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220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政治不是小孩儿过家家,这是一场淘汰寒,胜者为王,败者滚蛋。虽然米丰收不相信张清扬的能力,但是他没有理由不相信老天的选择。老天是公平的,它的目光永远望向成功者。
  就灾情的后勤保障工作,米丰收整整讲了一个小时,然后才停了下来,望了一圈,发现各位常委都在低着头,也不知道他们听进去没有。其实在与修福贵谈完以后,米丰收失眠了,他知道不能这样下去了。左思右想在会议之前给张清扬打去了一个电话,以谈灾区的工作为名,笑呵呵地扯了一大堆诸如“早上吃了什么饭”的废话。张清扬当然明白他的意思,米丰收是希望张清扬放弃个人争斗,暂时在工作上保持合作。

  明白他意思的张清扬很想笑,因为每次的争斗恰恰是他挑起来的。所以打这个电话的结果没有让米丰收满意。张清扬并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好说话。其实这也好理解,官场中人是重在利益的,你说让我合作就合作,总要出个价钱吧?你一分不出就想让我乖乖听话,那怎么可能。
  再说与米丰收相比,张清扬在江洲还算舒服,方少刚仍然在潜伏期,还不能触及他的利益。江洲的经济在金角的带动下,一天一个样,所以无论政治形式如何,对他的影响并不大。现在米丰收想要和平,那么可以,你要摆出和平的姿态,空手套白狼,我张清扬不干!
  “下面由张市长讲两句吧,由他对各部门进行布属。”米丰收清了清嗓子,也不知道是话说多了,还是最近上火,嗓子有些冒烟,忙喝了口茶。
  坐在他一侧的方少刚突然笑了,抬头望了米丰收一眼,十分有幽默感地说:“米書記,您最近为了灾期的工作日夜操劳,虚火上升,还是要注意身体碍…”
  “咳……”一句话差点把米丰收咽死,心说一向老实的方少刚怎么来了幽默感,还是针对自己,太可恨了!
  几位常委险些笑出声来,张清扬扫了一眼米丰收,真的觉得这位小老头很可怜。张清扬摆摆手,说:“刚才米書記的安排很好,我没有什么要补充的,我看、各位干部都要起到带头作用,由我们带头搞个捐款吧。”
  众人纷纷点头,一句话比米丰收讲一个时候的作用大多了。参会的人大主任陶英杰望了米丰收一眼,真的有些不理解了。他与米丰收在省委共过事,知道这个人水平是很高的,最近怎么感觉他脑子像灌了大粪,整个人犯浑了!
  “那就这样,明什么。电话响了,是秘书铁铭打来的。他汇报道:“市长,我最近一直盯着兰马县的情况,好像那边的干部对灾情的重视不够,没有人去关心灾民,到是很重视来访的记者,天天请客吃饭。”
  “我知道了。”张清扬放下电话,心想明天正好是周末,自己私访一下,看看柴军他们不关心灾民,那到底在干什么!
  电话还没等放下,陈静又打来了。她笑道:“市长,明天老路要带人去兰马县调研灾情工作,好像是柴军请他去的。”
  张清扬听出了这里边的玄机,看来柴军是想市委宣传部门对兰马县、对他进行宣传了。他知道自己对他不满,就想在舆论方面下功夫。张清扬笑了笑,心说这个柴军还真是有点想法。
  此时,米丰收一个人坐在家里发呆,那个不争气的儿子米涛又出去鬼混了,这让家里清静了不少。只有老米和保姆在家里,望着在客厅里来回穿梭的漂亮小保姆多多,米丰收突然问道:“多多,你说我老了吗?”
  多多姓多,叫多金萍,是米丰收给她起了多多这个昵称。
  “叔叔,您一点也不老,看起来也就四十岁!”多多笑眯眯地坐在他的旁边,“怎么啦,您是不是累了?我给您捏捏……”
  多多说完,起身站到米丰收身后,轻轻按着他的头靠在酥軟的丰胸上面,温柔的手指捏着他的额头。
  米丰收舒服地闭上眼睛,只觉得后脑柔柔的,一天的烦恼好像消失了不少,身体的某个部位也有了男性的冲动。
  “多多,来我家两年了吧?”米丰收问道。
  “嗯,两年了,当初还是江洲市委路秘书长让我来的。”
  “想没想过从我家离开,去哪个部门?”
  “叔叔,我不想离开。”多多聪明地说道,声音很动听。
  “傻孩子,我不能耽误你的前途啊,再过一年,你放你出去,给你提个副处……”
  听到“副处”两个字,多多的脸色就是一红,她想到了不该想的地方,是啊,副处……自己现在是名副其实的副处了!
  “别捏了,睡吧。”米丰收起身,拉住多多的小手。

  米丰收走进卧室,多多也很自然地跟了进去。
  周六,张清扬让彭翔开着车再一次来到了小河村。本以为市委宣传部的人会在这里慰问灾民,可是张清扬连个干部的人影都没有。他下车走了一圈,看到的只是那些住在简易房里的老人。
  张清扬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地掏出电话打给陈静,好久以后才接听。陈静压低了声音问道:“市长,您找我?”
  “宣传部不是说来慰问灾区吗?人去哪了?”

  陈静淡淡地说:“在兰马县委开座谈会呢,我刚从会议室出来。”
  “这种会议有什么好开的。”张清扬气愤地挂上了电话,当然不是针对陈静。
  “市长,我们现在去哪?”彭翔问道。
  张清扬想了想,说:“去兰马县委,我到要看看这个柴军搞什么名堂。”
  彭翔发动车子,赶到兰马县城一家大饭店门前时,突然发现有几位记者模样的人正在酒店门前对着停车场的那些车牌进行拍摄。张清扬不禁扫了一眼车牌,这才发现全是政府用车。他感觉到很意外,哪里的记者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停车,我们下去瞧瞧。”张清扬来了兴趣,想下去看看是哪的记者,他们到底想干什么。按理说外地记者应该早被兰县委宣传部买通了,是不会惹事的。
  两人刚刚下车,就听前方那个拿着话桶的女人背对着她们说道:“观众朋友们,兰马县泥石流发生已经有一周的时间了,让我们来看看兰马县的干部都在干什么。刚才您看到的这些车牌就是停在福兴饭店门前的政府用车,受灾以后……”
  张清扬感觉声音有些熟悉,停下脚步认真地望着那个女人的背影。她一身职业装,声音很柔和。望着她的大胆举动,他有些佩服这个女人了。
  “现在,请大家随我走进饭店,看看里面的情况……”女人说完,就向饭店走去,微微侧过了身体。

  张清扬看到了她的侧面,感觉很熟悉,但由于没有看清脸,一时间尽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