到静心却没有给林辉这个机会。
  林辉也决定先行回美国,她临走时嘱咐我,要盯着公丨安丨局那个案子,同时还要关注静心,如果静心回来了,就告诉她一声,她会随时回来的。
  林辉和静心都走了,袁凯也把鸣翠的公司收了回来,不过那些债主是不可能放过袁凯,但袁凯是什么人,心狠手辣,根本就没把鸣翠这些商界朋友放在眼里,就是来一个死不承认借款这档事。
  说到这里,我看我还得回归自己的正常工作与生活,用吕大安的话讲,死的死,走的死,我这次应该安心工作了,可别去再想了。
  但我想的很多,以我对袁凯的了解,他这个人把自己的事处理完后,达到目标后,就会反过来收拾像我这样曾经和他有过结的人。
  看来我和袁凯的正面化战斗也将浮出表面,我不敢懈怠,我对吕大安和小虹也反复交待,从现在起接待的疏导客户,必须要慎重挑选,防止有人闹事。

  每天晚上我们都对店内外的安全情况进行检查,防止袁凯再次派人施坏,上次是一把火,如果再来一次意想不到的暗算,我将性命难保。
  为了这次安全,我专门给小虹租了一处房子,但小虹说既然我在店里住,没必要再租房了,到时跟着我,她更感觉安全,我想想真是欠小虹太多。
  据小虹从凯萨公司得到消息,现在袁凯公司发展的如日中天,已经策划上市。这真是怪了,鸣翠没死之前,袁凯天天对外喊着公司不景气,这鸣翠一死,他的公司居然发展的如此之快。
  吕大安说袁凯心机太深了,把鸣翠骗的一无所有,最后再把鸣翠害死,把鸣翠所有财产都得到手里,这就是袁凯的整套计谋。
  我还是担心静心的安全,也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情,自从陪静心去美国看病,我就很自然的把静心当成心目中的妹妹,总有一种割舍不掉的亲情在里面。

  这天员工对我说,有个客户专门要找我疏导,我问他们了解情况没有,员工已经登记了解了相关情况。
  客户带到我房间后,我看很不起眼的一个人,手里拎着一个包,小平头,黑脸庞,不知道好像刚从煤井上来。
  我很客气的招呼他坐下,然后给他倒茶,只见这个人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然后就问了我一句,“你是林雨仓吧?”
  还是第一次听人这样直呼我的姓名,之前很多人都叫林老师,现在直呼我名的,除了吕大安,还真没有了。
  “我就是!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我笑着对这个人说道。
  只见从包里掏出一个纸盒放在我面前,“这是别人托我捎给你的,请放好!我走了!”说完,这人起身就走。这一举动把我弄懵了,原来这个人不是来疏导的,而是直接来找我的送东西的。
  真是莫名其妙!我随即打开这个纸盒,里面还有一层纸包着一件东西,再打开一看我傻眼了,只见是一把带血的水果刀。
  我很惊呀,是谁送我这把刀呢?而且还带着血。我连忙把吕大安招呼过来,吕大安一看这把刀,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吕大安送这把刀的人与我肯定有仇,这是提醒我,将来与我就要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我听吕大安这样说,惊呆了。我和谁有仇呢?好像我长这样大,还没有仇人,怎么会有人送刀呢?
  吕大安猜测,送刀的人除了袁凯没有别人。但我和袁凯并没有深仇大恨,他凭什么这样对我。
  吕大安并不这样想,他说我参与袁凯的事太多了,很多案子我都报案了,并且与鸣翠关系那样好,之前的矛盾累积多了,现在他可能要动手了。

  NND!老子光脚不怕穿鞋的,你袁凯有钱有势能咋地,大不了我和袁凯鱼死网破。吕大安笑我太过天真,到时就怕鱼死了,网并没破,所以现在当务之急还要是加强防范。
  怎么加强防范?该上的监控都上了,什么防身装备也都准备好了。
  小虹见我和吕大安天天检查店里的安防设施,就感觉好笑,她就笑话我们说,“袁凯真要与我们做对的话,应该不会这样直接的,就像鸣翠和静心那样,润物无声的让你们中毒!”
  听小虹这样说,我立即惊恐起来,说心里话,我也想到过袁凯不可能直接与我对抗,他会想尽办法,就像那次水中毒事件一样。

  吕大安说,这天天人来人往的,谁知道哪个是袁凯派来的。
  吕胖子这话不假,当年我和胖子在袁凯手下工作后被开除,就发生了一次很奇怪的车祸,那次如果不是胖子车技好,估计我早就见阎王了。
  这几天来,除了工作之外,我们三个人就在一起商量对付袁凯的对策,商量来商量去,除了表面上的那些防范外,我们真的没有其他的方法了。
  吕大安给我出了一个馊主意,他说让我诱惑苏小慧,我听了后气得直骂吕大安瞎几巴出主意,苏小慧是什么人?那可是仅次于静心聪明女人。再一个,出这主意纯粹就是在埋汰我。

  小虹听到吕大安出这主意后,立即撅起嘴来,但她并没有说什么。我看出小虹不高兴,那是一种吃醋的反应,我知道她和苏小慧关系一般,而且她们之间也有矛盾。
  “胖子!你能不能有点正事啊!现在可是关键时候,商量点正事!袁凯既然能把刀送给我,他就会有下步动作!”我对吕大安很是不满,我真无法想象袁凯会有什么样的动作收拾我。
  我是提心吊胆的边干工作,边留心观察可能来自袁凯的破坏,特别是在审查客户上,我们用足了劲,生怕进入袁凯设的圈套。
  但干了一个多月,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人就是这样,在你紧绷着弦去做一件事时,时间长了那根弦就会放松警惕。
  日期:2017-03-18 08: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