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81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能够当机要参谋的都是机灵的,严参谋一看余明的脸色,就明白了个七八分。当即冲那些停下脚步的部队主官们挥手,“各位快回去组织部队参加下面的比武吧。”
  都是人精,一看这种情况,就赶紧的上车走了。刘全峰微微摇了摇头,也随大家离开。随后,严参谋又把考核组的军官打发回去。现场就只留下了三个人,余明、吴凌云和严参谋。
  吴凌云此时也有些后悔了,但是话既然已经说出口,如同拨出去的水,收不回来,再者,他依然是对李牧胆敢开枪心中极度的气愤。
  余明走到吴凌云跟前,语气平缓地问道,“吴旅长,李牧是怎么开的枪的,整个过程从头到尾说一遍,任何细节都要讲清楚。”
  到了这个份上,不说也得说。
  严参谋赶紧的赶在吴凌云说话之前插话说道,“吴旅长,你可能不太了解李牧同志的情况。他的编制虽然在军区,但是档案是在总部的,保密级别比较高。如果李牧同志真的开了枪的话,那么就要查他的配枪和弹药的使用情况。这些是要经过司令员批准的。你再好好回忆回忆,李牧同志是不是当时真的开枪了。”
  傻子也都能听出来,严参谋是希望吴凌云悬崖勒马,不要真的往下说,抓住这最后的机会挽回逐渐失控的局面。
  严参谋在军区机关服务了这么久,他如何不知道李牧的情况特殊。他还是小连长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在军区机关里满办公室地活动,少校的时候给他配的助手都是上校级别。并且大家都知道,这并不是因为李牧有一个当司令员的岳父,而是李牧他本身的情况就很复杂很特殊。
  如果不是调到野战部队这边来,恐怕李牧这个人谁也不会知道,因为总部一定会抹除掉关于这个人的任何信息。

  严参谋苦口婆心,看似在为李牧说话,实际上是在帮吴凌云,希望他不要再往深了追究,那不是他这个级别的干部能够承受得起来的,就算是余明,事情一旦到了那个程度,也不是他能够控制的。
  余明依然是目光平和地看着吴凌云。
  吴凌云浑身有些冷汗,他也许冲动,但是不笨。他的脑子里很快就回忆了一遍掌握的关于李牧的履历,再加以理解严参谋说的话,他也慢慢的意识到,自己可能触及到了一些他没资格触及的层面的东西。
  “首长,我……当时比较急,可能是我看错了,或者是发令枪的声音。”吴凌云终于还是选择了低头。

  在枪支弹药管理如此严格的当前,李牧的配枪和弹药使用情况是那么好查的吗?要查,就一定会把李牧那支战术军刀突击队给扯出来,就一定会将上次失败的营救行动曝光出来。
  吴凌云要是真的一意孤行,别说余明,上面的老大撕了他的心都有!而如果到了那一步,吴凌云的军旅生涯可能就要止步于旅长这个位置了。
  他不知道战术军刀突击队这些情况,更不知道李牧几年前短刀突击队的情况,只是一些例如反恐扫毒的等保密级别不太高的有所耳闻。他选择低头,完全是因为他忽然意识到,严参谋这样说话,表情这么的急切,本来就意识到再往下就是自己根本不能触碰的层面。
  没点脑子也当不成旅长。
  余明的语气忽然凌厉起来:“你讲清楚!到底是发令枪还是配发的手枪!”
  这个问题绝对不能含糊!
  吴凌云浑身在微微颤抖,他明白,这个答案必须要他说出来,确切的说出来,并且他要为他所回答的负责!
  看见吴凌云犹豫的样子,严参谋心里那个气,心里早就把他骂了一个遍,不得不耐着火气,沉沉地说,“吴旅长,首长的话听见了吗,想清楚了再回答!”
  余明侧头扫了一眼严参谋,严参谋心里一个突突,随即慢慢低下头来。忽然的,严参谋意识到,首长或者根本就不在乎吴凌云到底怎么回答!
  是啊,堂堂军区参谋长要是想把这件事情压下来,吴凌云又能翻出什么风浪来呢!

  吴凌云深深呼吸了一口,慢慢站直了,坚决地说,“首长,我敢肯定是发令枪的声音。当时我心情比较急,听错了。”
  余明盯着吴凌云看,看了好一阵子,才缓缓吐出一句话:“回去好好反省反省。”
  吴凌云敬礼离开,拖着沉重疲惫的身躯离开。
  明明吃亏的是自己,为什么反省的人也是自己,明明过分的是对方,为什么反省的还是自己。吴凌云似乎看不懂部队里面的情况了,但是他心里,却是深深地把李牧给恨上了。

  如果因为这件事情,让自己提大校正师这件事情耽搁下来,吴凌云心里一定会将李牧定义为最大的仇人。
  余明站在那里思索了好几分钟,望着层峦叠嶂但都不是很高的群山在灿烂的阳光下显出深浅不一的绿色,慢慢的露出一丝苦笑,心里暗暗道了一句:这小子,不出事还好,一出事就是大事,真头疼。
  他挥了挥手,“去,把李牧叫到办公室来。”
  严参谋马上就去让人通知了。
  随即,余明乘车返回指挥部他的办公室,坐等着李大副团长的到来。可怜李牧同志还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状况。

  余参谋长在训人的时候,李副团长也在训人。
  107团野营地帐篷面前,李牧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背着手,而站在他面前的,是刘贵松和阿甲呷呷这俩倒霉催的。
  知晓此事之后,副政委张以陌也从另一个比武现场赶了过来,现在也站在边上,等着第二轮训斥这俩新兵。
  一般来说,副团长出行,搭配的是副政委,副职配副职,和谐得很呢。而且,直到今天,军区的编制计划小组还没有撤销,并且据说要演变成长期的机构,负责整个军区的部队编制研究计划小组,作为先行的研究机构。
  李牧至今还是该小组的副组长,而张以陌依然是李牧的助手。
  换言之,在107团,张以陌和李牧同级别,但是到了军区,他就是助手参谋一般的存在。
  刘贵松和阿甲呷呷其实并没有多大的伤,就是鼻青脸肿看起来吓人。他们再不济,也懂得保护自己。副团长同志不止一次在格斗理论课上讲过,如果没有办法击毙敌人,那么就想方设法保存自己,等待第二次机会!

  他们把这个观念彻底地贯彻了,因此下意识的保护了自己,让英俊的面貌得以保存。
  当然,英俊这个词语,与刘贵松同志是扯不上几个书币关系的。
  “很高兴啊,很兴奋啊。”
  李牧狰狞着笑着开口了。

  不是傻子都能听得出来是反话。
  还在兴奋当口的刘贵松和阿甲呷呷就像是偷情被抓奸在床一样,一下子就缩了回去,耷拉着个脑袋。刘贵松自觉自己表现不错,冲副团长露出个笑容,比哭都要难看。
  李牧痛苦地闭了闭眼睛,深深呼吸了一口,道,“你还有脸笑?”
  “给人跟打沙包一样打你们还有脸笑!?”李牧大吼起来,口水喷了刘贵松和阿甲呷呷一脸,但是他们却不敢去擦,忍受着暴风骤雨。
  日期:2017-03-10 06:1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