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74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这才知道原来袁凯这些钱并不全是用在房地产行业上,这小子爱赌,股票估计没少买,挣了钱也顶不住往其他公司填补。
  鸣翠越说越生气,我劝鸣翠先回去,到时再和袁凯详谈。苏小慧刚才被鸣翠说了几句,挂不住脸不敢吱声了。
  临走时鸣翠对苏小慧说,“让袁凯做好去法庭的准备吧!”
  苏小慧听到这些,也傻眼了,她再次劝鸣翠先以商谈为主,别动不动就去法院,那样对袁凯影响不好。

  但鸣翠已经顾不了那样多了,债主们从袁凯这里要来钱,就只能去保人那边要。而且这些债主都是鸣翠多年的朋友,每次来要钱,鸣翠都要好话说尽,但欠钱的事是大事,现在谁离 了钱能过啊。
  吕大安打电话说,现在疏导人都排成队等我来呢,抓紧回来干正事。 ..我让小虹先照顾一下客户,时间上再和他们延迟一两天。因为鸣翠来了,我总不能放下她不管吧。
  鸣翠从袁凯那里根本没有要到一分钱,很生气的回到宾馆,我对鸣翠说,实在不行就起诉吧,现在袁凯就想赖账。
  “雨仓,你说我这个当妈的,怎么能起诉儿子呢,让人听了那不得笑掉大牙!”鸣翠显然只是嘴上说说让法院来处理这事,但实际上她并没有这份心思。鸣翠可是个要面子的人。

  我没再说什么,既然鸣翠不通过法院解决这些借款,那要来的可能很小。我作为一个外人,还能说什么呢。
  鸣翠又问我,“雨仓,你认为苏小慧是什么样的人?”她这句话还真把我问住了,苏小慧是什么样的人,鸣翠应该看得比我清楚。
  “鸣姐,从情感上分析,一个女人如果对一个男人如此忠诚的话,除非上床,仅仅通过金钱是买不来忠诚感情的,这两者应该是互补的!”我只能这样说了,因为苏小慧和鸣翠很早就认识,虽然苏小慧年龄不大,想当年应该是小姑娘时,她们就认识。
  鸣翠对我说,她当年认识苏小慧时,苏小慧还是个孩子,鸣翠与苏小慧的母亲熟识,后来苏小慧很小就顶替上班,因此鸣翠与苏小慧既是忘年交,还是同事关系。
  我说苏小慧怎么和鸣翠这样熟,只知道她们是当年同事,但没想到认识这样长时间。
  鸣翠说现在苏小慧黑白不分,总是向着袁凯说话,让她很生气。但鸣翠还是第一次听我说苏小慧与袁凯有那层关系,她有点奇怪,袁凯怎么喜欢这样大年龄的女人。
  我对鸣翠说,感情的事说不清楚,况且袁凯与苏小慧相差不了多少岁,也算正常。
  鸣翠并没有再问袁凯与苏小慧感情的事,她就问对于借款的事下步怎么操作。因为之前我在G市的公司里推行过债转股,所以鸣翠对我还有一份期待。
  我对鸣翠说现在公司都在袁凯手里,想操作起来很麻烦,应该说不可能,我建议鸣翠只能稳住债主,实在不行到时让这些债主们起诉。
  鸣翠不想看到与儿子去法院这步,但现在局面不是她能撑控得了。借的款太多了,要是数量少,鸣翠就能想办法处理,现在鸣翠手里的钱都拿出来了,可想而知她能用什么还。
  我看出鸣翠很伤心也很着急,就安慰她,事情既然走到这步了,就顺其自然的往下走吧,到时也可以让静心再想想办法。
  我从宾馆回到店里,就抓紧筹备网络直播,很多粉丝认为我现在太忙了,上来的时间少。我连忙给他们解释,必竟都是生活在现实中的人,不可预知的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

  做完疏导后,又是半夜了。我看到小虹屋里灯还亮着,正想睡时,小虹过来了,“哥,没吃饭吧!我做完面条了,你来吧!”
  我到了厨房一看,果然小虹做的热汤面。我笑着对小虹说,“我以为你睡了呢,就没打扰你,然后我就做了会儿直播。”
  以往很活泼开朗的小虹,今晚好像不太高兴,她只是淡淡的对我说,“哥,都这年龄了,别太拼了!”
  我没好意思问她啥,吃完面条我就回屋睡了。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既想鸣翠那边的事,又想小虹今天是不是受到客户骚扰了。
  第二天,我就问吕大安,小虹到底怎么回事,吕大安也很莫名其妙,他说小虹挺好的,昨天客户没有骚扰的。
  NND!死胖子,难道我去帮鸣翠,晚上在鸣翠宾馆的事,这小子也和小虹说了?
  “你是不是把我和鸣翠的事对小虹说了?”我问吕大安。胖子偷偷对我说,“哥们,就这点事,也正常,男人嘛,生理需求……”
  “NND!滚一边去!什么事能瞎说吗?你以为我去帮鸣翠是无私奉献啊!人家是按疏导费走的,你真龌龊!”我骂吕大安这张乌鸦嘴。
  不过吕大安对我说,现在小虹心里有我了,对我很上心。我当然看出来了,还用这胖子说。
  “你别**瞎白活!人家还是个大姑娘,你就对人家开这种玩笑,这不当真了吧?”我说完指指屋里正在拖地小虹。
  小虹不高兴,可能源于我和鸣翠的关系,但这种关系只有吕大安知道,这小子瞎说,让小虹对我的行为引起不满。本来臧琳去美国,我和臧琳的合约的事也都公开了,包括小虹在内的人都对我很同情,我站在道义的一面,小虹一直想追求我。可是现在吕大安向小虹透露了我与鸣翠的事,肯定不高兴。

  我正想着,苏小慧打电话来,“雨仓!你抓紧过来!鸣翠好像不行了!”我一听鸣翠不行了,到底出什么事了?我刚要问苏小慧,但是她把电话放下了。
  我连忙去了宾馆,但到了宾馆一打听,原来鸣翠已经去了医院。我打电话问苏小慧在哪家医院,苏小慧告诉我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正在重症监护室。
  我到医院后,只见苏小慧和袁凯在重症监护室等着。我连忙问苏小慧,“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苏小慧对我说,今天早晨她去宾馆找鸣翠吃早饭,可谁曾想一进屋,鸣翠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她当时害怕极了,只好打120救护车,到了医院后直接推进重症监护室抢救,现在还没抢救过来。
  “谁是鸣翠家属?”这是病房门一个医生出来喊道。
  袁凯连忙跑到跟前,“我是!医生没啥事吧?”医生看了他一眼,然后带袁凯进了病房。
  我和苏小慧着急的往里看,我问苏小慧,“到底是什么病呢?”苏小慧摇摇头,她说当时她也懵了,也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情况。
  一会儿,袁凯从病房里出来,我看他表情沉重,我问袁凯:“医生怎么说的?”
  “在病危通知书上签字了,好像不行了!”袁凯淡淡的说。
  日期:2017-03-17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