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788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简单的休息了一阵,又吃了个便饭,我们便又折返回了韩文财所居住的村子。
  李然并没有跟我们一起来,他临时又接到了一个案子,同时也带走了不少人手。
  最后跟我一起来查案的,又只剩下了石南菲和另外一个新来的民警。
  按照李然的说法,是想让我和石南菲两个人来的,可是不知怎么回事,那哥们儿也死皮赖脸的跟了过来。
  这个新来的民警年纪大概在三十岁左右,可是他警龄却不长,好像是刚考上的公务员。
  可能是因为在社会上打转过的原因,他为人特别的圆滑,说话滴水不漏,让人听起来很是舒服。
  他估计对石南菲的背景有了解,所以一直再跟石南菲套着近乎,看他说话的样子,貌似是对石南菲有点想法,这也难怪,以石南菲的家世,谁要是能跟她在一起,足以少奋斗几十年。
  石南菲明显是不想搭理他,只是一直望着车窗外,时不时的还偏头向我这里瞅几眼。
  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我将车直接停在了村口,没有开进去。
  “咳咳。”我轻咳了两声,打断了那哥们儿的喋喋不休。
  “那个,咱们今天要走访的人挺多,就先不一起行动了吧,车停在这里,咱们分头去走访,怎么样?”

  这哥们儿皱了皱眉,不软不硬的说:“我是新来的,也不懂什么,看小石的意见吧。”
  呦呵?
  我微微一怔,还真没想到这哥们儿竟然会这么说。
  仅仅楞了一瞬,我就恢复过来,我嘴角翘了翘,将车门打开,说:“咱们先下车。”
  说完,我不由分说的先走了下去,石南菲也连忙跟着我下来。

  那哥们儿一脸不情愿的走出来,站在了我们旁边。
  我斜了他一眼,随后跨到石南菲身边,直接伸出手,握住了石南菲那素白的小手。
  石南菲身子颤了颤,可是却并没有挣开。
  那哥们儿都快看傻了,他呆呆的看着我和石南菲,仿佛被雷劈中了一样。
  我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看着一脸惊愕,嘴巴张的能吞进一个鸡蛋的他,声音轻快的说:“那你随意吧,我们两个先去走访了,你要想跟着也可以。”
  说完,我拉着石南菲便向村子里面走去,只留下那哥们儿一脸呆傻的站在我身后。
  石南菲白了我一眼,带有几分嗔怪的说:“你干嘛啊...以后别在别人面前...这样了...”
  她说是这么说,可是她的手却没有松开,相反,她还将手往我的手里面递了递,那温软的手如同最上等的羊脂白玉一般,让人不舍得松开。

  我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她的口气虽然嗔怪,可是她那目光里面,却满是羞涩的甜蜜...
  那哥们儿还算是要点脸,他并没有死皮赖脸的跟上来,而是自己一个人灰溜溜的走远。
  这村子对我来说并不陌生,之前我在调查的时候,就已经在村子里面走访过一次,而这次,只不过是再将之前遗漏下的人,做一次重复调查罢了。
  案子查到现在,虽然我了解的情况越来越多,可是我却感觉真相越发的扑朔迷离了。
  韩文财到底死了没有?他之前为什么要让他找的两个杀手互杀?发短信的那个人又是谁?
  这些问题在我脑海中不停的环绕,一直困扰着我,让我心神不定。
  在来这里之前,我本以为这次调查会让我寻找出一些蛛丝马迹,可是随着调查的进行,我的心却越来越凉。
  调查的结果显示,一切都跟上次没什么区别,对于韩文财,大家的说法也差不多,没有任何一个人给我提供了半点有用的信息!
  吧嗒吧嗒...
  一个老汉坐在我对面抽着烟袋,烟雾缭绕起来,将他布满皱纹的脸给罩住,让我有点看不清他的面容。
  “丨警丨察同志啊,该说的我都说了,我实在是不知道啥了...”
  老汉苦着脸,用他那被烟熏的沙哑的嗓音说。
  他是这个村子的村长,可能是因为这村子地理偏远,地不值钱的原因,这村长看起来也不像有些村干部那么大腹便便。
  “大叔,能不能请您再回忆一下,韩文财失踪之前,到底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
  “嗨,你这个后生啊,我都跟你说了想不起来了...你这不是为难老汉我么。”
  石南菲坐在离我稍远的位置,她的琼鼻轻轻皱着,手时不时的在鼻子前面呼扇呼扇的,这烟味貌似将她呛的不轻。

  我看了这沉默着的村长一眼,心中忽然一动!
  之前在津门发生的事情一幕幕的出现在我的脑海,我脑中瞬间闪过了一个名字,那个韩文财想要杀掉的人的名字...
  我突然开口问:“大叔,你知不知道...曹跃江这个人?”
  正在吧嗒吧嗒抽烟的村长突然愣了愣,他那杂乱粗重的眉毛微微皱了皱,有些奇怪的问:“曹跃江?你问他干什么?他跟这件案子有关系?”
  “呵呵。”我无谓的笑了笑,说:“没什么关系,就是随便问问,曹跃江...他是不是跟韩文财有仇啊?”
  村长将烟袋从口中拿出,犹疑不定的说:“不会吧...应该没有啊,他们两个关系还挺不错的,以前经常在一起耍,不过后来怎么样我就不清楚了...小韩那个人好赌,村里正经人已经不太跟他往来了。”
  我的眉毛轻轻一挑,敏锐的把握住了村长话里面的一个要点!
  “大叔,你说韩文财好赌...那曹跃江是不是也...”
  村长点了点头,微微叹了口气说:“他比韩文财还要好一点,虽然也经常去赌,但是没有小韩那么厉害...哎,要说这两个人啊,那都是能人,以前都是村里面数一数二的能人呐...”

  村长一脸叹息,满是感怀的说。
  “他们以前...以前怎么了?”我连忙凑趣的问。
  村长明显是打开了话匣子,他咂了咂嘴,开始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这两个人以前都有实业,韩文财弄了个养鸡场,那会儿在村里面是绝对的有钱人,曹跃江经营着一个小超市,除了这个,还有一个火葬场,十里八乡的,谁家人要是没了,就得往他那里送,家底也不薄啊!可是现在呢?你看看...小韩就不说了,人都没了,曹跃江那个小超市好像也黄了,就剩下一个火葬场了...”
  村长还在那里喋喋不休,我的眼睛却突然瞪了起来!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一个看起来很不现实的可能!
  虽然这有点荒谬,不过...刨除了所有的不可能,那么仅剩下的一个,无论有多不现实,也很可能会是事实!
  我的思维不停的转动着,村长说出的话我一点也听不进去,心中不停的在盘算着我刚才想到的事情!
  越想,我越是觉得这个想法非常靠谱!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之前一切的疑点,就都可以说的通了!
  不过,想要证明我的这个猜想,还需要关键性的证据!
  “喂,后生...喂!”

  村长沙哑的嗓音将我拉回了现实,我定了定神,抱歉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啊,大叔,这两天办案子实在是太累了,有点走神了。”
  日期:2017-03-10 06: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