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396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医院调查后却发现,吴云和张冰当天确实加了班,但只是加班完成了一台手术就回家了,根本没有在医院过夜!
  前天晚上九点多,吴云和张冰两人作为医院某位专家的助手,结束一台手术后一同离开医院返回家中,当时张冰径直上了吴云的车,医院停车场的监控也证明了这一点。
  张冰上吴云的车倒是不奇怪,因为两个人住的地方距离不远,晚上九点多打车不方便,作为同事吴云送张冰回家非常正常,从医院到两个人住的区域开车最多半个小时,就算中途两个人一起吃个宵夜,最迟最迟十二点前一定会到家,但当天两人整晚都没回家,第二天一早却同时抵达了医院上班,这一点非常奇怪。
  在警方的询问下,两个人支支吾吾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自然就被带到警局进行进一步审讯。
  两人一同离开医院是晚上九点多,第二天抵达医院是早上七点多,中途足有十个小时完全消失了,而鲍春被注射药物脑导致死亡正好也在这个时间段里。
  而且这两个人是心脏外科医生(护士),即使这个医院规模略小无法进行心脏移植手术,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此二人对心脏移植手术的流程一定非常熟悉,完全有可能通过注射药物人为操纵鲍春“脑死亡”的时间!
  日期:2017-07-19 00:46:03
  不仅如此,贾某的儿子检查出先天性心脏病恰好就在这个医院的心脏科,这两个人极有可能见过贾某,并将信息告知付仁!
  几乎案件中关于凶手的疑点都可以在这两个人身上找到完美的解释,现在两个人又都无法说出当晚的动向,小谢觉得都可以无需审讯直接结案了。
  足足十个小时的时间,一个医生一个护士相互配合可以做任何邪恶的事情!
  小谢坚信,凶手必定就是这两个人!
  但之后发生的事情却告诉我们,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考虑到张冰是个女孩子,由小谢负责对她的审讯。
  张冰进入审讯室的时候,一张秀气的脸上满是问号,似乎对自己被带进警局一事极为疑惑。
  警方在调查医院员工动向的时候并没有讲明案情,所以不知情的人员脸上有这个表情很正常,但如果张冰是凶手的话,出现这种表情只有一个解释:她在装做什么都不知道,内心做好了顽抗到底的准备!
  入职数年的小谢已经算得上是一名久经沙场的老将,对于攻破嫌疑人心理防线一事极有信心,何况现在面对的不过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那自然是略施小计便可手到擒来。
  小谢将眉毛一竖,道:“张冰,你所犯的罪行我们都已经知晓,说,你到底是如何伙同吴云杀害鲍春的!”
  当然这只是一句略有点威胁力的开场白,小谢并没有期望单靠这句话就能撬动张冰那张嘴,但奇怪的是,单这一句话就将刚才还满脸问号,准备“负隅顽抗”的张冰完全吓蒙了。
  “杀人?…”张冰明显愣了一下,随即如同一只受惊的小白兔一样从座位上“弹射”起来,带着哭腔惊恐万分道:“杀人!?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警官,我根本不知道鲍春是谁,更不可能杀人!我只是…我只是…”
  “说,只是什么!”小谢柳眉倒竖,仿佛一只凶狠的大灰狼。
  “哇…”张冰彻底哭出声来,哽咽道:“我没有杀人!我真的没有杀人,我只是和吴医生睡了一晚上,怎么可能杀人!”
  小谢闻言心中浮现出一股不详的预感,追问道:“你和吴医生睡了一晚上是什么意思?老实交待!”
  “我…我…”张冰犹豫半晌,小声道:“警官,我可以将所有事情都说出来,但请您不要告诉我的同事和家人好吗?”
  小谢厉声道:“张冰,你最好老老实实交待一切,不要和我讨价还价!”

  张冰或许是被小谢的模样震慑到了,又或许是怕背上“杀人犯”这口黑锅,一边哭一边说出了隐瞒的一切。
  前天晚上九点多,最后一台手术结束之后,张冰坐着吴云的车离开了医院,因为张冰所住的位置距离吴云家不远,所以吴云下班顺道送她回家在同事们看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实际上这两人的关系并不简单。
  吴云和张冰,有着持续了半年之久的不正当关系!
  日期:2017-07-19 00:46:35
  吴云今年三十出头,虽然长相一般但个子较高,又心思细腻性格讨喜,在医院颇有人缘,如果不是他已经结婚,估计会有不少女孩主动投怀送抱。

  而张冰则正值青春靓丽的年纪,最能吸引吴云这种满了三十岁中年男人的兴趣。
  两人在同一个科室终日里耳鬓厮磨,相互之间产生了异样的情绪,终于在半年多之前跨越了男女之防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两人虽然你侬我侬感情极好,但都知道不会有结果,一个已经结婚还育有一子,另外一个也有男朋友,偶尔享受一下男女之情慰藉一下心灵和肉体即可,想要终生相守完全不现实。
  于是两人心照不宣,在医院里保持着正常同事的关系,私底下偶尔会找个借口出去共度良宵,因为医院经常会加班,所以两个人统一都用加班作为借口,必要的时候还会相互之间打掩护,简直完美。
  而前天晚上他们从手术台上下来之后,激情勃发,便相约去某个酒店“开心”一下。
  当时两个人确实没有回家,径直去了一家酒店开了一间大床房,巫山云雨了整整一个晚上,一直到第二天一早才离开酒店,一同去医院上班。

  只是这种事情过于狗血,万一被男友知道必然只有分手一条路,甚至有可能会失去好不容易得来的工作,所以张冰在警员来盘问的时候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搪塞,却漏洞百出被发现了。
  张冰并不知道警员们在调查凶杀案,所以一直隐瞒,现在才知道如果自己不坦白,极有可能会被当成杀人凶手对待,自然什么顾不上什么名声了。
  “警官,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一定要帮我保密!”张冰沮丧万分,哭叫道:“我男友对我很好,这份工作也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如果这两样我都没有了,真的不如死了算了。”
  嚎啕大哭的张冰所不知道的是,小谢现在的感觉比起她更为沮丧。
  只要是酒店都装了监控录像,张冰又不是傻子,必然会知道这一点,既然她说和吴云入住的是酒店,就肯定可以找到录像证明她所说,这样也就排除了她和吴云作案的嫌疑。
  除她们之外,剩下所有的医生和护士全部都有不在场证明!
  难道自己调查的方向错误,这个案子的凶手并不在这家医院,而是另有其人?
  但小谢知道自己和张警官两个人共同的判断应该不会有错,凶手极有可能就躲藏在这间医院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