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167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3-08 21:45:00
  宋九爷此人在洛阳城百姓心中形象复杂,有人说他身为宋家后人却干了掘人祖坟的买卖是丧尽天良,也有人说他建立了一个地下的秩序更是拿着倒斗儿所来之钱财接济灾民乃是积德行善,但是不管百姓口碑如何,总归宋九爷在洛阳的地下世界当中说的上是只手遮天,能有今日的地位,除了机缘巧合之外,必不可少的自然是宋九爷的手腕。在宋九爷初逢那三具古尸之时只是动了点心思,后来有了张百川的十六字阴阳赶尸决,到那时候他还只是把组建所谓的不灭之师当成了一个妄想。

  一个有心报国却无力回天的盗墓贼的痴心妄想。
  光绪皇帝的衣带诏,宋斋拓拔野的加入让九爷更有信心同时也是不得不把这本是妄想之事走上正轨,正如九爷当时所说,拓拔野带来的一切让他们对前面的道路更加明朗,但是同时也是感受到了前路的艰难险阻。
  宋九爷是一生把当年的洛阳王冯远征视作是榜样,有心在国难当头之时建功立业,但是从出宋家组建盗门就可以看出来这个宋九爷绝非是一个愚忠之人,这一次的衣带诏加上宋斋的加入,更封他为护国良将,看似是皇帝的看重,实则是皇帝的帝王之术,把他与这个苟延残喘的大清国绑在了一起,宋九爷丝毫不怀疑,如果他拒绝了拓拔野,现在看似听他任命的拓拔野包括宋斋中众人马上能要了他宋老九的命。

  所以说这一次秦皇陵之行,他已经是身不由己,作为那千古帝陵本身的机关重重就不必多说,更何况现在还知道这帝陵里面有阴兵无数,这已经完全超脱了宋九爷的能力范围,在林先生并不能主持这一次活动的前提下,宋九爷自己心中估计此次之行成功的几率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盗门可以说是宋九爷前半生折腾来的家业,是他的心血,所以在宋九爷他们临行之前盗门的归属问题是重中之重,二柱子和老鬼虽然是九爷绝对的心腹,但是他们二人的性格一来不适合做这盗门之主,二来就是他们二人必须跟着九爷去那秦皇陵,而最终宋九爷选定的这个人是盗门中名声并不显的一个年轻人。
  此人姓孙,名金贵,虽然年轻,但是却已经是一个小头目,手下有十几号兄弟,没有人知道九爷这一次为何选了这么一个毛头小子为盗门的接班人,但是谁都可以看出九爷对这个孙金贵的看重,在九爷几人出发去骊山之前九爷出行一直都带着此人,不仅如此还算是托孤给盗门中几位德高望重的老者,说如果自己这一次回来了一切好说,如果我这次回不来了,那这孙金贵就是盗门的门主。
  洛阳之事安排停当,九爷一行人就开赴西安,这一次除了拓拔野的宋斋人马之外宋九爷带了大部分的盗门精锐,所以整个队伍浩浩荡荡足有百十号人那么多,真正的出发之后宋九爷才发现他们要去挖那千古一帝的帝陵早已不是什么秘密,这让宋九爷感觉相当的诧异,想来想去他还是找来了二柱子道:“说吧,怎么走漏的风声?是在怡红院的小娘子肚皮上说漏嘴的?”
  “九爷,这您可错怪我了,这段时间我只顾上激动的哪有心情去什么怡红院啊,不过俺老实交代这次的确是我放出去的话,我感觉没必要掖着藏着啊,你想想做咱们这行的盗个皇陵没啥稀奇,但是谁敢动那秦始皇陵?还是明目张胆的大兵压境,这多涨咱们盗门的气势不是?再说了,这么多人去西安,咱们的人跟西安的那帮泥腿子们也有来往,这事儿压根儿就瞒不住,不过九爷您放心,我二柱子虽然虎了点,但是还是知道轻重的,我给外面放出话来了说咱们就是去找宝贝的,没说是找那鬼玺。”二柱子道。

  宋九爷指着二柱子道:“下次嘴巴再他娘的这么快,我把你小子的嘴巴给缝上!本来这事儿就是要暗暗的来,你倒好,整这么大声势!”
  “您可是有皇帝老人家的衣带诏的,还是护国良将,挖个坟怕个啥?”二柱子道。
  “我怕的就是这个!”宋九爷瞪了一眼二柱子。
  二柱子挠头,怎么他也想不明白九爷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不明白,拓拔野定然能明白,他安慰宋九爷道:“其实宋斋这次倾巢出动,老佛爷那边肯定怀疑,二柱子兄弟挑明了也好,真问起来,皇上他就说是挖宝藏筹措军费的。”
  拓拔野都这么说了,宋九爷也没多责备二柱子,接下来的路上,因为二柱子放出去的消息引来了各路的人马,几乎整个天下的盗墓贼都知道洛阳盗门的九爷这次要干一票给天下的手艺人扬眉吐气的活计,这一路上不管走到哪儿,都有当地的势力来给九爷接风,在看到九爷去盗秦始皇陵还敢整这么大阵势的时候,这帮平日里只敢生活在地下的人是真的服气,当然,款待九爷的这帮人都是这一行里数的上号的,在款待九爷的同时这些个好汉也都表示了要入伙的意思,秦始皇陵里的宝贝谁不眼馋?当然这些人不会明说,按照他们的说法是干这行的,能进一下秦始皇陵就算是死了也能闭眼。

  对于这些外地的行内人要入伙之事,宋九爷没有表态,表面上拓拔野是辅佐他之人,但是很多时候九爷都不怎么做主,不是做不了,而是给这个宋斋的斋主一个面子而已,这也是宋九爷的处世之道。而拓拔野的意思既然事情已经失控,那就按照失控了来,对于倒斗儿他是外行人,而这些人都是行家里手,自然是越多越好。
  所以等九爷一行人到西安的时候,队伍的规模已经接近了八百,差点都惊动西安的守军,如果不是拓拔野拿出那皇上钦赐的令牌,估计西安的守军就把这一批人当成乱民剿灭了,队伍进城之后,洛阳的盗墓贼在九爷的领导之下是有纪律的,但是并非天下的盗墓贼都是如此,实际上进这行的没有谁是真正的善茬,毕竟下地捞金第一人把脑袋别腰带上的买卖,第二就是不是谁都有那掘人祖坟的狠心,说白了,这就是一帮亡命之徒。

  八百亡命之徒进城,自然是惹的鸡飞狗跳,这帮人平日里就算挖到点钱也都不敢明目张胆的花,难得的在九爷的带领下光明正大的进了城,那是可了劲儿的潇洒,一时之间整个西安的青楼那是天天爆满,因为女子更是引发了不少冲突。这时候拓拔野才知道带这帮盗墓贼跟带兵完全是两码事,拓拔野因为这个愁的不要不要的,就找宋九爷商量说不如咱们赶紧出城进山?这样下去就算有皇帝的金牌毕竟影响不好。

  宋九爷自从进了西安之后话更少,甚至有按兵不动的意思,拓拔野找到他说了这事儿,宋九爷道:“并不是我不想开动,而是我感觉有件事儿颇为蹊跷,这件事儿没搞清楚之前不能妄动。”
  拓拔野道:“八百人,各个都是行家里手来挖这个秦始皇陵,这把握其实挺大了吧?”
  宋九爷摇头道:“不管来了多少人,是不是奉了皇上的密旨,但是这件事儿在性质上来说就是来西安倒斗儿,你不是行内人不知道行里的规矩,按照倒斗儿这行的说法,咱们这一次其实算是踩过界了,这就好比西安人要去洛阳倒斗儿就必须要给我盗门打个招呼,我们同意了他们才能动,不然盗门不管对他们做什么都符合这一行的规矩,我们这一次虽然跟以往不一样,我在来之前还是先派人给秦家送上了拜帖说明了来意,在西安的这一行秦家是扛把子,你看这一路上只要是知道我们来倒秦皇陵的行内人都吵吵着要入伙,但是这秦家毫无反应,非但没有给我回消息,甚至我们来西安三天了没有一个人招呼。”

  “你的意思是怕这秦家找麻烦,不愿意我们踩过界?”拓拔野不屑的道,到底是宋斋的人,奉旨行事有先斩后奏之权利,并不把这些亡命徒放在眼里。
  宋九爷摇了摇头道:“那倒不至于,秦家跟盗门有生意往来,我宋老九在这秦家还有三分薄面,再说了秦家人不傻自然看出了这一次的不寻常。断然不会在这件事儿上自讨没趣给我们使绊子,我跟你说实话,这一路上看似加入我们不少人,这些人也的确是这一行的翘楚,但是在秦皇陵面前他们也只有摇旗呐喊的份儿,我本来最希望林先生能来,他若是来了我也便吃一颗定心丸,但是林先生不来的情况下我最希望的是秦家能参与进来,第一,秦家守着秦始皇陵这么多年这是人家的地盘儿,他们比我们更熟悉情况,第二就是秦家这一行里有个传说,那就是秦家当年是真正的进过秦始皇陵的。”

  “真有此事?”拓拔野一听就知道事情轻重,赶紧问道。
  “这一行的话,听一半丢一半,但是依我看来,就算是秦家没进去过,也试过。”宋九爷道。
  “既然如此,我这就带人把秦家人给带过来。”拓拔野道。
  宋九爷看着拓拔野道:“拓跋兄弟,我不管你官面上是什么身份,还是我刚才那句话,这件事儿就是倒斗儿,既然是,那就按照规矩来,你宋斋不止研究我宋老九一天两天了,知道我这个人一辈子最讲究的无非是规矩二字。你绑秦家人来,以你宋斋的实力小菜一碟,但是想要秦家人真正的帮忙,得靠一个请字。这没了规矩,就全乱套了。”
  宋九爷这句话是第一次说拓拔野这么凶,把这个宋斋的斋主说的面红耳赤,不过他看着宋九爷,最终还是抱拳道:“九爷教训的是,拓拔野受教了。”
  心思通透的拓拔野如何不明白,九爷这席话,是在宣告这个行动的主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