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47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临近屋的时候,我跟徐子云说了,关闭这里的监控,徐子云犹豫了一下,他叮嘱我别玩大了,徐子云不是怕我动手,而是怕我搞大了。
  坐在刘思远的对面,我没急着开口,给刘思远一定的时间来认识我,他打量着我,眼中流露出一丝畏惧。他认出我来了。
  没办法,刚刚留人的时候太嚣张了,让人印象深刻啊!
  外边议论纷纷。
  “这个人行吗?”
  “你说呢,老大都没啃下来的硬骨头。”
  “不过刚才刘姐说这人很厉害的,你们也看到了,那几个人受的伤,都是被那人甩飞刀戳伤的。”
  “一码归一码,刚才老大也问了。这个人说没经验。”
  “我还挺好奇的。”

  “跟你说,没戏,不服赌包烟。”
  “赌,玉溪?”
  “滚,起码中华。”
  “行。”
  这一点我倒是没预料到,竟然拿我打赌,还赌烟。
  火候差不多了。
  刘思远动个不停,是被我逼的,他觉得很有压力,他这个样子,我就很舒服了,我对他笑了笑,说:“别紧张。”
  刘思远看着我,抿着嘴,他心里打定主意不跟我说话。
  我说:“真的别紧张,手别抖。我就是随便跟你聊两句。”
  屋里面很黑,刘思远张开了嘴,声音有些干涩,他声音不大,很小心的说:“你要跟我聊什么?”

  我摸着下巴,说:“从哪里开始呢。”
  刘思远默不作声的看着我,不知道我玩什么把戏,其实我玩的把戏说出来不稀奇,我就是要刺激刘思远,这样他的心理活动才多。
  我说:“就聊聊你的家庭吧,你的女儿挺可爱啊!老婆也挺漂亮的,挺有福气的。”
  刘思远瞳孔一缩,说到家庭,他的反应大多了,我知道,我说到点子上了。刘思远不愿意谈这个,他不说话,他有些愤怒。

  一个男人最不能忍受的就是一个女人的离开,从这一点切入,绝对大有收获,不知道刚才徐子云问没问这一点,我不关心,我只关心现在,我不是丨警丨察,我不用遵守任何的规则,我可以很赤裸的刺刘思远的痛处。
  刘思远不说话,我不在意,不说就不说吧,手被铐着,捂不住耳朵,就算捂住了耳朵。我说的话他还是能听的到。
  我说:“哎呀,抱歉,这么漂亮老婆现在不是你的了,变成你的前妻了,真是好可惜啊!你怎么能让这种情况发生呢,虽然你老婆三十多岁了,不过保养的还不错啊!身材挺好,胸鼓囊囊的,床上一定让你欲罢不能吧。”
  刘思远骂道:“你他妈的闭嘴!”
  我笑了笑,说:“怎么了,刺痛你了?你的老婆现在正在别的男人的床上,嘴里不知道被塞了什么东西。”
  刘思远咆哮起来,让我闭上嘴,他的身子想要起来,不过,他坐的那个椅子是铁的。被锁上了,手也被铐着,没办法挣脱。
  我笑着看刘思远,看他发疯,现在还不够,还要多刺激刺激他。
  等刘思远稍微冷静一下,我有开了口,我说:“自己的老婆看不住,你说怪谁呢,谁让你赚钱赚的太少了,老婆跑了,跟别的男人睡了,她这个年纪,应该只能找岁数大的了,你想想她被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按在床上,你有没有感觉很爽。”
  刘思远脸上的青筋爆炸,他说:“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笑笑,说:“我不是丨警丨察,我不问你那些话,我不感兴趣,我就想问你点隐私,自己的女人看不住,给你戴绿帽子,你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刘思远说:“够了,别说了。”
  我说:“我还没说完呢,你前妻肯定会把你女儿带走的,你又没钱,自己女儿被别的男人养大,你是什么心情。”
  刘思远对我怒吼,“老子有钱!”

  这个火候,差不多了。
  说实话,现在刘思远心情激荡,听他的心我真没听出什么来,因为他现在心里就是骂人,草你妈草你妈这样的怪叫。
  刘思远骂的人很多,骂我,骂他的前妻,骂勾引他前妻的那个男人,骂这个社会,让他赚不到钱,老婆都丢了。
  有用的信息一点没有,我心里清楚,因为是刺激了他,只能慢慢引导。
  我轻轻的笑。刘思远问:“你笑什么?”
  我说:“你有什么钱?你在逗我玩?”
  刘思远的气势不那么足了,声音低了下来,他说:“老子有钱,老子就是有钱。”
  我说:“哪来的钱?帮着贩毒运来的钱?你要在外边我什么都不说,你看看现在自己在哪里?你有钱,有地方花钱吗?”

  刘思远瞪我。
  我说:“你瞪什么瞪,你的钱都会被冻结知道吗?丨警丨察已经去你家里面了,留在家里面的现金,只要查清楚是贩毒得来的钱,就会被没收,刘思远,你现在女儿看不到了,想给女儿留点钱也做不到,你这样,还不如去死了呢。”
  刘思远脸上的表情恐怖极了,嘴里不断的发出低吼,现在,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野兽,想要吃了我的野兽,我没夸张。我要把手伸过去,他能咬断我手指。
  我说:“我不是丨警丨察,不过我知道你只是帮忙开车的,你的罪比较轻,你应该还想以后能见到自己的女儿吧,你还想她管你叫爸爸吧,而不是另外的男人。”
  刘思远软了下来,他看着我,说:“我要怎么做?”
  我说:“把你知道的情况都说出来。”
  刘思远说:“我的安全能保证吗?那些人很危险的。”
  我说:“你等一下,我帮你问问。”

  出门我找到了徐子云,徐子云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说:“审下来了?”
  我说:“没有。”
  徐子云一笑,说:“没审下来也不要紧。”
  这副嘴脸,有意思。
  我说:“徐队,麻烦你跟我走一趟。”
  徐子云不解,说:“干什么?”
  我神神秘秘的说:“你来就知道了。”
  徐子云说:“审不下来没关系的,咱们外边坐一坐,抽根烟。”
  我笑了笑,说:“徐队,你要不过来,到时候被后悔。”
  徐子云眉毛皱起,犹豫了一下,跟我一起走进了审讯室,一进来,我就把情况跟徐子云说了。
  徐子云瞪着大眼睛看我,我心说我又不是个妞,你这么看我干什么,咋地,想**我啊!
  “你怎么办到的?”
  徐子云问我。
  我笑笑,说:“徐队,这里说这事不合适,你快把政策跟刘思远讲一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