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218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我通知了米書記,本想通知张市长,后来就……”
  张清扬打断他的话,接着怒道:“米書記年紀大了,容易忘事情,再所事发紧急,他忘记通知我们再所难免,可你是干什么吃的?米書記是南海省委的领导,你让他过来陪你一起挖泥沟,这像什么话!堂堂的领导不指挥抢救,不通报险情,这就是失职!”
  柴军被张清扬骂得一愣一愣的,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小子敢这么说话。米丰收就站在一旁,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听起来张清扬是在骂柴军,但现场的人都明白他在骂米丰收。什么“年紀大了,容易忘事情……”想到这句话,米丰收气得胸口疼。
  “张市长,您听我解释,我……”柴军虽然投在了米丰收的门下,但也不想成为替罪羊,便想解释。
  张清扬挥了挥手,“有什么话留着以后解释吧。”他望向米丰收,面无表情地说:“米書記,我想您现在要做的应该是安排大家开会研究善后事宜,并且向省委通报险情,让上级详细地了解这里的实际情况。”

  米丰收心说我的工作什么时候轮到你小子来指手画脚了,但是在这种场合下他不可能与张清扬吵架,只能阴沉着脸点点头,威严尽失。
  现场办公会议上决定临时成立救灾工作小组,米丰收任组长,张清扬出任常务副组长,方少刚、项歌出任副组长。张清扬提出了几点要求,获得了通过,他指出米丰收应该亲自去省里汇报险情而不是在这里。同时,方少刚也在会上提出以后遇到类似事件首先要在第一时间通知所有市委常委等等。
  办公会议几乎开成了针对米丰收的批斗会,米丰收肺都要气炸了,怎么也没有想到张清扬等人尽然不顾他身为省委副書記的身份,当面指责,这在过去的从政生涯中是从来没有过的经历。米丰收发觉自己不了解江洲的官场,这里的干部个个针锋相对,都敢讲话。好像没有人在乎身份、级别,更没有人因为尊重领导的身份就不敢讲话。
  张清扬提出要对兰马县的领导班子进行处分,虽然米丰收以暂时抢救为主把这事压了下来,但是瞧见张清扬和方少刚的意思,都准备拿柴军开刀了。米丰收似乎才意识到以往搞一言堂的做法似乎在江洲行不通,江洲的干部在张清扬的带动下,每个人都像是一只野兽。按他的想法,省委副書記兼任市委書記,下面的人那还不是惟命是从?结果说明他把江洲的干部想得太简单了,也更小瞧了张清扬的霸气。

  习思远带着一个营的兵力很快就到了,人多力量大,两个小时就把被埋群众挖了出来。好在泥石流的流量不是很大,只是冲毁了房屋。
  据村长说,小河村现住居民只有34个人,除掉死亡8人、失踪1人,其它人都受重伤。留守在家的都是老人和孩子,事故又发生在大半夜,能救出这么多人已经不简单了。望着山坡上人山人海,官兵正在寻找失踪的那个人时,米丰收明白自己把这件事情办砸了。本来想得很简单,他自己一个人代表市委市政府来抢险,等到天亮再通知大家。
  可是结果张清扬却抓住了这个机会,私毫不留情面的批评了他的作法。抬头仰望了一眼天空,米丰收的胸口隐隐疼痛,伸手按住,脸色苍白。
  下午,消息灵通的记者们赶到了。对于喜欢捂盖子的柴军而言,看到蜂拥而至的记者时完全傻了眼,怎么也没有想到把消息捂得严严实实,可还是传了出去,他们是从哪接到的消息?
  米丰收不想在现场受气,对张清扬说他要去省委汇报,让他在这里处理紧急工作。张清扬巴不得他离开,自然同意。在市委宣传部的主持下,晚上五点多钟的时候在兰马县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张清扬条理分明、认真而详细地向记者们通报了小河材的情况,事故虽然不算太大,但是已经在全国各知名媒体传开了。内务院唐先生亲自给张清扬打来电话了解案情,当他知道抢救工作已经结束时终于放了心。

  当天晚上,张清扬没有回江洲市区,而是赶到医院看望伤者,并且安排人联系了去世难民的家属,兰马县已经妥善把尸体保存好,等待着家属归来认领。
  回到兰马县宾馆时已经晚上十点钟了,劳累了一天的张清扬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虽然今天令米丰收颜面尽失,可是一想到死去的灾民,他就高兴不起来。回想着县委書記柴军的可恶嘴脸,他相信事情并没有完。
  张清扬没有马上回江洲,在兰马县安排了灾区的简易房建设工作,并且开会研究了小河村新址的建设。反正那里余下的村民也不多,整个村子的年轻人也不会再回来了,索性不如把活下来的灾民搬迁到其它相对安全的村落,由政府出资为他们建新房。
  对于张清扬的指示,兰马县委县政府不敢反对,幸好钱不多,还有市里的拨款,县里也乐得做这个好人。其实大凡遇到大灾大难,基层政府往往会捞到一笔横财,这几乎成了惯例。
  散会以后,在县委書記柴军、县长杨进的陪同下,张清扬来到餐厅用餐,这时候他发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董鹏带领着一干人跑到了隔壁的餐厅。望着那群人的穿着打扮,张清扬微微颦眉,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秘书铁铭明察秋毫,忙凑到领导身边,轻声汇报道:“听说是县委宣传部请外地来的记者吃饭。”

  张清扬点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在大灾大难面前,宣传部门面对记者更像是公关部门,往往是大鱼大肉的伺候着,临走前还要给一定的红包,美名其约“差旅费”。这种方式几乎成为了惯例,虽说心里不满,但张清扬也不好对人家指手画脚。这年头像艾言那么有良知的记者越来越少了。
  坐在餐桌上,望着面前的酒菜,张清扬就望向柴军,板着脸道:“柴書記,前方吃紧,我们在后方不能紧吃啊。”
  柴军老脸一红,解释道:“市长,我知道您要怪我,但怪就怪吧。我想您这两天很辛苦,营养跟不上怎么行呢,万一身体累坏了,那我就是全江洲的罪人了!您说是不?”
  张清扬摆摆手,也不想和他狡辩下去,闷声不语。心想反正以后有收拾他的机会,也不急在一时。吃过饭,他没有在兰马县久留,驱车回了江洲市。市里还有一大堆工作,听说展览会主题曲的选拔已经到了尾声阶段,吴和平早就打电话来说要汇报工作了。
  看着张清扬一行人离开,柴军终于松了一口气。县长杨进却是在一旁说道:“柴書記,看样子市长对我们不太满意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