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49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局面打开了,只要核心人物一个人开口,其他人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我看了看时间,都晚上七点多了,这一天,全都交代在这里了,我准备撤退,我是特勤,又不是丨警丨察,又没执行了不得的任务,今天工作到这里已经可以了,剩下的不需要我紧跟着,缉毒警可以做的很好。
  我想要有自己的生活,这是一点,另外一点,我不能大包大揽,别抢了人家的活。要我一个人都干好了,要这些缉毒警干什么,我本身是没这个意思,不过上边的领导会这样想,有的领导就喜欢瞎指挥,正经事一点都不懂,这样会抹杀一些人的努力。
  我站起来把徐子云吓了一跳,他说:“你这是...”
  我对他使了个眼色,徐子云跟我出来了,屋里面说话不方便,出来后,徐子云说:“董宁,怎么了?”
  我说:“我有事先回去了。”
  徐子云犹豫了一会,说:“董宁,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
  我说:“你想多了,我对你有什么意见。”
  徐子云说:“那现在刚有进展,你就要走?”
  这人,之前还眼红我抢了风头,现在态度倒是变了,人之常情吧,这也是,第一次震惊可能眼红,第二次第三次,眼红就变了,有可能变成了佩服,这都说不好的事。
  我说:“我这边事差不多了,这个人开口,你们能挖出不少东西来,说实话,我有点熬不下去了,还有,我那个弟弟的事,我还要去管,所以,今天我就先到这里了,明天我再过来。”
  徐子云想了想,说:“行,不过,你给我留一电话,有什么事我找你。”
  这没问题,我把电话留了下来,然后我就要走,那个女丨警丨察不知道从哪知道我搞定了罪犯的消息,她跑了过来,一拍我肩膀,说:“兄弟,你可以啊!”
  我揉了揉肩膀,说:“兄弟。你这一巴掌够狠的啊!”
  女丨警丨察说:“讨厌,人家是女生。”
  通体恶寒。
  女丨警丨察还要跟我说什么,我敷衍了几句就走了,白子惠还等着我呢,犯不着,上了车,一踩油门,便往公司赶。路上我打电话给白子惠,她还在公司。

  到了公司,进了办公室,白子惠正忙呢。
  我说:“陆俊晤那小子呢。”
  白子惠说:“我让他先回去了。”
  我说:“跟你三舅妈说了吗?”
  白子惠说:“没有,给他一次机会,刚才他给我跪下了。”
  我说:“你心软了,吸丨毒丨的人话不能信,别管他痛哭流涕。那都是假的。”
  白子惠对我微微一笑,笑得特别的甜,她说:“谁让我有你呢,什么都逃不掉你的法眼。”
  我微微一笑,说:“老婆,你这是给我灌迷魂汤呢那!”
  白子惠说:“那你喝不喝啊!”

  我说:“喝,当然喝,就是洗脚水我也喝。”
  家庭稳定是大事,有的时候怂一点不是坏事,把女人哄高兴了,没准在床上解锁新姿势,算起来还是赚的。
  不过这话说出口,我便觉得不妥。
  洗脚水,重点是脚,之前我跟童香那事,白子惠有时候会说上一说,倒不是羞辱我,只是心里觉得别扭,我知道她有点介意。
  果然,这话一说完,白子惠的表情就变了,那眼神幽怨,小嘴一张一合,“谁的洗脚水啊!不是我的洗脚水吧。”

  我说:“当然是你的洗脚水了。”
  白子惠说:“想必是那位童姐姐的洗脚水吧。我有点好奇,她的脚是多么香啊!这么让你魂牵梦萦。”
  女人便是如此,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不经意间的一句话,就可能犯了大错了。
  也怪我自己作死,没事跟白子惠说这个干什么,自己找不自在,估计这会成为我一生之污点,没准以后有了孩子,还会被白子惠拿出来说说。
  我说:“老婆,你不就是心里有疙瘩吗?等回去的,我舔的你生活不能自理。”
  白子惠瞪了我一眼,说:“不要脸。”

  我说:“跟你在一起,别说不要脸了,命我都不要了。”
  白子惠立马说:“瞎说什么!”
  我笑笑,说:“好了,不说了,咱们去吃饭吧,这忙了一天连顿饭也没吃上。”
  白子惠白了我一眼,说:“谁让你自己选的工作,你以后给我注意一点,要按时吃饭,要不对胃不好。”

  我笑笑,说:“老婆,我知道了。”
  不管怎么说我,白子惠心里还是为我好的,男女之间慢慢变得熟悉,感情不再炙热,变成涓涓溪水,说话也不如最开始那般客气,因为彼此太熟,虽然骂来骂去。可里面透着的是最深的情谊,那些相敬如宾的,我是接受不了,说个话都客客气气的,要是上床不得上天了。
  先去吃了饭,然后回家,路上白子惠跟我说,她已经跟她爸妈说了,想最近再聚一次,谈的挺愉快的,我和白子惠现在这个样子,其实跟已婚没什么区别,就差办个婚礼,白子惠那边也没有了阻力,陆老爷子心灰意冷,添不了什么麻烦。
  父母希望子女好。无非就是家庭条件这个问题,嫁的好一点省心,不过白子惠这边事业有成,我这边给不给力无所谓了,只要我是白子惠喜欢的就可以了。
  白子惠也想求个圆满,我心里清楚,我说当然好了,等会回去就说。白子惠点了点头。
  我们到了家,把车停好,一起上楼,先去的楼下,到了门口,白子惠犹豫了一下,我问她怎么了,她说有点紧张,害怕我爸妈不同意,我笑了笑,说我爸妈不是那样的人。
  接触了这么长时间,白子惠心里应该有判断。
  敲门,我妈打开的门,她问我和白子惠吃没吃,没吃的话她做一点,家里有菜。现弄来得及,我说吃过了,然后把我爸也叫到客厅,我说:“爸,妈,我和子惠有点事情想跟你们说。”
  一看这个样子,我爸我妈心里有数,只要要说正经事,他们两个坐好。
  本来我想开口的,白子惠一拉我,她先说上了,她说:“叔叔阿姨,我们两个合计了一下,还是想双方父母再见一次,上次,我妈有些没想开。这一次应该不会出问题了。”
  我妈说:“行,我和你叔叔一直等着呢,你们两个人的事也差不多了。”
  我说:“那就说好了,这两天有时间见一见。”
  这事本来就是水到渠成。
  说完了之后,我去姗姗房间,我悄悄问了姗姗,荣老师有没有为难她,姗姗说没有,我摸了摸她的头,让她多注意,我总觉得那个荣老师要闹上一闹。
  见家长的事不急,反正白子惠也跑不了,最近有空就聚一聚,我爸妈已经退休,时间多,没什么关系。白子惠爸妈还有工作,看他们的时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