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75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么不行了?到底是什么病?”我着急的问袁凯。
  袁凯说心脏等器官衰竭,抢救的可能性很小了。苏小慧问袁凯,“医生没说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吗?”
  袁凯摇摇头,我立即想到静心,对袁凯说,“得马上通知静心过来!”袁凯看我一眼,没有说话。
  我立即给静心打电话,让她快点来省城。静心也对这然如其来的事情很着急,一个劲的给我打电话问到底怎么回事,我只是说让她来省城就行。

  静心和林辉第二天一早就赶到了省城,但她到医院后,鸣翠已然去世。静心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撕心裂肺般的大哭着,她不停的抓住我,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我只能安慰静心不要过于伤心。
  袁凯对静心说,现在鸣翠已经去世了,先送到殡仪馆,择日搞一个送别式。但静心坚决不同意,她强烈要求进行尸检,看来静心根本就不相信鸣翠突然离世。
  苏小慧也过来劝静心冷静点,现在人已经走了,再做些对故去的人不敬的事,没那个必要。这句话彻底把静心惹急了,“要是你妈这样突然离去,你怎么去想!”
  苏小慧没想到静心竟然这样说话,她就不敢再往下说了,林辉搂着静心也在劝慰她,但此时袁凯依旧按自己的计划,他让人抓紧把鸣翠运到殡仪馆。

  静心死死拽着病房门不让人进来,袁凯也急眼了,他对静心大声说道:“她是我妈!不是你的!”
  静心骂袁凯:“也是我的妈!你不配当她的儿子!”
  “你这个野种!滚一边去!”袁凯说完使劲把静心的手拉开,一下就把静心推倒在地,他指挥人员抓紧把鸣翠从监护室推出来。
  我和林辉连忙扶起静心,但静心已经伤心过度昏了过去。我连忙找医生送到病房抢救,袁凯根本不理会静心,他立即带人把尸体运走。
  我和林辉也劝袁凯先不要着急火化,到时再和静心商量一下。但袁凯恶狠狠对我们说,“这是我的家务事!与你们一毛钱关系没有!”
  看来袁凯是早有准备,很快他就带人走了。我和林辉到了病房,静心已经苏醒过来,她不停地问我和林辉,“我要看妈妈!快带我去看妈妈!”
  医生过来对我们说,现在静心可能伤心太重,需要在医院调理一下再出去,但静心已经控制不住自己,说啥也要去殡仪馆去看鸣翠。我和林辉也拉不住她,只好陪她去了殡仪馆。

  但到了殡仪馆后,一切都已经晚了,袁凯已经将鸣翠尸体火化了。静心又气又伤心,又昏了过去,好在抢救以后醒了过来,她醒来后第一句话,就是要找袁凯。
  袁凯才不会出现呢,他早就不知道去哪了,就连苏小慧都不敢出现。我们劝静心消消气,什么也不用多想,既然事情到了这步,鸣翠也去世了,多考虑以后的事。
  鸣翠的死的确死的蹊跷、突然,让人不可思议,前天还好好的,昨天人就没了。特别是让人费解的事,袁凯为什么这样着急把鸣翠火化,所有事情都成了一个迷,既然人都化成了灰,就是报案也不可能查到什么结果。
  吕大安和小虹知道鸣翠突然去世也很奇怪,为了静心的安全,我让静心先来店里住,虽然简陋点,但安全还能保证。当然林辉也一起过来。
  静心这两天在店里,心情稍稍安静下来,我和静心说话,尽量不提鸣翠的事,怕让她想起来又要伤心。
  林辉对我说,鸣翠的死太奇怪了,应该就是一起谋杀案,但无论是什么,现在都不能先去想了,等静心安静几天后,可以先去报案。
  我和林辉商量,现在鸣翠已经走了,接下来袁凯肯定要与静心争家产,要让静心提前作好准备,否则袁凯会以让人想不到的手段把鸣翠公司要过来。
  林辉认为我说的对,但现在静心还处于伤心状态,现在说这事能行吗?但我认为对于自己应该得到的权益,必须去急,否则根本争不到。
  果然如我所猜测的那样,苏小慧给我电话问我静心是否回G市,我没正面回答苏小慧,只是问苏小慧为什么打听静心。
  苏小慧说袁凯已经申请法院收回鸣翠在G市的公司,听完这句话,我着急起来,袁凯下手太快了,鸣翠才走几天,他就迫不及待的去要家产,这样人连狗都不如。
  我对苏小慧说,继承鸣翠遗产,应该还有静心的事。但苏小慧说了一句话,让我更加不可理解,她认为静心不是鸣翠的孩子,只有袁凯才具备这个条件。
  我对苏小慧说可以DNA鉴定,但苏小慧说,上次袁凯不知情的情况下去救鸣翠,已经足以证明袁凯就是鸣翠所生,至于静心是不是,就需要有鉴定结果了。
  我突然想到,静心与鸣翠还真没有一个具体鉴定证据,现在鸣翠都成灰了,再去哪鉴定法律也不可能承认了。
  放下苏小慧的电话,我只能对静心说这些事情了,静心听了后,显得很平静,她说早已猜到袁凯有这一招,她也已经与鸣翠做了DNA鉴定。
  说到这里静心没再往下说,一旁的林辉催促到,“鉴定结果怎么样?”
  静心摇摇头说,“我与妈的鉴定结果不符合!”听到静心的这句话,我和林辉都惊呆了,一直以来都认为静心是鸣翠的女儿,但谁曾想却不是。

  林辉又接着问,“孩子,要不我和你比对一下?”我看出林辉也着急了,我连忙劝林辉,“林姐,等静心安下心再做吧,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应该如何应对袁凯的事。”
  静心突然说道,“不用应对了!那是他的妈!给他好了!”从刚开始的伤心,到现在平静,我想静心内心里一直都这样撑着,当初她突然离家出走,多半也是因为自己与鸣翠鉴定结果而走的。
  “为什么不争?白给她当女儿了吗?”林辉看起来很气氛。我连忙对林辉说,“姐,先让静心自己呆会儿,我找你有点事!”
  林辉随后跟我到了另外一个房间,我对林辉说,现在既然到这种结果了,即使鸣翠是静心亲妈,也没有一个具体鉴定结果,还不如就以当年静心爸爸与鸣翠交好生孩子的事,咬定这个与袁凯去争。
  林辉现在想的并不是这个,她对我说,以前那个面目全非的女尸也是自己的女儿,难道是一个错误?她说只记得生过一次。
  林辉说这话,我想到了那个女尸,公丨安丨人员不应该犯这样低级的错误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是弄错了,那个女尸应该是鸣翠的女儿。
  吕大安和小虹也对静心的事有点不可理解,也很同情她,但他们就是不理解之间这些复杂情感,我真的不明白,如果照此推理的话,死的那个女人一定有人做手脚,把人们的怀疑引向别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